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沉渣是怎样泛起的?
2019-06-14
字号:
    在当今主流经济学界,有一个不雅的比喻,说猪如果处在风口上,也能飞起来。把一些顺应形势发展需要创建起来的企业,也包括那些顺势而为进行投机的投机人,比作“飞猪”。意思是说不管你如何笨拙、懒惰、落后,只要赶上机会,或者说只要会投机,就可以让你迅速暴富起来。至于飞起后的结果如何,那人家就不管了,反正告诉你一个道理,如果想飞,是可以这样飞起来的。罗玉凤就是悟到了这个比喻背后的道理,自己争着去做这样一头“飞猪”的聪明人。

    听说了网红罗玉凤被全网封杀的消息,不仅让人高兴不起来,还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形势所迫,也算是一种无奈吧。而如此的无奈,不知道逼迫我们的精英做出这种无奈选择的那阵风过去后,形势一旦有所好转,我们的精英又会咋样?这不能不让人担心。因为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封杀罗玉凤,并没有看到对泛起这个沉渣、吹起这头“飞猪”的妖风有什么认识,用什么措施来刹住这股妖风,避免这样的沉渣再度泛起,避免这样的“飞猪”再次飞起,乃至在诚博国际的上空群魔乱舞、到处乱飞。

    就罗玉凤的素质,做一个种土豆的农民都做不好,做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都不合格,做一个小学教员就更不配了。再看罗玉凤的表现,看不到她身上有任何的艺术细胞,不要说在什么工业文明、信息文明的社会环境下,就算在信息比较闭塞、文化相对比较落后、文明程度相对比较低的偏远山区的农村,也不会是什么人都追捧的明星,而是人人见了倒胃口的怨妇、人渣,或者是人人见了都会鄙视、嘲笑、躲避的病态之人。可就是这么一个怨妇、人渣,一个满嘴疯话的病态之人,不知为什么在工业化的今天的诚博国际,却成了拥有千万粉丝的网红,成了一些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前往工作的、声称不炒作不媚俗的某著名媒体新闻客户端的签约主笔,一篇网文就有二十万的打赏。

    真的搞不明白什么人在什么样的思潮影响下在追捧她?什么样的媒体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需要这样一个烂人做签约主笔?又是什么样的人在怎样的心情刺激下在给她打赏?不是提倡抓铁留痕的工作作风吗?能不能不要仅仅是封了她,而是进一步做点工作,搞的更清楚点,告诉大家,她的这上千万的粉丝是怎么回事?都是些什么人在粉她?让那家著名的新闻媒体给大家解释解释,为什么要签她做主笔?这算不算媚俗炒作?我们的有关部门,能不能对这些媒体平台采取点措施,如果他们不对此进行合理的解释,也能对他们做出点硬气的事情来?反正,我是真的怀疑诚博国际会有上千万人去粉这样一个人的。我是真的怀疑一个诚博国际那么著名的媒体,正常经营,会去签约这样一个人做主笔的。我是真的怀疑哪个正常人会去给这么一个人进行打赏的。

    说实在的,我是很不愿意看见这么个人整天在你眼前晃悠的。看见她,我脑海中就跳出一个问题,也就是这篇文章的标题,沉渣是怎样泛起的?“飞猪”是怎样飞起来的?改革开放,诚博国际人付出那么大代价好不容易能吃饱饭了,弄这么个人在你眼前一晃,再好再多的东西也都吃不下去了,不恶心的把吃下去的吐出来就不错了。好像在寓意着,有些人就是要让你吃不好、让你把吃下去的都吐出来。有人说你吃你的,人家吃人家的,你活你的,人家活人家的,你凭啥不让人家活?你别说,这样的问题挺普世、挺高尚、挺理直气壮的。是的,人家咋活是人家的自由,你凭啥不让人家这样活?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今天的人都能够很好的回答上来吗?这样问题的背后没有透着一种动机和目的吗?当我们面对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都回答不上来,我们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学着她那样,去追求自由、侵占公地、幻想着也能变成一头“飞猪”飞起来呀?

    实际上,能够理直气壮地替她问出这样的问题,绝对是有目的的,绝对是有利益导向的,也绝对是一种狡辩。不要说是你喜欢不喜欢她了,就是她的亲人,要他们找到一个支持她的理由,除了这种绝对的自由意识,都挺难的。跟着这样一个人做亲戚,会感觉很丢人的。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有着千万粉丝、成了某著名媒体的签约主笔。为什么?怎么解释?这就是一个绝对自由化的问题,就是一个公地悲剧的问题,不过要回答好这个问题,是对公地悲剧的另一种解释罢了。现在的诚博国际,可能大家都知道了公地悲剧的一种解释和处理办法,也都接受了这样一种解释和这种处理办法,就是在公地上,根据现有占有状况明确产权,然后彼此根据市场原则进行协商,最后达成协议,进行彼此间的相互交易。就好比罗玉凤的存在问题,在公共场合,放弃公共场所的管理权限,由包括罗玉凤在内的每个公民自己选择占有,然后对占有明确产权,告诉罗玉凤等有权在这里占有一定的空间进行胡闹,这个空间就是她的私人空间,私人空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这个空间内,她有绝对的权力。如果其他人不想看着她胡闹,就必须和她进行谈判,给她支付一定的对价,来购买她的对胡闹的放弃。否则,你必须忍受她的胡闹,因为这是她的权力,私有产权神圣不可侵犯。这就是某些人问的“凭啥不让人家活”的由来和理由。

