huluseng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遏制房价上涨”为何会被专家们嘲讽?
晚晴刽子手高价卖血馒头也是商业行为,真的没有谁有能力去阻止吗?难道除了实施“共产共妻”的制度才能阻止血馒头涨价吗?

呵呵...不要人为给操纵房价的垄断势力找借口,解决之道也很普通,甚至不必等到大革命成功就可以降该死的房价,只是当局愿不愿意去做而已。

在当下诚博国际,高房价是万恶之源,叫它经济肿瘤是一点也不夸张。它导致诚博国际陷入“滞涨”的新常态。工薪阶层背负巨债按揭,每月指望从资本家企业里领工资,然后大部分(70%)钱通过银行的“还按揭”操作上贡给房奴主。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本来是资本家克扣工人的“剩余价值”,导致发给工人的工资越来越少,最后不足以购买他们生产出来的商品而导致的生产过剩,最后生产停滞,消费降级....现在诚博国际在资本家克扣“剩余价值”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条超级地租,让工人工资的70%还了按揭,只剩下30%用于消费,必然加重生产过剩,卖不出去就只好生产停滞,也就是什么供给侧,让工厂自己减产或停产。工厂减产或停产就是生产停滞,商品少了而涨价就是通货膨胀,加在一起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晚期癌症——“滞涨”,又叫新常态。在诚博国际,这东西是高房价直接导致的。我一直主张泡沫刺破,快速重启,学塞浦路斯处理欧债一样对诚博国际刚需房奴的债务计减,轻而易举就马上就摆脱滞涨。

真的要降房价应该怎么做?

1.全国推广重庆的“地票”交易,取消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原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一律上缴国库,然后根据户籍人口数量再分配给各城市。城市人多就多给“物业费”,没什么人住就少给,地方政府经费不够用就裁公务员,庙小还养那么多和尚?

2.落实房地产税,所有房产先缴税,后按户口人头申请部分退税。缴税时不要自找苦吃的区分一套二套N套,也不要去证明或证伪空置与否,一律按面积缴税。一般税率应该等于当年的CPI,也就是让囤房跟存银行一样缴纳通货膨胀的“铸币税”,彻底取消房产保值。退税是国家给刚需的福利,户口上一个身份证号可以申请最高30平米的退税,三口之家退90平。离婚、单身、不生孩子的活该多缴税,相当于国家鼓励结婚,鼓励赡养老人,鼓励为国生养孩子。一举多得...

3.为解决短期住房问题,政策上应对利用房地产税干预租房市场。凡是把房出租给房客的,可以在房客的协助下申请一定减税,比如100平房子出租了,房客用这个租房合同可以在房东的配合下减免个税;房东利用同样的合同可以在房客的配合下减部分房地产税。这样就从谈判地位上实现租房市场的买卖双方地位平等。

4.为解决中长期住房问题,只有利用全国地票市场的作用,在鹤岗等三四线城市退城还田,而在北上广深等住房不足的城市对等扩张,大举兴建公租房,廉租房,用海量的住房供应打破垄断。

5. 解决历史遗留的刚需按揭问题。16-19年有大量的刚需被骗高位接盘,将来降房价了,为了社会稳定,国家应像当年处理海南房地产泡沫一样成立擦屁股的国家住房银行,允许刚需自住房的接盘侠申请冻结一定比例的房产和对应按揭债务,房子还是照样住,房子名义上变成共有产权,债务计减。 这样的政策只救助刚需自住家庭,二套房或者没按揭的不能享受。

