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胜兵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医鬼谷子 - 张胜兵首页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
2019-11-29
字号:
    第二节 近现代中医肿瘤学的发展和认识

    我们这节课讲近现代中医肿瘤学的发展和认识。近现代随着自然科学的迅速发展和西方医学的大量传入,开始对肿瘤认识的中西汇通,开启了这个中西汇通时期,以张锡纯为代表的中西汇通派,促进了中医临床肿瘤学的发展,使中医学对肿瘤的认识也更趋于深化。张锡纯所著之《医学衷中参西录》,记载了“治膈食方”中提出用参赭培气汤治疗膈食证,参人参的参,赭代赭石的赭,参赭培气汤,详细阐释了食道癌或胃底贲门癌的病因病机及理法方药,

    其是新诚博国际成立以来后几十年来,这个中医学西医学,生物学和其他学科的这个技术进步,融合到了中医肿瘤学的发展里面,形成了一个综合性的学科,其所涵盖的内容包括了肿瘤的起因,发病、诊断方法、治则、治法与康复,以及抗癌中草药的筛选以及作用机理。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中医近现代肿瘤学的学科框架逐渐形成,并且得到了不断的充实和发展,那么现代中医对肿瘤学的认识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主要是这个西医的参入,比方说他们运用了外科手术,放化疗,靶向药等等,那么这个肿瘤癌症病人,大部分都是先采用西医治疗,西医治疗之后,由于放化疗手术靶向药的这个作用,出现了和以往传统肿瘤学不一样的证型。比方说,这个癌症病人采用了西医的手术,放化疗等多种方法之后,患者的脉象,舌苔症状都发生了相应的变化,而这并不是原有的肿瘤患者的表现,而是治疗过程当中对机体产生的作用,比方说这个鼻咽癌,放疗之后,舌诊常会有种种不同的表现,或干或光,或成紫暗,或有瘀斑,或红,或绛或青等等,这都是因为放疗而引起。那么在辨证时呢,我们要认识到放疗对这个外加因素的这一个加入。

    其实我常常这么说,我说这个当然也不一定完全对,但是,这是我的一些体会,就是我治疗了很多癌症患者大多数都通过化疗或者放疗或者手术的治疗之后,最后他们放弃了。西医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来找中医,他们抱着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这么一个心态,到我这里来治疗。而我长期跟他们说的是要跟你们治疗这个目前的这个癌症的话,首先得跟西医擦屁股,为什么说跟西医擦屁股呢?因为,他们治了之后,出现了一些烂摊子,这些烂摊子往往需要中医来跟他善后。不然的话通过放化疗,有些放化疗之后出现这个呕吐、恶心、有些伤了胃,有的头发掉完了,有的不能睡觉等等。都需要中医来调理。

    那么,目前为止,中医院校,中医药大学以及其附属的中医院,大部分对肿瘤癌症的认识,很大程度上参考了西医的这个治疗方案,我们很难说这是一种进步,或者是一种退步,或者说是一种尝试性的这一个突破,因为毕竟医学是以治病救人为目标,为宗旨。我常说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治病救人。对于纯西医的院校或者纯西医的大学的附属医院,他们绝大部分是反对中医治疗,反对中医的干预,采用纯西医的治疗方法,因为他们对中医不理解,因为中医它是一种哲学的医学,很多在西医方面的权威专家,如果自己不亲身体会的话,他们很难接受这个中医的这个思路,而在中医院校里面的,他们又以中西医结合为主,有一部分人是以西医为主,有一部分人中西结合,有极少部分是纯中医思维。所以说我们很难说,在目前为止,在当今的这个肿瘤癌症这个学科,很难说这个是进步,是退步,还是一种逆流状态。或者说是中西医在结合的过程当中产生了一系列的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那么,当今的这一个主流的对肿瘤学的认识上,继承了传统的内因、外因,又在了解了化学病因、病毒病因以及遗传等现代肿瘤学的有关知识后,有了新的见解,比方说在邪正关系上,假定肿瘤的形成是由邪引起,那么这个“邪”既有化学致癌因子、病毒病因的含义,又有传统意义上的外感六淫、饮食、内伤七情等等含义,两者具有兼容性,是对“邪”理解的深化。其实际上,这个致病因素无非是内因、外因、不内外因。这些化学病因,病毒病因以及遗传等等,其实早就包含在了中医学的内因、外因、不内外因里面。只不过在内因、外因、不内外因里面,更加的具体到了西医的某一些名称而已,比方说化学病因,病毒病因,那么这个病毒病因,我们中医上仍然把他当邪气,是吧!那么这些邪气如果是外感的病毒,那就是外感六淫,或者疠气,等等;只是把它更加的名称化,具体化而已,也并不是什么新的见解。近现代中医继承了古代重视正气”在发病中的意义,在肿瘤的正邪关系中,提出”正气”的重要性,古人说:“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那么这个”正气”,不但包含了有传统意义上的正气,而且还包括了免疫功能和一切已知和未知的机体对有害因子的防御功能,以及某些遗传因子等。

