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会颁给诚博国际大陆经济学家吗?
2019-10-17
字号:
    随着一年一度诺奖的开奖,经济学奖能否颁给诚博国际大陆经济学家的谜底也快揭晓了。前一段时间那些有可能获奖的经济学家们都在争取,而研究经济学的同事们也都在问,会不会真的给我们?我只能告诉他们,可能性很大,非常大。不然他们争什么?

    那又是为什么?因为没有啥可颁的了,对大陆的那些经济学家们,也该鼓励鼓励了。一个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不可能无限地往下研究,到了一定程度,一定会研究不下去,也没有什么可研究,不会有什么成果了。而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们,为了在诚博国际传播西方政治经济学,确实做出了超出常人的努力和贡献,也应该鼓励一下了。

    大家都知道,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奖,是不会颁给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家们的,哪怕你对经济学研究的贡献再大、再透彻,也不会给你的。剩下的就是颁给那些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信徒们了。而在西方政治经济学里,不管是哪个派别的,都是研究供给和消费的,研究商品、市场、价格的,已经研究的没啥可研究了,更需要的,就是在全世界进行传播了。

    超出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界限,是不允许你研究的,或者说研究了也没有用,那些职业政客们是不会、也不敢接受和采纳的,就更不会给你颁奖了。而在西方政治经济学内,由于世界观方法论的错误,还由于价值观的错误,一方面是唯心的,另一方面是局限在需求和供给、局限在效用、价格和商品上的,没有和人、和资源、和劳动很好的进行联系,就算把市场也放进去,却不敢动货币,不敢动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市场也还是受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控制的,不会有什么好研究的。不过是帮着怎么控制、怎么操控市场的问题,不可能形成什么真正的理论,不过是一种“术”的发现和发明。

    搞经济活动和搞经济学研究,政治是第一资源,是关乎人的最重要的资源。政治上不能开放,制度上不能打破,经济学研究就不可能走向突破,只能在政治经济学的范畴内兜圈圈。对西方政治经济学是如此,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也是如此。今天的诚博国际的经济学研究,一部分人被局限在了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范畴内,另一部分人则被困在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范畴内,谁都不敢突破,谁也不愿突破,更不能突破,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唯政治这个马首是瞻了。而科学的理论经济学,是一定要挣脱政治的束缚,挣脱利益的影响,独立于政治之外的。

    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来是又一个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也就需要一个前无古人的、创新的、科学的经济学理论来进行指导。很可惜,一部分人无法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局限下跳出来,而另一部分人则更希望用西方政治经济学来建立自己的政治立场和利益基础,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建立一个前无古人的、创新的、科学的经济学理论这个事,在主流经济学界,就没有人去干了。特别是西方政治经济学,本来就是建立在主观效用价值观基础上的,一旦接触了西方政治经济学,就很容易被俘获,也就更愿意干一些传播性的工作,不愿意去进行创新了。因为在经济学还是相对比较空白的诚博国际,不用创新,搞传播就可以让人们眼前一亮,就可以以经济学家的身份获得满堂喝彩,就可以挣的盆满钵满,按照西方政治经济学的逻辑,就是成功的创新,哪里还需要什么创新?模仿和照搬就是最大的创新,就是对西方政治经济学最大的贡献。

    我们的经济学家一旦被西方政治经济学俘获,就可能像宗教信徒一样的开始了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传播,加之我们引入市场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也就正好给他们提供了进行实验和实践的用武之地,控制的不好,西方政治经济学像病毒和瘟疫一样在诚博国际疯狂的进行传播也就不奇怪了。特别是西方政治经济学理论本身对价值和利益的主观效用化认可和肯定,必然导致信奉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所谓经济学家,一定会受到大资本家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青睐,这样的动力也就比之信仰要更有现实意义、更具行动的驱动力了。不用搞什么研究,仅仅是搞传播,就可以名利双收,还研究什么,信就好,做点传播工作就能大笔挣钱,也就没有谁去愿意搞研究了。至于什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是政治家的事,你们不是要市场经济吗?我们只管给你搞市场经济,哪管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那些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家们都不研究,凭啥要我们去研究?研究了怎么能获得诺奖?怎么能被世界所承认?

