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企业家、投机商人、资本家
2019-09-09
字号:
    前些天的某个晚上,某个我经常挖苦、奚落、骂他的老板朋友请我吃饭(以下简称他为某老板)。知道不是什么好饭,但不知道他又憋得什么“坏”(由于我对他一直就没好话,他也就一直想着从哪里找补回来,我俩也就一直这么经常的联系着和斗着。),也就抱着好奇的想法还是前往赴宴了。

    到了饭店一看,认识的、不认识的已经坐满了一桌子。那些不认识的,看穿戴、看派头,就知道是什么人了。落座后一一认识了一下,果然都是些商场上的成功人士。我问某老板,搞这么大个阵势,请我一个穷书生和你们一起吃饭,什么意思?不怕搅了你们的雅兴吗?他说,大家听说你是研究经济学的,而且在研究华为、研究企业怎么治理,都想跟你学习学习。

    我一听是这样,也就大概知道他要干啥了。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学习可以,但学费很贵、学习时间也是很长的。这一顿饭肯定不行,每个人排着队请一顿,几圈下来都不行的。

    话虽这么说,但私下里还是很愿意和他们聊聊的。难得能在课堂外一下子见这么多老板,还是自愿的、并且还是自由平等的进行聊天,很不容易的。毕竟他们是做企业的,我是研究企业的,也算是有共同话题,在一起聊聊肯定没有坏处的。果不其然,聊着聊着,就进入正题,并且由集体“学习”变成了集体“批判”。

    “学习”自然是从对华为的认识和了解开始的,“批判”则是由我的一句话引起的。谈到华为,我感慨说,任正非是当今诚博国际少有的、真正的企业家。在诚博国际,没有几个老板能称为真正的企业家的。某老板抓住我这句话,开始挑起事端。他接着我的话反问,你这样说,那我们这些人就都不是真正的企业家了?你告诉我们,我们这些人都是些什么家?

    我就是一个书生,自认为很坦荡、很磊落,自然是不怕亮明我的观点的。特别是对某老板,我就更不会跟他客气、给他留面子了。我心想,在下面你经常被我挖苦奚落,今天弄这么大一个阵势,请了这么一大帮子老板,想找回来,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在纸面上、文章里,我对他的称呼经常是某老板,对他的认定,是资本家、是投机商人、是土豪。在下面,我直接称他为奸商。他很想让我尊称他为企业家,但我认为他不是。既然不是,就不能把这个称呼给他了。

    因此,我回答他:“你们这些人,要么是资本家,要么就是投机商人,真的没有真正的企业家”。我告诉他们:我认为,在今天诚博国际这样的土壤和空气中,是很难生长出真正的企业家的。任正非是个另类,是一个特殊的品种,很稀缺、也很珍贵的一个品种。就像袁隆平搞杂交水稻,杂交出的那个优秀种子一样。所不同的,袁隆平搞的是人工杂交,而任正非是野蛮生长的。

    我这样说,就是故意要刺激一下他们,看看他们什么反应。果然,我这样一说,也就一下子把饭局搞的紧张起来。

    老板A:既然你说我们都不是企业家,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

    我:企业家是通过投资创办企业,并依靠企业法人这样一个社会组织,在企业中组织劳动、领导劳动、参与劳动,影响组织为社会提供商品和服务的那样一类人。

    老板B:那你说我们这些人是没有投资创办企业,还是没有依靠企业组织劳动、领导劳动、参与劳动来为社会提供商品和服务?

    我:这些在你们身上都有。

    老板C:那我们怎么就不是企业家了?为啥任正非这样做就是企业家,而我们这样做就变成了资本家和投机商人?

    我:你们都听说了上海那个大老板的事了吧?他曾经被人们称为成功的企业家,但他现在是什么人了?起码应该是犯罪嫌疑人了吧?还能称他为企业家吗?

    老板D:盛老师,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你怎么能拿我们这些人和他比?要不是看在某老板的面子上,我真想拿酒杯砸你了。

    我:你不用着急,我只是给你做个比喻,告诉你,你们为什么不能称为企业家。企业家是一个特定的称呼,只有不做投机和垄断投机、仅仅是组织劳动、领导劳动、参与劳动的人,才能称为企业家。

    如果你具有别的不同于企业家的行为,那就不能称呼你们为企业家,只能用别的、不同于企业家行为相对应的称呼来称呼你们了。特别是当你们的主要经济活动,不是在做组织劳动、领导劳动、参与劳动的工作,而是在做投机和垄断投机的时候,就不能称呼你们为企业家,只能称呼你们为投机商人和资本家了。

    做投机的就是投机商人,做垄断投机的就是资本家。

    你看人家任正非,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做组织劳动、领导劳动、参与劳动的工作。没有看到他做投机和垄断投机的生意,所以我会认为任正非是少有的、真正的企业家。而你们是这样的吗?