    那么,说了这么多西医的名称,说白了,一样用正气两个字替代,只不过是具体化到西医的一些名称而已,也没那么复杂。这个肿瘤癌症的发病,是正和邪相互作用的一种结果,也是机体防御功能和致癌因子相互作用的结果,那么这个致癌因子其实又是一种西医的说法,其实也就是一种邪气,那么机体的防御功能就是正气,其实就是正邪斗争的结果。可以这么认为邪盛正虚那么癌症就极有可能发病,这个癌症和肿瘤有可能发病,那么正气旺盛,即使有邪气,那么癌症肿瘤也不一定发病,所以仍然回到我们《黄帝内经》这个原文“,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几个字概括所有,就这么简单!那么在肿瘤的发病机制上,这个现代的某些学者也依据中医传统借鉴了近代肿瘤学在细胞水平、分子水平等方面的研究成果,比方说近代研究认为,这个癌症肿瘤的表现为增殖和分化的失控,增殖和分化的失控是正和邪关系失衡的一种表现。调整正邪关系,就有可能对增殖和分化的失控有所裨益,西医的研究可用化疗药来控制这个肿瘤的癌症的这个无限增殖,不少中药研究者也试图从中药中找到来杀灭癌细胞的“抗癌药物”,其实际上,他们的成果怎么样?其结果怎么样呢?试图从中药中找到杀灭癌细胞的药物,这个思路想法、是好的,但是我总认为,你在中药中能找到杀灭癌细胞的药物,这个已经是一种脱离了中医的辨证论治的想法,那么大部分的中药,他们的杀灭癌细胞是不如靶向药,不如化疗来得快,来得厉害,而中医的特长也不在于那杀灭癌细胞,中医的特长是辨证施治,调整正邪和阴阳,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如果说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想从中药中提取某种成分去杀灭癌细胞,这个倒是有可能,但是想找到某一味中药来替代放化疗的药物,或者说达到他们的效果,那无异于是南辕北辙,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我们这里举个例子,比如说:屠呦呦,她获得了这个诺贝尔奖,她在青蒿中提取的青蒿素,在治疗疟疾方面,有非常好的效果!于是乎她获得了诺贝尔奖。那么我们这里反过来思考一下,那么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究竟是归功于中医呢,中医中药呢?还是归功于西医西药呢?那么它所提取的这一个青蒿素究竟属于中药还是属于西药呢?其实际上屠呦呦,她本来不是一位中医,她也不懂得辨证论治,她只是在中医的这个古籍上,在《肘后方》里面找到了青蒿治疟疾的这种记载,于是乎就考虑在里面提取某一些成分来治疗这种疾病,她其实是借助了中药而运用西药,借助中药用的西医的这个理论,用西药的分子结构等等,是化学工艺的一种提取,归根结底还是一种西医。因为中药,一般都是大自然中本来就有的动物,植物,或者皮毛,或者粪便,等等,一旦是提取物,那么它就归为微观结构,微观结构属于西药范畴,大自然界中不存在的东西它提取出来的。那么这种实际上就已经没有辨证论治的这么一种思路,它其实是一种微观的,微观的就应该归属于西医,她只是借鉴了中医,在中医上找到了这么一个可能性,于是乎就提取。所以这一种是得益于中医服务于西医,最后的结果是,得到了一个治疟疾的提取物的这么一个好药,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而想从中药中提取杀灭癌细胞的这种情况,这种思路其实是类似于屠呦呦的这种思路,而它提取出来之后呢,应该也属于西药,是在中药中提取而已。