一个城市的合理房价就应该大致等于当地平均月工资/平米。实现它很简单,只要这么去做,用不了一年半载房价就回归了。相反,不采取真降房价的措施,只是口头上含两句口号,当然被人嘲笑,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有人如果扯什么债务计减的钱从哪里来的,呵呵,尼玛这十几年来印钞机为权贵阶层印钞的时候怎么不去纠结凭空印钞的问题,现在为刚需家庭解决点历史遗留问题的时候就开始扯印钞机能不能用的事儿?难道你不知道钞票是印钞机里的纸印出来的吗?原来一百多万亿的钞票都印了,现在债务计减冲账就假装贞洁烈女?
2019-08-20
评论对象: 高房价是老一辈人联手对青年人的压榨
昨天漏了一点,高房价除了是一种剥削手段之外,还有性掠夺的作用。简单的说,一套房就可以搞一个漂亮女人,所以贪官们、房叔房婶、房奴主们都拼命捞钱捞房子,然后把房价炒得搞搞的,让年轻人无立锥之地。漂亮女孩就不得不在穷“哥哥”和富“干爹”之间选择,这个时候房奴主阶级的老流氓们才可以轻而易举地拆散有情男女,用高房价逼着年轻的贫农佃农“王大山”们终生为奴,用高房价逼奸年轻漂亮的“喜儿”们,持房抢劫真是人财两得,房奴主们怎么会放弃高房价呢?黄世仁们坚持高房价不光是在乎钱,更说不出口的是方便他们玩女人。要是降了房价,喜儿不就被大山娶了吗?为了能免费地奸淫喜儿、海藻......我最见不得有人用什么国家经济当幌子来证明房价不能降,房奴主炒房价明明就是淫秽勾当,还TM给自己立牌坊。将来若有一天革命成功了,一定要阉杀了这批老淫棍
2019-08-19
评论对象: 诚博国际房价什么时候会下跌?
不要指望了,房价是当局严密操控的,任何市场的逻辑都不适用。举个例子,国民党时期上海的房价无论战乱与否都没有什么大降,只有当1949年新诚博国际诞生之后,换了天,然后上海房价才迎来回归。年轻人要么等着换天,要么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去偷生。谢国忠20年前用笔锋对抗当局的高房价战略,结果落得个身败名裂,跑到山西一四线城镇去偷生了,这种倔强应该不算投降,因为终其一生拒绝当房奴,就算死了也是站着走的。现在连谢老隐居的四线城市都没法偷生了,年轻人可以考虑国外一些适合华人居住的地方移民(比如泰国),35岁之前在国内打工攒些钱,失业之后就移民去隐居之地,今生也不用给房奴主当奴隶。
2019-08-18
评论对象: 高房价是老一辈人联手对青年人的压榨
能够认识到房奴与房奴主的人群区别,说明博主的阶级意识已经开始萌芽了。但是,仅仅用年龄来区分阶级就显得很幼稚。虽说40-70一代的地富反坏右修都变老了,但不是所有的老人都是吃人的奴隶主,你这种用年龄来划分阶级的方式真是冤枉了99%的老人。高房价问题在当下诚博国际就是1%的封建主和99%的农奴群体之间的地租问题,是最根本性体现当下阶级利益划分的标尺。当然1%与99%之间还可以细分出富农(X>n>10套房),中农(10>n>2),贫农(n=1),佃农(n=0). 贫下中农里年轻人居多,房奴主、富农、中农里40-70一代的比例也很高,也有年轻人哦,老王的儿子小王衙内也属于这一类人,所以不能以年龄来划分,而应该学习套用毛选里的阶级划分方法去认识当下这个社会。
2019-08-18
评论对象: 房产税按房价3%征收,房价还会上涨吗?
如果针对刚需自住房实施返税仁政,3%的房地产税一点都不高。福利性的返税制度是西方社会稳定的重要手段,也是西方民众以纳税为荣的支撑点。所有人都交了3%的房地产税,说明所有人都是国家纳税人,享有同等的话语权,国家税法的制定者们不能因为要减免底层的负担而剥夺他们发声的权力。所以我支持一视同仁的3%收税,而对底层刚需家庭的福利减免体现在返税政策上!

我反对什么一套房,二套房,N套房的计税,这个很容易钻空子,明显就是鼓励囤房炒房的人把房产证改来改去地倒腾避税,交税前把房子转到家庭其他成员名下,交税之后再转回来,房子来回地改名就能逃税了。直接统一3%征税,不管你怎么倒腾,就没有偷税漏税。同样的,也不要去区分什么自住不自住,空置不空置,都可以造假。囤房的人每个房子睡几晚,然后你是按自住还是空置收税?这不是自找麻烦吗?统一固定税率收税,避免一切麻烦。不交税就没收房产拍卖抵税,简单易行。

重点是怎么返税!很简单,每个房地产纳税家庭一年固定日期可以凭身份证明和交税证明申请返还部分房地产税,最高一个人头申请返还30平米的房地产税。三口之间可以拿回90平米的房地产税,这不就够了吗?