    可是,如果大家都认为这是公地,而且这就是谁都不能私人占有的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地,谁要是私人占有,就可能侵害别人的权利,只能共享使用,并由大家约定好,制定公共场所进入和共享使用的规矩,违反规矩就剥夺她的共享使用权,把她赶出这个场所,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解决公地悲剧问题的办法?在人类社会演进的过程中,这样的解决公地悲剧问题的先例、成例是不是也有很多呀?比如,我们都崇尚的民主,不就是社会公权力不能私人占有,私人占有就一定会侵害别人的权利,只能公有,并在一定的规矩约束下为人民服务,让人们共享这个公有资源。如果哪个人把社会公权力私有,为个人或集团利益服务,就是腐败,就不能尊重和维护他的这个权力,就必须把他清除出公务员队伍,也有权把他清除出公务员队伍,剥夺他的工作权而不算侵害他的私人权利。还有,在家里穿不穿衣服不会有人管你,但你走出家门进入公共空间,如果你忘了穿衣服,估计是包括你自己在内,谁都不能原谅的错误,你的这个权力也是不会得到保护,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帮你纠正这个错误并得到大家普遍支持的。

    所以,我们认为,罗玉凤不过是个工具,是个被一些有心人利用的工具,一些有心人利用这个工具在给人们传递一个信息,在潜移默化地想改变人们的意识,灌输给人们一种新的意识,这个新的意识就是公共空间是谁都可以随便占有,并且占有了就可以确权并加以保护的。你只要放下道德约束、不考虑别人的利益、坚持个人私利最大化原则,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去侵占公共资源,然后利用你占有的公共资源和别人谈判,逼迫别人付给你对价,这就是今天诚博国际有人想要追求的主流意识。而罗玉凤不过是一个一些想要追求在诚博国际实现这样一个主流社会意识的实现工具,所以,他们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顾新闻媒体的名誉,不讲新闻媒体的诚信地对她进行支持和鼓励。当人们逐渐地放松对传统的主流意识的坚守,慢慢地接受了罗玉凤的时候,也就在慢慢的接受了罗玉凤背后那些人想要给诚博国际人灌输的所谓主流意识,这些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这些人在罗玉凤身上所有的付出,也就值了,就一定会有回报。因为今天的诚博国际,有太多的公地可以去放下道德的约束去占领,并根据这样一个占领去博取个人和集团利益最大化。如果我们挡住了罗玉凤的侵占,就树立了公共意识,就走上了新的文明,就等于挡住了她背后那些人的各种侵占。如果我们挡不住罗玉凤的侵占,那么她背后那些人的侵占,就变的理直气壮起来。这就是罗玉凤这个沉渣能够泛起、这头“飞猪”能够飞起的原因,就是罗玉凤背后那些人泛起这个沉渣、放飞这头“飞猪”的根本原因。

    改革开放,没有人让你侵占公有财产实现私有,而是要让你凭自己的劳动建立自己的私有财产和产权。改革开放,不是在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不是在搞虚伪的资产阶级伪民主,而是要在新的社会文明的基础上建立人类社会的新的、真正的自由民主。改革开放,直到今天,也没有哪个人说就是在搞全面私有,全面私有了,就等于把改开否定了。工业社会,一定是公有化程度高于农业社会的社会。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人类的文明是在向前发展的。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追求社会主义社会在诚博国际的实践和实现,一定是追求人类的文明和进步的,一定是追求比农业社会更加文明进步的,也一定是在追求一个比农业社会公有共享程度更高的社会实现的。一些人也知道他们的动机和目的不得人心,所以,他们并不敢理直气壮、明目张胆地进行全面私有的宣传,只能想方设法的借助各种方式和手段来改变人们的意识,利用各种方式来实现既成事实,把人们的意识导入到农业社会,把诚博国际的社会现实改变成全面私有的现实,然后他们就可以利用他们占有的各种条件和资源实现公有资源的私有化,最终迫使百姓和社会向他们付出对价,来实现他们的个人利益最大化。而捧出罗玉凤这样一个网红,就是他们实现这样一个目的的手段之一。

    因此,罗玉凤现象不应该是改开过程中应该出现的正常现象,而是一种背离改开出现的一种不正常现象。是有一定影响、并有一种力量操纵、有目的的要把改开导入到邪路上去的一种破坏改开的控制手段。看见罗玉凤感觉恶心,反对罗玉凤又没有理由,就好比看见一些人的侵占不满,反对这样的侵占又没有理由一样,也就让一些人达到了他们控制改开,把改开引向邪路、把人们的意识导向错误境地的目的。罗玉凤这个沉渣之所以能够泛起,罗玉凤这个“飞猪”之所以能够飞起来,就是有这样一股妖风把她吹起来的结果,就是想达到这样一个目的的手段。要想杜绝罗玉凤现象的出现,仅仅封杀罗玉凤是实现不了的,需要做的是尽快刹住吹起罗玉凤的那股妖风。而这股妖风,就是在诚博国际改开过程中,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利用改开实现全面私有。如果我们不能刹住资产阶级自由化、刹住全面私有化这股妖风,封杀了罗玉凤,还会有更多的罗玉凤泛起、飞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精英为什么变禽兽?
  1. 这样的执教理念,是帮助诚博国际足球发..
  1. 学华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1. 孩子,千万不要跟你的父母撒谎
  1. 沉渣是怎样泛起的?
  1. 力争活下去的华为即将面临的三大难..
  1. 在淡定与不淡定背后让我们看到了什..
  1. 孝女塔的传说
  1. 联想在委屈的闹什么?
  1. 是钱重要,还是人重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