    那么在实验和临床研究中发现,那按照调整正邪关系的思路,运用辨证论治,尽管不用所谓的抗癌中药。对肿瘤增殖和分化的失控,增殖和分化的失控就是西医所认为的一种说法,就是癌细胞的这个恶性增殖。我们没有用所谓的抗癌中药啊,只是按照正邪关系的思路,运用的辨证论治,它居然达到了抗癌的效果,那么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中医的抗癌不在于抗癌本身,而是在于调整正邪和阴阳,在于辨证论治,辨证论治仍然是中医治疗肿瘤的核心思维。

    以我的这个亲身经历来举个例子,比方说我用这个半夏泻心汤,治疗过胃癌,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已经是胃癌晚期的病人,靠吗啡止痛的这么一个病人,自己已经受癌症折磨,准备好了老鼠药自杀的,随时准备自杀的这么一个老奶奶。大家应该都看到过这个病案,而且病人送来锦旗和我合影。我就用半夏泻心汤加减化裁。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根治了。怎么解释,半夏泻心汤本来就不是这个治疗癌症的方药,我只不过把她当一个心下痞,当一个痞症治疗,通过中医的辨证论治,她适合半夏泻心汤。我既没有用到蛇舌草,半枝莲,蝎子,蜈蚣,壁虎,山慈菇,穿山甲,藏红花都没用,就用的是半夏泻心汤,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抗癌中药。我用的半夏泻心汤合失笑散加减化裁的,这个病案在庸胜堂的公众号里面有。当然这个病在中医肿瘤学的这本书里面,我也会把完整的资料经过写上去。有的人可能会问了,半夏泻心汤合失笑散是不是运用到了人参和五灵脂,人参和五灵脂是不是违反了十八反十九畏。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很多十八反十九畏,我平时都在常用,人参和五灵脂是我常用治疗这个顽固性的胃痛,胃病,属于气虚血瘀型的。常用的,因为人参补气,五灵脂活血止痛,这两个药在一起,如果说真的有十八反十九畏,那么它们就是相反相及,相辅相成,以毒攻毒。但是我在正常人身上也用过人参、五灵脂。也就是说,没有这种气虚血瘀型用的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那人参五灵脂只是我常用的一种违反十八反十九畏的这个药对。关于这个十八反十九畏,在我的《医门推敲》第一部里面,对古往今来的这个违反十八反十九畏的一些方子里面,罗列得很清楚,有一部分确确实实出现过意外,但是有大部分都有临床佐证,那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特别是对证的时候,那是没问题的,比如说海藻、甘草,海藻玉壶汤里就有海藻和甘草。那附子和半夏也能常用。所以大家还是要多研究,多看书,多临床,不能够把这个十八反十九畏太局限了。在《医门推敲》第一部第一讲内科篇,里面肉桂赤石脂汤,第一版的第77面,这个汤药肉桂赤石脂本来就是相反的,但是这个汤药呢,特别把这个方药列出来,后面在79面附了十八反十九畏的相关文献,大家可以下去看一看。