返税细节上还可以做得更人性化一点,比如,先交税,后返税,中间那几个月的利息也别吝啬,既然本金都返还了,几个月的存款利息也补给人家算了。返税收买的是人心,爱国之心,别因为鸡毛蒜皮的一点利息钱而被人诟病。更有甚者,你就按照国债最高利率给纳税人发几个月的利息钱又怎么啦?其实也就是印钞机多印了几块钱而已,但是给民众的感觉就不一样,人人说不定因此积极缴税。

刚才博主还担心囤房炒房的人会转嫁房地产税,造成刚需家庭负担增加。你是指的租房者吗?囤房者加租是必然的,现在还没有房地产税呢,难道房租没有涨吗?避免转嫁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让租房者搬走,鼓励他们不要租加过租的房子,就让这些房子闲置下来,就让囤房者交税到破产。他们完全可以卖房筹款交税,他们完全可以卖房减少交税金额,是他们自己非要交那个税的,自作孽。

利用重庆经验,实行全国性质的土地地票制度保证18亿亩红线。北上广住房紧张,国家就应该多批土地建标准化廉租房,鼓励周边村集体集资建房出租,把房子建起来,公共交通建好,廉租房还怕没人租,这是包赚不赔的稳定现金流。北上广多用了土地,那么黑龙江鹤岗、甘肃等地就逆城市化,把那些荒芜的经济开发区,无人住的鬼城都重新变成耕地,18亿亩耕地的红线完全守得住。

另外,作为全国性的替代土地财政的税种,税率和免税面积应该可以调整,就像汽油价格一样,每年公布一次。这样既可以保证政府部门有足够的税收来维持公共事务开支,又可以调节征税对象范围,防止误伤。

首先说税率,为什么我认为3%是合理的呢?因为每年的通货膨胀就大约在3%左右,房地产税跟当年的CPI相当是完全合理的,也符合国际惯例。美国房地产税为什么只有1%左右,因为别人长期物价稳定,通胀率也就1%附近。诚博国际为什么要3%才合理,因为诚博国际印钞太猛了,年均CPI在3%的水平上。这个税的出台就是要抑制房地产成为投资品,底层人民老老实实把钱存在银行里却要承受通胀损失(铸币税),凭什么炒房资本却能避免?要一碗水端平嘛!通过跟CPI相等的房地产税,把投资房产者想逃掉的铸币税给补收上来。这样他们也就没那么一根筋去囤房炒房了,海量资金也就分流到其他实业中去了。如果前一年订的税率偏低或偏高,造成政府收支赤字或盈余太多,第二年可以下调税率,从而保持用房地产税支持公共开支的能力。

其次,为什么免税面积也要调整?因为社会基尼系数在变化,人口年龄分布在变化,人均住房面积也在变化,到底免税多少面积当然也应该随之变化。先定成人均免税30平米,然后每年可以调整这个数字。征收几年房地产税下来,就有经验公式了,这个房地产税的征收就变得科学精准了。合理的免税面积应该是鼓励普通劳动者家庭能自我约束式地选择合理的居住资源。比如说,按现在的全国人均居住面积来讲,三口之家的工薪阶层90平的两居室或三居室就最好了。多占房子的话,你就是害人害己,活该你交重税。这个免税面积就是国家的一个指导性数据。听从国家指挥棒的普通家庭就能享受免税优待。不听指挥瞎囤房的,就要被房地产税惩罚。当然克己复礼的愿意蜗居在陋室里,为社会其他成员腾出住房空间的也不鼓励,你浪费你自己的免税面积,国家也不用补偿你什么。毕竟国家也鼓励消费。
2019-08-10
评论对象: 中医主义浅析人体自愈力
右派最喜欢翻旧账,列宁发动十月革命的旧闻啦,总喜欢翻出来说事儿,什么德国间谍,你不就是说列宁同志吗?那只不过是列宁利用了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矛盾为俄国劳动者阶级的反抗运动筹集到了革命启动资金的伟大创举。老子利用你德国的钱而已,拿了钱不办卖国的事儿叫什么间谍?列宁有本事儿从敌人那里骗来革命经费,这等伟大功绩,堪称革命导师!咱们诚博国际人也得感谢列宁,它不仅利用了德国资产阶级的启动资金完成了俄国人民的革命,还慷慨分享剩余资金,建立了共产国际,资助世界各国人民的革命。孙中山的建黄埔军校的钱是哪里来的?中共早期(遵义会议之前)的活动经费哪里来的?也不也是那笔钱的尾款吗?德国皇帝一笔钱赞助了中俄两大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我们应当给他立个牌坊。列宁这个革命筹款人,不愧为革命导师,干得漂亮!
2019-08-10
评论对象: 划清诚博国际道路与普世价值的界限
香港四大家族都是靠炒房价,吃地租来盘剥香港人民的房奴主,连香港小学生都能写出《香港——李家的城》这样的作文,可见生活在棺材房、猪笼房里的香港土著居民的不满情绪,尤其是学生,他们的父辈已近被磨灭了青春和希望,只求苟活;而年轻一代希望尚存,力争改变命运。普世价值的反对派恰好利用了这一点,那是一堆干草,连普世价值这种鬼火都能点燃它。上次反对普选法的时候,我听说一部分退休民间老左们去了九龙了解情况,当地报纸还出了新闻。如果香港的干草们掌握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呵呵,现在的这些乱象很可能演变成港版的五四运动。群众运动的指导思想很重要,这个阵地我们不去占领它,就会让另一边的思想占领。