    老板E:盛老师说的有道理,好像是那么回事。

    某老板:你少拍马屁。

    老板F:什么家不家的,叫啥能咋地,只要叫我们挣钱就行了呗。

    老板A:你俩别搅合,坐那老实喝酒。我们和盛老师好好学习学习。这样吧,盛老师,你认为我们不是企业家,可那些管理学家、经济学家,给我们讲课的时候,一直都称我们为企业家的,这你怎么解释?难道你比他们都高明,他们都不如你?

    我:这很简单,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需要你们,必须把你们的企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否则他们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另一个原因就是你们想让他们这样称呼你们。你们在做生意,他们也是在做生意,你们之间就是在做生意。他们给你们讲课、给你们设计企业治理结构、给你们制定各种制度、教你们各种管理方法,最后挣你们的钱,如果他们给你们设计完了,把你们的企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不称你们为企业家,称你们为投机商人和资本家,你们还能接受他们吗?他们还能挣到你们的钱吗?

    如果满世界都是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了,他们再去贩卖他们的经济学和管理学理论,他们还有市场吗?他们还能存在下去吗?所以,他们要抢在别人前头把企业家的名称授给你们,这样,他们就可以安心的挣你们的钱了。

    他们是为了挣钱,我们是为了做学问,当然也挣钱,但挣的是劳动,而不是投机、是放弃原则的投其所好。你认为我们说的对,就接受。认为我们说的不对,我们也要说,可以不挣你们的钱。市场经济,自愿的,对吧?

    老板E:也是。盛老师,他们称我们为企业家,你非要说我们是投机商人和资本家,我们什么家不家的倒无所谓,那你们谁对谁错呀?你们争论,别拿我们当靶子呀。

    我:谁对谁错咱们不在这里讨论,今天既然你们想搞明白你们是什么家,我们今天就讨论你们。就好比说,医疗专家为了你们的健康,告诉你们,生活要规律,饮食要控制,平时要多活动,不要把自己的神经搞的太紧张了。有些人感觉对,就听了;有些人感觉对,但就是不听,因为他做不到;还有些人根本就不认为那些医疗专家说的是对的,自然是不会听的了。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感觉是对的,但就是做不到。那么对不对看什么?看结果。如果听了的绝大多数身体都比那些不听的好,那就说明人家说的是对的。是这个道理吧?

    对你们来说,企业家不企业家的没啥区别,不耽误你们做生意。但我说做企业家对你们有好处,你们做投机商人和资本家没有好处。他们说你们做投机商人和资本家就是企业家,那就看你们听谁的了。如果你们感觉他们说的企业家对你们很受用,你们自然会听他们的,但对错最后还是要看结果的。是做企业家好,还是做投机商人和资本家好。

    你们如果认为任正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或者说让你们做根本就做不到,也不屑做,不做也照样挣钱,那你们还是做你们的投机商人和资本家的好。如果你们真的想做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我们帮你去进行校正、规范,培养做企业家的能力和习惯,做成做不成去体验一下,也未必就是坏事。老话说,富不过三辈。三辈是多少年?不过几十年。现在的企业平均寿命都不超过几十年,甚至诚博国际的更低,都不超过几年。如果真的学任正非学好了,搞他个百年老店,甚至能够更长,有啥不好?