    我们看看近现代中医肿瘤学的诊断与辩证这个治疗方面,它有哪些跟以往的差异,跟传统的中医肿瘤学的差异。那么,近现代的中医肿瘤学在诊断方面既继承了四诊的内容,望、闻、问、切,又采用了现代医学的诊断方法,那么这个现代医学的诊断方法,我的意见是不要将现代医学的诊断,作为中医医师开方的依据,或者说不要太受他的影响,至少要有一个纯的中医思维。那么根据望、闻、问、切采集的资料,通过八纲辩证,这个八纲辨证,脏腑辨证,气血、津液辨证等等方法,这些辨证方法,我在中医诊断学里面,中医基础理论,里面已经早就讲得很透彻了,通过这些辨证方法加以分析归纳,来辨别这个肿瘤的证型,那么这在肿瘤的诊断过程当中,是非常重要的,是指导我们开方的依据。对于某些没有症状的肿瘤,这个西医的诊断确实有一些帮助,打个比方,比方说我们通过西的检测,发现了早期的肿瘤,癌肿。那么根据传统的诊断,我们仅仅通过望、闻、问、切来诊断的话,很有可能我们发现不了,可以说在早期的癌肿里面。中医没有办法能发现他已经有癌肿,但是我们只能够通过他的这个四诊八纲来调节它的这个脏腑气血。而西医诊断的这个介入有助于我们更有针对性的开药。打一个比方,比方说通过B超显示这个病人肝上长了肿瘤。那么肝上长了肿瘤,由于它不大,病人并没有任何临床表现。那么这个时候西医通过一系列的这个手段之后,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不介意动手术或者说没有到动手术的指标。于是乎就希望能够保守治疗,那么这个保守治疗,有些人就找到了中医。那么请问这个病怎么看,我们怎么治疗,因为病人没有临床表现,又没有胁痛,又没有口苦咽干,什么症状没有,仅仅是通过这个西医的检测,发现了肝上有这么个东西,那么如果是按照中医的治疗的话,中医可能会根据他的舌脉,四诊八纲来给他列出一个整体调理的方药,这样我们就没有针对性的对这个肝上的东西进行治疗,那么,有了西医的检测之后,那么我们的针对性就更强,如果发现他肝上长了个东西,那么我们通过中医软坚散结、活血化瘀、健脾化痰等等的治疗方法,通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再去做检查,消失,病人痊愈,是吧,那么如果说没有西医的这个检查,我们怎么去下药去消失这个肿瘤呢,你比方说他肾上长个囊肿,我们中医是没有办法,摸脉说你肾上长了囊肿,但是我们中医可能会判断他体内有痰湿。但是有痰湿的这个方向很多、很广。有的痰湿聚集在肠道,产生的是胃肠疾病,有的痰湿在肺部,出现的是肺部的结块,有的痰湿在这个颈部,可能会产生瘿瘤瘰疠;而有的痰湿在肝上肾上,可能出现肝囊肿,肾囊肿。那么通过B超显示他肾上有囊肿,这样我们开药确确实实有针对性,那么我们可以将软坚散结化痰的药加上去,那当然病人可能会有舌苔腻呀,或者脉滑呀等等,但是病人没什么临床反应,临床表现没有。那么我们再加点川牛膝引药下行,等等。那么这就是西医的介入,西医的诊断,对中医的诊断治疗,开方起到了部分的指导性作用,但是这个指导作用,不能改变中医的辨证论治。

    即便是你用中医去治疗它,也不能够刻意的去认为囊肿一定全部都是痰湿,血管瘤就一定都全是血瘀,不能这么去对号入座。而是要通过望、闻、问、切,如果舌苔腻,我们用化痰湿,如果是舌下脉络瘀阻,舌质有紫暗,我们用活血化瘀,仍然还是要通过中医的四诊合参来针对性的下药,但是西医的诊断结果确确实实是有助于中医药的更准确的方向性,这个是不容置疑的。

    但是在这里我有必要提一下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西医诊断结果都能够指导中医开药、开方,或者说影响中医中药开方,打一个比方,比方说有一些病人,他肝上长了肿瘤,他就特别在意自己的肝功能,隔三差五去查个血,查一下肝功能,对这种病人呢,我是把他们没有办法,我长期跟他们说,肝功能根本就不能判断你的肝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是否有生命危险,有很多肝癌患者,肝功能是正常的。这些在临床中是很常见的,不要局限在一些数据上。

    有一些病人就特别在意,你跟他解释也没有办法。比如说有个病人呢,他转氨酶高,于是乎他就跟医生说,医生,我的转氨酶很高,我这次来开中药的目的就是那个降转氨酶,我说你降转氨酶找我干嘛?你找西医呀,西医降转氨酶的药比中药快得多,他的优点就是很快降,缺点就是马上反弹,很有可能你早上查的转氨酶和下午查的转氨酶都不一样,你今天心情好和明天心情不好,他转氨酶也不一样,你的数据有意义吗。那有些人就说中药里面的五味子可以降转氨酶,于是乎大家拼命的吃五味子,想去降转氨酶,对不起,有些人是有作用,有些人是没作用的,对证的人有作用,不对证的人没作用,中医的核心仍然是辨证论治,仍然是要对证。那比如说我去年治过一个病人,然后他就跟我说,张医生,我这个转氨酶有问题呀,我的目的就是降转氨酶,我说我是给你治病,不是给你降转氨酶,中医要从整体上看,不要看一城一池的得失,我们要得的是天下,格局要大。那没办法,他有这个要求,说下次我做检查,转氨酶如果不正常,那你就枉为名医,你把他怎么办,有时候也没办法,这种病人,好吧,那你给他降吧,那按照所谓的降转氨酶的药给他开,对不起,没效,我跟他说了,你看我给你用的什么药,都是降转氨酶的,你看到啊,它的化学分子结构啊,有多少临床反应,那这个结果显示他能够降转氨酶,你看你吃了你没降转氨酶。我说你不能按照你这个方法来,还是按照中医的辨证论治来,于是乎,我就按照中医的辨证论治,我不用五味子这些药了,他属于肝郁脾虚,我就疏肝解郁,健脾。结果呢,再去查,转氨酶正常了,这就叫用中医的辩证思维来治疗,而达到了西医想要的结果。