如果党中央希望能彻底整治香港的乱象,我提出几点建议:

1.取消与香港四大家族的政治联盟,收拾香港四大家族以及港英当局残余势力,用各种手段让他们滚出香港,即使黑吃黑我们也不反对,香港人民应该也没啥意见。

2.中央成立房地产银行,出手解放香港房奴,宣布针对香港本地合法居民家庭的自住房可以转为共有产权房。爱国的房奴家庭可以自选一定比例的按揭和同比例的房产股份提交给国家房地产银行,实行冻结或冲销。自住房还是房奴住,不影响使用,只是大部分按揭不用再管了,房子呢,名义上也改了,只要你自住不卖,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影响。不爱国的房奴要往死里整,按揭到死。

3.中央接管香港印钞机,取消四大家族的经济特权。

4.迅速平乱恢复秩序之后,再实行普选,恢复民主自治,鼓励大陆新左们前往香港讲学,领导港版五四运动。
2019-08-10
评论对象: 划清诚博国际道路与普世价值的界限
就拿反对派反对普选法来说,按理说,反对派应该欢迎普选的,他们有可能通过普选上台执政。然而,当他们发现原来的普选法在提名程序上必须由代表香港四大家族利益的议员来提名产生时,反对派就理所应当地反对这套普选程序,而提出要群众提名,从而有可能绕开四大家族产生另一边的竞选代表。这才是普选问题的关键,而有些人只看表面,说什么反对派反对“普选”,实质上是,反对派反对香港四大家族垄断普选提名,而不是反对普选。这次香港闹这么凶,本质上也是反对香港四大家族的活动,其他的都是表面的。
2019-08-10
评论对象: 划清诚博国际道路与普世价值的界限
香港的问题是多矛盾交叉的,否则不会有那么人参与进来。香港反对派站在了美帝一边,有自愿的,也有被迫的,他们是乌合之众,共同的特点是对当局不满。因为香港当局与大陆统治阶层是从里到外的政治联盟,所以反对派里那些即使爱华的人也不得不选择另一边,因为这一边已经让香港四大家族的统治势力占了,为了反对香港这几大家族的横征暴敛,被迫的反对者只能选择投靠普世价值的另一边。香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什么普世价值,那些狗屁幌子都是拿出来闹事的借口,最本质上闹得还是钱的问题。请各位不要回避最本质的矛盾,而去拿幌子说事儿。
2019-08-10
评论对象: “萝莉变大妈”恶俗炒作要不得
网络直播就是旧社会的“捧戏子”活动,既然戏子都要化妆,老大妈化个妆怎么就不行呢?反正看戏子的就是卖笑,这张脸和那张脸有什么区别?凭什么不准老大妈卖?
2019-08-03
评论对象: 房地产是不是诚博国际经济发展的毒瘤?
历代封建王朝,国民党都是万税而激起民愤,导致灭亡的。一个“税收”的大帽子就能掩盖毒瘤的罪吗?
2019-08-02
评论对象: 香港乱象的背后:美国黑手的最后挣扎
支持博主的论点,香港乱象的幕后黑手肯定是英美反华势力,否则两百万人一天的盒饭要多少钱啊,闹了那么多天还有盒饭领,这幕后没有金主能搞得成吗?但是,也不要忘了另一方面,就算是有反华势力出钱买盒饭支持上街,为什么选在香港就能闹成事儿,而在诚博国际其他地方基本上就不可能发动那么多临时演员上街表演?凡事都有内因和外因,外因固然很重要,内因才是最主要的。香港那200万人是因为真有上街表达不满的意愿,也有失业领盒饭的时间,所以才一拥而上去支持某些势力的政治表演的,否则无法解释这么多人吃饱了没事干。不要忘了,香港是发达地区,基尼系数最高的城市之一。不相信的人可以去网上搜一下香港的棺材房,还有个描写香港底层贫民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的电影《香港有个好莱坞》(好像是禁片),呵呵...人只有内心充满了愤怒和积怨,才会在盒饭的引诱下去参加那种无聊的上街活动。