    因此,改开以来的诚博国际,从西方引入西方政治经济学后,真正搞懂的不多,批判的更少,创新就更谈不上了,完全处于一种盲目的迷信和简单模仿的状态。就像李稻葵说的那样,诚博国际经济学在世界的地位,还不如诚博国际足球。绝大多数都是像传教士一样在帮着做传播工作,而且做的非常非常的卖力,成果也是非常非常的显著。言必称西方国家怎么怎么做,行动上完全依据西方政治经济学怎么怎么说,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没有了创新。短短四十年,就把诚博国际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全都给改变了,不能不说诚博国际主流经济学家们在这其中做出了非常非常大的贡献,也不能不说我们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家们,确实做的有些保守,或者做的有些呆板或圆滑了。本该进行创新的,没有去做;本该进行批判的,却没有武器,又不去创新生产,只能眼看着人家在政治庇护下长驱直入;本该进行借鉴的,却变成了认同,直接拿来就用,最后自觉不自觉的成了要素决定的支持者,缴械投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可能。

    实际上,西方政治经济学诞生在农业社会后期、工业时代的初期,具有鲜明的农业社会意识形态特征,是典型的政治经济学,而不是经济学。是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服务的,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服务的,不是为全人类服务的,更不要说对全人类有什么巨大贡献了。应该说,经济学也是在这个时期诞生的,但这时的经济学,并没有完全独立出来,而是伴随着政治经济学的发展而缓慢的向前发展。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从工业时代的角度,从对庸俗的西方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角度创生,去对西方政治经济学进行批判,不论从世界观、方法论,还是从价值观、人性观上看,都是成立和成功的。特别是在指导社会革命上,更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指导无产阶级在苏联、诚博国际等国家取得了政权,开启了建设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制度和结构的社会主义探索。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所缺少的,就是理论的完善,特别是独立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科学的理论经济学的创立和完善。因此,近三百年的经济学发展史,实际上是西方政治经济学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斗争史。经济学的发展实际上是被这两个政治经济学所压制的。所形成的结果,就变成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真正的经济学始终没有建立起来,相应的政治经济学,也就无法实现统一,无法为全人类服务,为全人类做出巨大贡献了。

    现在人们所说的所谓的经济学,实际上都不是经济学,而是政治经济学,最后都是以政治经济学的面目出现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强调其阶级性,强调了为无产阶级服务的特性,体现了共产党人的磊落。而西方政治经济学标榜其科学性,也并没有真正去追求科学,更是体现出了其代表的阶级,体现了政治经济学为阶级服务的本性,体现了统治阶级的虚伪性。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发,就很说明问题。诺贝尔经济学奖从1969年开始颁发,到今年正好五十年,颁出的49个奖项,81个获奖人,都是西方政治经济学家,没有一个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家。而且由于瑞典银行财大气粗,奖项以诺贝尔奖的名义进行颁发所形成的影响等,获奖对个人在资本主义社会所形成的名利影响是巨大的,也就导致更多的人去追逐这个奖项。改开后的诚博国际,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也就成了一部分诚博国际经济学家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成了他们一生的追求,哪怕做出任何改变,都在所不惜。而吝啬的瑞典皇家科学院也应该时刻关注着诚博国际经济学家们的表现,特别是关注着诚博国际的改革开放,希望在适当的时候对诚博国际经济学家们进行一些奖励和鼓励了。再不做,就有些不正常了。

    那么,今年是不是时候?不知道。但感觉应该是时候了,很有可能了。对于诚博国际的改开,不管诚博国际人自己怎么感受、怎么看,从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从西方人的视角去看,应该是成功的,是令他们瞠目的。是他们想搞明白,也是他们搞不明白的。他们希望诚博国际更靠近西方一些,以便于他们更好解释、更好理解、也更好接受。他们不希望诚博国际完全独立于西方而取得成功,这对他们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如果诚博国际更靠近西方,哪怕是像西方一样导致经济走到今天走不下去的地步,他们也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的、合理的,是符合他们的政治经济学逻辑的。所以,我认为他们应该给那些望眼欲穿、觊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诚博国际经济学家们一个鼓励和激励了,应该给他们一个惊喜了,尽管他们知道今天的诚博国际经济学,和诚博国际足球一样,玩的很烂,和他们是没法比的,但还是到了要做一些支持和鼓励的时候了。