    所以呀,中医他是一个高屋建瓴,从整体入手啊,不在乎一城一池之得失,在乎整体,整个大的这个战役是否成功,所以我们每一个好的中医都应该是一个战略家,从大的方向去把握整个脉络,而不应该局限于某一个点,这样就会钻入死胡同,就会将原有的中医思维西化,中医思维西化之后。那肯定是疗效大打折扣,甚至是成为伪中医、庸医。

    由于这个西医引入,而西医目前为止,在医学领域占据统治地位,所以呀,它也影响了很多的中医大夫。那么目前为止,当今中医界在治疗肿瘤,癌症的思路上,大部分出现了以下几种情况,第一,这种人呢,完全从抗癌着手,采用多种中草药,包括虫类药,矿物药以及相当具有毒性的药物进行治疗,还有从各种中草药里提取制剂来对癌症肿瘤进行治疗。这种人呢,他的方子一开,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来,舌蛇草、半枝莲、山慈菇、壁虎、蝎子、蜈蚣、穿山甲、藏红花,有的甚至用到了蟾蜍、砒霜等等,他们这对不对呢,如果说确实属于对证治疗,辨证论治的倒也可以。但是,如果所有的癌症病人,他们都采用这样的治疗手段的话,我个人认为他应该去学西医,专门去研究靶向药,放化疗,可能比这来的更好,所以我个人观点,不代表所有人的观点,这种手段是不可取,或者说不完全可取的。

    举一个例子,但是我不想点名,因为这个名医他是一个他的头衔是全国名老中医,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呢,他是我心中崇拜的偶像,这位全国名老中医呢,是癌症抗癌,中医抗癌高手,当时我学中医还没入门,什么都不懂,因为他头衔高,我就崇拜,也相当于一种盲目崇拜吧,等到我学医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再去看他的方药的时候,我发现我以前是不是崇拜错了,为什么呢,他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这种人,所有的癌症几乎都是抗癌药抗癌的中药一起上。在他的方药里面,看不出辨证论治的影子,只能看到抗癌中药的累加,他治好多少癌症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例子,足以证明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为什么呢,因为他自己得了肝癌,拒绝一切中医的治疗手段,找到了最好的西医医院,动了手术,一个月不到人就去世了,从此以后,关于他的事,抗癌专家,全国名老中医的消息全部没有了,为什么呢?一个中医抗癌高手,自己得了癌症,不相信中医,采用西医治疗,一个月之内就去世了。为什么一个中医的抗癌高手,全国名老中医,治疗了几十年的癌症病人,自己得了癌症之后,去用西医的手术方法进行治疗,而且死得更快,充分证明,我估计他也没治好几个人,可能是在体制下,在中医药大学里面,时间久了论资排辈,评了一个全国名老中医。然后不知道他怎么搞的,成了一个当时诚博国际著名的中医抗癌专家,最后得了癌症,西医手术一个月之内去世。这是令人痛惜的同时也反思他本人究竟在抗癌方面究竟有多高成就。好,这是一种抗癌的。

    另外一种呢,是以传统的辨证论治为主,使人体发挥其自身调节功能,以控制肿瘤癌症,适当的运用符合基本法则的所谓的抗癌中药,那么这种人呢,就比刚才那种人要强的多,因为他最起码用到了辨证论治为主,适当地运用了所谓的抗癌中药。这也是有中医思维的大部分中医专家所采用的治疗手段,而这种手段呢,确确实实能够为很多癌症病人延长寿命,甚至有部分病人治愈。