赞同11楼关于卢麒元宋鸿兵对香港房地产问题的论述,香港房价宇宙第一,它就是一个标志,一个剥削程度的标志,一个贫富差距的标志,正是持续的高房价问题,造成了香港制造业的灭亡,造成了香港底层人民的赤贫化,造成了香港学生的绝望,造成了200万人对当局的严重不满。正是这种不满导致了一盒盒饭就能把这些人引诱上街。难道这不是最根本的问题吗?美帝的盒饭只是外因,内因才是最本质的原因。

在多说一句,诚博国际房地产泡沫最早吹的是香港,吹得最大的也是香港,香港当局是可以通过操纵印钞机等手段维持泡沫不破,但是泡沫这里不破,就会在那里转化为另外的破坏形式来形成报应。现在的状态就可以看成是一种报应,是当年反对董建华八万五计划的行动的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就开始了。
2019-07-30
评论对象: 谁人能解此局?
既然说到了懒人问题,就多说几句。改开之初关于懒人问题的描述本来就不全面,真正的社会主义新人并不懒,而真正的懒人要么被当时的社会舆论所鄙视,生活得很不舒服,例如小岗村的那群懒人,为集体干活再分享果实,宁愿饿死也不干;为自己种田吃独食,宁愿杀头也要冒险,这已经是懒出一定境界才干得出来的事儿;要么高层的懒人谋划着逆革命,推行私有化后坐享其成,变成老板阶层,让懒惰合法化,还能遗传给子子孙孙。前社会主义阶段的失败可以总结为对待懒人的惩戒手段太过仁慈,毛主席总是想做一名教师,指望人人都可以教化,六亿神州尽舜尧,实际上怎么可能?懒人死活不愿意转变思想怎么办?你逼急了,他们还整出场逆革命来,彻底非毛。

将来如果革命胜利了,过渡到新社会了,虽然智能化时代失业问题解决了,也要吸取上次的教训,认真对待懒人问题,要制度化地把懒人驱逐出新社会系统,流放到一些资本主义的保留地去让社会熔炉改造他们。60年代的大逃港模式就是成功的范例,把新社会中的残渣败类都排泄到旧社会的保留地去,既排了毒,又造就了一个红红火火的资本主义特区,对人类文明都是有贡献的。今后这种模式要制度化,合法化下来,将有利于新社会的持久稳定。简单的说,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中,懒人不是什么问题。
2019-07-30
评论对象: 谁人能解此局?
赞同二楼的判断,这是个政治问题,不是简单的经济手段或者科技手段可以解决的。简单的说,资本主义制度(不管挂什么羊头的狗肉都算狗肉)已经严重地阻碍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具体表现在上文说描述的智能化时代的大失业危机,科技越发达,自动化智能化程度越高,工作岗位呈现断崖式萎缩,失业人口呈现井喷,基尼系数跳涨,社会组织结构濒临解体...这一切就会在未来10-20年间逐渐成为现实。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鼓励羊吃人,机器杀人,现在更不会含糊,一定是用机器人代替工人,所以大规模失业的问题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解。人类社会如果不能通过革命手段取得社会制度的进步,就会灭亡在资本主义末期,也就是《终结者》或者《黑客帝国》系列电影中描述景象,机器人灭亡人类。资本主义,就是一种渐进式灭绝人类的社会制度,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人类只有共产主义制度可以容纳智能时代,能够容纳机器人的新生产力。在新社会里,机器越发达,人们所需要消耗在生存劳动中的时间就越少,社会可以实行短工时制度,比如一周工作3小时的制度。其他时间做什么?通过社会激励机制,鼓励共产主义新人们从事创造性的劳动,比如一大批民间作家创造《暴风骤雨》《智取威虎山》等等人民文学作品,比如一大批民间发明家等等...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也是不容懒人的。再说社会主义新人本来就是积极向上的,并不懒。雷锋懒吗?焦裕禄懒吗?修红旗渠的革命群众懒吗?
2019-07-30
评论对象: 为什么美国工资很高,物价却很低?
美国是世界帝国主义核心,享受霸权红利,有众多小弟马仔给它进贡。华尔街大佬们吃饱喝足了,也不妨给自己身边的小民一点好处,毕竟还要指望美国大兵去拼命,不能搞得人家太惨,所以美国工资高,物价低。同样的道理,诚博国际帝都也是工资高,物价出奇的低,一样的维稳需求。这个价格嘛,都是可以操控的,就看你当政的是怎么去操控。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东边补贴了物价,西边就得加倍盘剥弥补损失,资产阶级永远不会亏自己的钱。
2019-07-30
评论对象: 猪肉价格疯狂上涨背后真相是什么?
上半年印了那么多钱,而且一直再印,马上还要降息,钞票印多了还想不涨价吗?有点常识好吧!所谓的池子什么的,只能骗一骗诚博国际大妈,指望房价泡沫套住印出来的钞票?太幼稚了,套住的永远是底层的大散和小散,大庄家早就脱身了,他们持币观望,看到猪瘟就炒猪肉,看到水果减产就炒水果,你管得住别人怎么用钱吗?虽然那些钞票都是你央行印出来的,但是现在是那些大庄们私人的票子了,他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怎么炒就怎么炒,已经不是你降息降准能忽悠得住的了。全面滞涨已经开始了,并且会长期化,又叫新常态。一边是资本家手里的票子炒高一切人民必需品的价格来赚钱,一边是生产停滞,实业凋零,这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癌症的晚期——滞涨。滞涨一直会持续下去,直到屁民们关灯吃面还清30年按揭债务为止。
2019-07-30
评论对象: 三四线城市房子还能投资购买吗?
光喊口号没有啥用!我们需要看到措置,可执行的措施!