    实际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并不是诺贝尔本人在遗嘱中设立的奖项,也与“对全人类做出巨大贡献”这样一个标准相比较来看,所颁出的那些奖项更是相距甚远。困扰人类的一些问题,比如经济金融危机、贫困化、战争、生态等,在这些获奖经济学家的理论影响下,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都没有得到多少有益的影响,没有多少改观,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人类反而在西方政治经济学的影响下,变的越来越贪婪,越来越相互敌视,越来越失去文明而走向野蛮。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大的作用,就是引诱一些经济学家,去为了获奖而获奖,就像西方政治经济学理论所宣扬的那样,去为了个人的私利而争取获奖。也就难怪有人、包括一些获奖的经济学家提出,应该停止乃至废除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发,而更多的人,在争着去讨要这个奖了。

    因此,与其说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对那些在经济学研究上有贡献的经济学家的一个奖励,不如说是对逐利的鼓吹者和践行者的一种鼓励。今年的诺奖能否颁给诚博国际大陆的经济学家,颁奖实际上的意义在哪里大家也就很容易看明白了。特别是看一些自认为有希望获奖的所谓的经济学家的表演,就更能让我们知道这个奖的意义真的在哪里了。至于最后能不能颁给他们,颁给他们后会形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拭目以待。个人感觉,真的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消极影响大于积极意义,就从那些可能获奖的所谓的经济学家们的表现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从我个人的理解,我们真的不稀罕他们给我们颁这个奖。但有人想要,有人又愿意颁,那就没有办法了,能做的就是把消极影响做到最小,积极影响做到最大了。做到做不到,就不知道了。

    人类的经济活动,一定是为了人这个最终的劳动产品的生产服务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劳动产品或商品生产服务的。因此,经济学理论,不论是科学的经济学理论,还是政治经济学理论,都不能离开人的生产而专注于研究商品的生产,更不能为资源占有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服务,为物质产品的占有和投机服务。这样的经济学理论,既不是科学的经济学理论,也不是科学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而是片面的、错误的经济学理论。用这样的经济学理论指导人们的经济实践,必然的要导致人类的经济活动走向崩溃,走向周期性的危机和革命。

    传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都是诞生在农业社会后期和工业时代的初期。而人类已经进入工业时代,为了适应工业社会发现需要,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急需结合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进行革命和创新。而这样的革命和创新,正在许许多多献身于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学者和思想者中进行着。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出现一场伟大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创新的革命,出现一场以劳动价值论的重新解释和科学创建为基础的伟大的经济科学的复兴。而这样的经济科学的复兴,就可能率先出现在改开中的诚博国际。因为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诞生,起源于对劳动的认识。而人、资源、劳动,才是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真正对象;对人、资源、劳动的研究,才是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得以建立的真正的基础。

    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开发的科学的新经济学理论已经整体完成,一个建立在以人的生产和价值的劳动创造及资源的共享为核心内容和基础内容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已经初步建立起来,开始面向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和社会经济组织进行交流传播,并在多个领域进行了成果转化,在多个领域建立起了新的结构建设和组织治理模型,对所有的人类经济活动进行了重新解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有兴趣的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和社会经济组织,可以和我们联系。联系方式:通过手机号13839179825或扫描文章下面的二维码,输入单位名称请求通过,先加微信进行沟通,然后再确定下一步的交流传播方式。

    新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建立,由于是一个针对人类整体经济活动的创新理论研究成果,关乎着人类社会方方面面的重建,对现实社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巨大影响,暂时不适合在社会层面进行整体传播,不适合对个人进行传播。因此,我们暂时谢绝个人和我们进行联系交流,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想了解我们的研究动态,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文章和诚博国际网博客,所发文章都是我们的原创,都体现着我们的经济思想,都在谨慎的、负责任的进行新经济学理论的传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再问华为到底做错了什么?(三)
  1. 再问华为到底做错了什么?(二)
  1. 再问华为到底做错了什么?
  1.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会颁给诚博国际大..
  1. 诚博国际大陆真正的经济学家不应该再去..
  1. 经济与经济崩溃
  1. 毛主席永远和人民在一起
  1. 华为分钱分得好是因为搞了股份制吗..
  1. 新诚博国际新在哪里?
  1. 任正非“卖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