    那么还有第三种人呢,是完全不考虑西医的癌症肿瘤,这个观念纯粹与纯中医辨证论治,基本上是以一个中医的辩证论治来治疗,所谓的抗癌药物不怎么用,那么这种人呢,他在调节阴阳,调节整体,让病人与癌共存方面效果不错,甚至有些病人通过这种治疗,最后慢慢根治。那么这种传统的辨证论治的,完全不考虑任何西医因素,也不刻意地采用所谓的抗癌中药,这一种呢,基本上回归到了纯中医思维。

    比方说,我刚才所说的用半夏泻心汤来治疗胃癌,一味抗癌中药都没用,这个就是按照第三种思维,以纯中医的辨证论治为主,当然我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第三种类型,第二种类型也采用。比方说有一些癌肿特别大,你必须得用一些所谓的抗癌中药,他们这里所谓的抗癌中药,我是把它区分开来的,把它分为凉性,寒凉的和温热的,那么首先辨阴阳。如果说这个肿瘤属于寒症,我肯定要用一些温性抗癌的中药,如果这个病人属于热性,我就用清热解毒类的所谓的抗癌中药。但仍然没有脱离辨证论治和阴阳大法这个大的法则。所以我个人的观点是趋向于第二种和第三种,第三种是癌肿属于弥漫性的,或者说属于这个肿块并不特别大的。那么我们用第三种纯中医的这种思路。如果说癌肿特别大,我们采用第二种,以辨证论治为主,然后再适当的辅以符和基本法则的这个所谓的抗癌中药,其实这里所谓的抗癌中药就是,要么就是清热解毒的,比如说舌蛇草、半枝莲,要么就是软坚散结的,比方说牡蛎、大贝、鳖甲,要么就是虫类攻伐性的,比如说蝎子、蜈蚣、穿山甲等等,只要符合基本法则可用,还是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之上。那么,第一种完全从抗癌着手的这一种,是违背了中医的这一个辨证论治的基本法则的,但是纯从抗癌着手的。对于外治法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你说在内治法你不采用辨证论治,你这个我是不赞成的,但是在外治法,他又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比方说像吴师机,它采用了一些膏药丹药,膏丹丸散,在外面,从外敷药的一些抗癌药的这个运用。确确实实是在某些癌症上是行之有效的,比如说这个乳腺癌,我们用外治的一些抗癌类的这个中药磨成粉末,然后用醋啊,或者其他东西调,然后外敷,确确实实可以达到一些效果。这个癌症肿瘤到了中晚期以后,症状变化很多,我们作为医生不应该随着这个症状变化而改变对某一种癌症的整体辨证体系,我们症状变化多,但是我们随证治之即可。这个对症治疗,西医喜欢对症治疗,虽然说对症治疗在某些时候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环节,对于缓解某些症状,是有临床意义的,但是不能用西医的对症处理来取代中医的辨证论治。辨证论治是中医治疗的精髓和核心,是有别于西医治疗的中医特色与优势之所在。

    那么,对于肿瘤癌症本身所具有的特殊性,中医肿瘤学在治疗,在临床治疗过程当中,应当掌握以下几个基本原则,第一,整体辨证与局部辨证相结合,第二,辨病与辨证,第三,辨标本缓急,第四,综合治疗观。

    好,我们先看一下,第一个整体辨证与局部辨证相结合,这个肿瘤,这个病是一个全身性疾病的一种局部表现。因此要掌握整体与局部对立统一的辨证关系,对肿瘤的治疗至关重要。肿瘤病的发展过程,是一个因虚致实,因实致虚的恶性循环过程,虚者全身虚,实者局部实。在疾病的发展过程当中,局部实质性病灶能使受侵脏腑组织受损,并能够影响到全身,产生全身各系统功能失调和形态变化。反之,全身整体状况的好坏对治疗的成败又是非常关键的因素。打一个比方吧,比方说肺癌,或者是说有其它癌症转移到肺或者胸腔的癌症,最后出现的恶性胸腔积液。我们用中医的治疗方法,比方说这个用这个葶苈大枣泻肺汤,或者十枣汤啊,都能够治疗恶性胸腔积液。那么这个恶性胸腔积液是一个局部的这么一个反应,但是他却影响到了整体,为什么恶性胸腔积液,很多人会去胸闷咳喘,那么影响到其它的脏腑了,但是我们用葶苈大枣泻肺汤也好,十枣汤也好,那治疗了这个恶性胸腔积液之后,他只是治疗的局部,这是局部。对于整体来说,它并不是根治的办法,但是他却是局部的治疗方法,因为这个局部可以影响到其它,比如说你咳喘之后你就睡不好,睡不好之后就更加影响你的气血。那么反作用,你胸腔积液就会加重,所以形成了这么一个恶性循环,导致你全身整体状况都不好。而全身整体状态的好坏呢,它又影响局部,比方说我吃不好,睡不好,拉不好,那就吃、喝、拉,这个肿瘤,肿瘤病人能吃能睡,大小便正常又不疼,不管它有没有转移,他的预后都会好一些,即使没有转移的肿瘤和癌症,如果不能吃,不能睡,又非常的疼痛,那么这种预后就差一些,因为这个全身状态不好。