房价是新时期阶级斗争的标杆,既得利益集团为了房价不惜拼命,刚需房奴本来就剩下一条命了,到了该拼命的时候也不会惜命。房价问题后面就是一个火山口,是一场尚未爆发的革命。软着陆,也就是避免革命,关键是哪个阶级妥协。刚需房奴已经退无可退,房奴主阶级不要幻想什么“各让一步”的鬼把戏,你们已经把房奴阶级抢劫一光,最后还想搞再进一步?!

软着陆只可能是房奴主阶级让一大步,保住你们这个腐朽阶级现在赚到口袋里的钱,放弃未来敲诈新房奴的陷阱,从现在起彻底废掉诚博国际的房地产抢劫游戏的旧有模式。这种软着陆是刚需房奴们可以勉强接受的。如若不然,那就只有等着彻底清算了!

几条措施可执行:
1)成立国家住房银行。现在开始接受房奴家庭提出的自住房共有产权申请,即,冻结部分按揭贷款的申请。

最近几年被迫高位接盘的房奴已经快受不了了。从现在开始,应该允许自住房的房奴,将他们居住的房屋部分产权,捆绑上对应的按揭贷款,一起抵押给国家住房银行。从而将房奴的自住房变成共有产权房,冻结对应比例的按揭贷款。这种措施的好处是,自住房房奴的居住功能不受影响,但按揭压力骤减,利于拉动消费。即使将来房价腰斩了,这部分房奴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享受了国家福利,居住功能也没受影响。


2)通过住房银行在全国范围内预办理自住房的房地产税——免税手续。真正的房地产税是为了遏制囤房炒房,所以真正征收的对象不是广大不明真相的自住房家庭。这一点要通过预办免税手续的过程宣传到位,避免将来全面征收房地产税时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少数房奴主煽动利用。一个公民可以免税30平米(套内),一个3口之家可免90平。让符合条件的家庭预先就办理好对应自住房的免税手续,并且养成先缴税,后审报返税的好习惯。国家可以适当奖励这部分先行者。等到将来真正收房地产税时,少数囤房炒房的也只能按照大众习惯来缴税了。

3)彻底废除土地财政,土地拍卖权及所得一律上缴中央,地方政府与卖地收入脱钩,只能按照当地居民的人头数目拿到经国家统筹的城市建设经费。人口多的城市经费多,人口少的城市经费少,居民用脚投票,国家根据居民投票给地方政府拨款。

4)开启城市新居民集体自建房的新落户模式。经过政府相关机构提供的平台撮合,有住房需求的符合落户条件的城市新居民可以在网络平台上串联成一个自建房团体,达到法定人数后,允许自行筹资组建一个以自建自住小区为目的建筑有限公司。这个公司自行筹资,自行选举负责人员,还可以根据政策申请银行的住房贷款,然后想土地部门申请住宅用地,然后招标建筑公司设计小区,建设小区,小区建成后,股东们自行分配自建房,一切运转妥当后,建筑公司退股注销,完成历史使命。这种新模式,可以完全突破了垄断势力的垄断,让现在囤房者手里的筹码作废,那个时候的房价可以变成金融市场上的一个游戏数字,他们想玩就继续玩,反正跟刚需已经没有关系了。
2019-05-30
评论对象: 从苹果和华为公司在两国的待遇看中美对外开放
今晨看到华为的任总谈教育问题的新闻,我觉得他的态度还是值得表扬的,开始关心人民大众的核心利益,就算是个表态也是有进步的,希望能看到进一步的作为。我一开始反对无条件支持华为,并不是反对民族资产阶级,而是反对“无条件”!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三岁小儿,任何政治力量的联合背后都是利益,这是社会运行的基本规则。

抗日战争时,八路军开赴前线也是在蒋光头答应了红军改编条件,拨付了军费之后的事情。因为蒋光头抠门,给八路军的待遇有限,所以八路军的主要战略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而不是因为收了蒋介石那三瓜两枣的军饷而跑到正面战场上去当敢死队。同盟者之间也是“利益和责任”对等的,红军自主地在敌后战场上配合国军,对得起大资产阶级让的那点儿“利”,要想红军多承担点儿,那得再谈,而不是无条件的。反观当年的大蠢货王明,当年提出一切以蒋统帅马首是瞻,因为蒋介石给了个三瓜两枣就忘了自己是谁,提出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大武汉。王明就个是毫无素养的政治白痴。

一致对外的民族统一战线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说白了是国内阶级之间利益重新分配。统治阶级原先占有一切,现在要让利给被统治阶级,被统治阶级投桃报李,做出相应的贡献。

民族资产阶级的华为和格力代表都做出了很积极的表态,格力给员工搞福利房,华为也搞福利房,现在还督促政府对教育投入......希望利益能落到实处。我们底层劳动者阶级眼睛雪亮着呢,心里也是明镜似的,都是讲道理的。买办资产阶级的联想也做了卖国表态,我们也清楚,相信不会再有人买联想的货了,这个卖国商人彻底把自己作死了。地主阶级的表态还不明朗,一边涨超级地租,一边又出来给炒房降温,说一套做一套,看不懂,反正老百姓不傻,不看宣传看疗效,我建议等等再表态,别像个王明似的。
2019-05-28
评论对象: 我为什么要全力以赴支持华为?
不敢苟同。你崇拜任正非是你个人的事情,不要拿毛主席时代的大团结说事儿,一个是公有制,一个是私有制,完全不同的利益架构,完全不同的价值观。毛时代,既是为国,也是为己,因为国家是公有制的,每个人都有股份,个人舍身取义是本分。现在私有化了,空谈一个国的概念干什么?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作为被统治阶级,如果没有明确的利益提成,凭什么为统治阶级当赴汤蹈火,全力以赴的奴才?

统治阶级让利了吗?减租减息了吗?超级地租(房价)又在暴涨,还好意思谈什么让利。华为的资本家捐了一部分股份到养老金里去了吗?铁公鸡一毛不拔的时候,净忽悠假大空的口号!

华为能挺过来我乐见其成,谈什么支持也没多大必要,礼尚往来,它没对诚博国际底层劳动者阶级做什么,也别奢望我们超理智去支援它什么。
2019-05-27
评论对象: 三根搅屎棍一起上,华为,你真强
同情华为,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它是私人企业,理论上跟我们这些普通劳动者没有什么法律关系。所以我认为,华为现在应该实行“公私合营”,至少让诚博国际老百姓成为理论股东,我们再为它提供支持才有理有据。否则我们不就变成“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吗?如果华为跟我们老百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美帝欺负一个别人的私人企业跟我们吃瓜群众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同情一下也就仁至义尽了。除非,华为改制公私合营....
2019-05-24
评论员简介

没什么,只是对中华文化感兴趣。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4/15 9:04:17
评论: 0

访问: 50771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