    第二个辨病与辨证。辨病与辨证,辨证更重要,为什么呢,打一个比方,一个病人过来,他出现了半夏泻心汤证,你运用了半夏泻心汤,但是你可以不知道他是不是得了胃癌。因为胃癌就是一个西医的病名,中医他不就是一个痞症吗,是吧,所以说辨证更重要,更优于辨病,中医是对症治疗,又不是对病治疗,所以辨证更重要。

    第三个,辨标本缓急,标本缓急是肿瘤这个认知过程当中的一个重要原则。因为中医学始终强调“治病求本”,针对肿瘤病,凡消除内外致病因素,调整气血阴阳,脏腑功能失调,控制和消除肿瘤病变均为治本之法。那么恶性肿瘤的各种并发症和疾病过程中出现在急迫症状,有些甚至直接威胁到病人的生命,那么这些症状均属于标。比方说出血,疼痛、胸腔或者腹腔积液等等,那么这个都是治标,那他出血,你给他止血了,那他属于中医的哪一种血证,你就用哪一种血证的方法进行止血,那么这个治标,疼痛你就止痛,但是你不能说把痛止了之后,他的癌症就好了吧,这个也是治标。那么胸腔积液,腹腔积液,用十枣汤,葶苈大枣泻肺汤等等等等,你也是一个治标,这个恶性肿瘤通常表现他是很复杂的症型,临床当中呢,当标本兼顾,为什么说我们这个治标和治本,标本缓急,因为有一些治标的,正所谓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有一些标症出现了之后,如果你不立马解决,那病人就有可能死亡,比方说这个肝癌,西医所认为的肝癌门静脉高压引起的出血,那很有可能病人吐几口血之后就当场去世了,你就赶紧止血。那它表面上是得了肝癌而去世的,其实际上它是吐血而亡,所以说他死于肝癌的并发症出血。那么我们在止血呢,只是说把他的标治了,让他现在不出现问题,是治标的一个过程,我们本着一个急则治其标,我们留人治病,以留人治病为法则,先让人活着,然后才能治病,然后再缓图治其本,甚至与癌共存,然后缓缓的彻底的击败它,以达到根治之目的。

    好,我们再看一下,第四个方面综合治疗,由于肿瘤的复杂性#、特殊性,中医强调肿瘤的治疗当中强调四个字“杂合以治”。所谓"杂合以治”,与现代“肿瘤综合治疗”颇相似,主要是根据不同肿瘤不同阶段的临床特点,运用中医的整体观和辨证观,有计划地、合理的应用各种治疗手段,改善患者体内脏腑阴阳失衡的状态,提高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最大限度的延长生存期,并且提高其治愈率。它既包括了中医的综合治疗,比方说:内服、外敷、针药并用、食疗、气功导引的等等的参与。

    还包含医学心理学,心理治疗学。心理治疗学,医学心理学对肿瘤病人都十分的重要,那可以说是相当的重要,有的人心态好,甚至可以自愈,自己好了,那当然是少数;有的人呢,他对中医充满了信心,他对生命充满了渴望,心态积极的效果就特别好,那有一些病人本来不是什么大病的,不说是肿瘤癌症,就是个普通病,他觉得治不好了,放弃了。那有些中风偏瘫的中风偏瘫后遗症,坐在轮椅上,有的人坐好几十年都坐,但是有的人在轮椅上坐一年死了,他死于什么,死于丧失信心,他觉得我这样活下去是个废人,治不好了,他有没有自伤,他完全就是丧失了信心之后,慢慢的,慢慢的他就死亡了,他为什么死亡,并不是病死的,他是没有信心了啊,没有信心这种低落的情绪影响到体内气血的运行。所以这个肿瘤病人,家属的鼓励,这个病人对医生的信任程度,以及病人的这个心态,人生观,价值观,这个都非常的重要。

    好,那么关于近现代中医肿瘤学的这个认识和发展,我们就讲到这里,关于这个中医肿瘤学,从古至今的认识,直到今天对这个中医肿瘤学的认识,基本上就讲完了。

    下节课呢,我们讲肿瘤的中医命名与分类,以及肿瘤的中医命名对照的西医名称。好!这节课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张胜兵,号中医鬼谷子,祖籍湖北汉川,临床医学硕士。国际中医传承机构《庸胜堂》创始人,中医临床著作《医门推敲》系列书作者,北京胜永祥中医创始人、董事长、首席中医专家,武汉国际名医张胜兵工作室主人,中医师带徒“一带一路”国际名师,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之《国药盛典》顾问,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东方医学院客座教授,俄罗斯中医药学会名誉会长,第十届世界养生大会特约专家,第十五届世界中医药大会讲课专家,首届国医节首席讲课专家和名医评委,2018年年度最具影响力中医奖获得者,湖北中医药大学张胜兵中医奖创办人,湖北中医药大学优秀校友,2019年“一带一路”中美俄国际中医药高端大会授予“国际优秀中医讲师”称号,获得“国际最具影响力中医奖”(全球唯一一个获得此奖的八零后中医),为一代国医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老中医、诚博国际著名中医学家、诚博国际著名的“内经王”、“活字典”、当代中医泰斗李今庸教授的关门弟子。曾先后抄方学习于诚博国际著名伤寒泰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老中医、诚博国际著名中医学家、一代宗师李培生教授(已故)和著名金匮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老中医田玉美教授,针灸习于著名针灸专家宫廷御医第三代传人“中华神针王”王修身教授。本科毕业于湖北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研究生毕业于安徽中医药大学中医内科专业,研究生导师为安徽中医药大学一附院干部心血管内科姚淮芳教授,并发表论文《欣舒颗粒治疗高血压合并抑郁的临床研究》。大学期间因治疗一例肝硬化而声名鹊起,临床主张中医不能脱离民间,经常走访民间,遍访民间高人,收集民间土方,秘方,偏方,且常年行医于民间,并结合各位老师的经验特色,逐渐整理总结逐渐形成自己独到的理论与实践结合,并将自己的临床心得体会整理成书《医门推敲》,书中毫无保留的首次公布了其多年收集的各种土方,秘方,偏方。临床中擅长针灸与方药结合,针药并用,在内,外,妇,儿,男,皮肤,肿瘤癌症等多科疾病均有独到疗效。随着《医门推敲》第一部的出版,获得了全世界读者的广泛好评,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和中医爱好者突破地域和年龄的局限,前来拜师,遂创业《庸胜堂》,沿袭恩师李今庸教授的治学风格,传承中医,发扬国粹,广收门徒。弟子遍布欧、美、澳、亚洲,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瑞士、丹麦、日本、台湾等地区和国家,国内弟子几乎遍布诚博国际每个省份,并于2016年在武汉举行了传统的收徒仪式,为中医界一大盛事,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政策将中医事业向全世界的推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次年,出版《医门推敲贰》,并举行了第二届收徒仪式;再年,出版《医门推敲叁》,并举行了第三届收徒仪式,又年,出版《医门推敲肆》,《医门推敲五》,并举行了第四届收徒仪式。世界华人周刊对其进行了专访,称其为“世界八零后中医领军人物”、“诚博国际历史上出版中医专著最年轻的中医”、“新生代中医的杰出代表”、“中医治疗疑难杂症和肿瘤癌症达人”!(张胜兵电话及微信号:18771118080,17771604880,15701481888,qq280368498)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
  1.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
  1.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三)第..
  1.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二)第..
  1.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一)第...
  1. 第十七讲 藏象学说
  1. 第十六讲、精气血津液神之间的关系
  1. 第十五讲精气血津液神之神
  1. 第十三讲 精气血津液之血
  1. 第十二讲 精气血津液之气(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