    再说,你们做企业做的都很辛苦,甚至有的做的已经很困难了。还有的,年龄也不小了,就是退不下来,只能拖着个疲惫的身子在那里硬撑着。只要当老板的一有点什么情况,企业就会出现大的动荡,这只能说明你们的企业结构设计的不合理、不健康。如果结构设计合理了,设计健康了,谁做都应该是正常的、健康的。

    如果能够把企业做的轻松一些,做的更长久一些,做的更合理一些,做的更健康一些,做的更自如一些,想干就继续干,想退就可以退下来,个人少挣点,企业做的更长久些,不是不应该,也不是做不到,而是你们没有意识去那样做。

    在内部,让大家都多得点,关系搞的更和谐、更一致、更友好些,上下同心、利益一致,让你们的员工都能真心实意的帮助你们做企业,而不是让你们天天和你们的员工都保持一种敌对状态,不得不逼着他们、哄着他们、赶着他们、监督着他们工作。

    在外部,和经济环境各相关方都搞的很紧张,天天都是处在一种被逼着做、绷紧神经在做、勾心斗角的去做的状态,而不是合作着去做,协作着去做,共同的去做。

    如果我们告诉你们,有一种好的办法,不做投机商人和资本家,做真正的企业家,可以让不管是老板还是员工,都能进入很轻松的愿意做的状态,这是不是就更好一些,效率更高一些,内外部交易成本更低一些,是不是你们就可以更轻松一些,该退的时候就可以放心的退下来了呀?

    老板B:那你说任正非天天做的是很轻松,还是很紧张呀?他不是说他天天都如履薄冰的吗?他不是说他天天都在为活着而战吗?我们不都一样吗?

    我:你们不要听他说,要看他做。他天天说的很紧张,反而做的很轻松、活的也很轻松。大家都认为很难的事,过不了两天,就让他们给鼓捣出来了。而你们坐着大奔、行走在各种交际会所,给人家的印象好像天天很潇洒、很轻松,可你们做点事你们不觉得很难吗?不要说别的,就是为了摆平和员工、和股东的关系,你们都搞明白了吗?

    老板B:我还是搞不明白,你们一会企业家的,一会资本家的,你们到底要我们怎样?

    我:别人要你们怎样我不知道,但我的想法很清楚,也很简单,就是要让你们做企业做的更轻松些,要让你们把企业做的更健康些。就像医生告诫关心你们的身体一样,我是关心你们的企业。至于你们做到做不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基因很重要。

    老板D:我听明白了。别说那么多了,你不是专家吗?你告诉我,我们这些人里,听了你的,谁能做一个企业家?谁做不成?还基因都出来了。

    我:别人我说不好,但你,我可以肯定,你做不了一个企业家了。

    大家:大笑。

    老板D:你给我说说为啥?

    我:做企业家是做共享、做民主,而不是做独裁、做分封。

    老板D:废话,企业是我的,我不说了算谁说了算?怎么个共享和民主法?像国企那样,谁想咋地就咋地吗?那不可能的。

    我:别提国企,国企现在也不那样了。

    老板D:国企都不那样了,你让我们私企那样,这不是扯淡吗?

    我:所以,我说你肯定做不了企业家了,你根本就不懂做企业是怎么回事。你做企业就只知道做独裁、搞分封,搞垄断投机,这是典型的资本家。

    老板D:别扯那没用的。那会咋样?你们要把我们咋样?打土豪分田地?

    我:那倒不是,您多受累罢了。人家给你少干点,你也给人家少分点就是了。

    老板D:哈哈,我倒没感觉有多累。大家伙说,我们很累吗?

    我:那是你有超强的领导力,以及你领导有方,还没有到你需要受累的时候。当你干不动的时候,你需要把企业交出去的时候,你就会感觉累了。不信就走着看。

    老板A:你俩别吵了。这样,盛老师,我再问你个问题。你刚才不说基因吗?你都说我们不是企业家,而是投机商人和资本家了,那么就说明我们的基因都是投机商人和资本家的基因了,那你的那些东西还怎么改变我们呀?

    我:现在不是有了转基因了吗?你只要需要,可以给你进行转基因处理呀。

    老板A:那么空气和土壤又怎么解释?

    我:华为这样的另类和珍惜品种就这点好,对空气和土壤具有强大的适应性,可以在任何土壤和空气中生存和生长。你看华为,在美国那么强大的压力下,不是照样在顽强抗争吗?人家现在都喊出了“战胜美国”的口号了。换做你们,你们行吗?不给你们做转基因处理,你们能强大起来吗?诚博国际能强大起来吗?就你们这些企业,有一个算一个,别说美国了,就是银行老板给你们一断贷,你们个个都要趴下。

    老板E:盛老师,我问您个问题。您刚才说了,大多数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都需要我们,也很依赖我们,土壤和空气也很适合我们,我们这些企业如果转型,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不支持我们了,土壤和空气也不适合我们了,那我们怎么生存?

    我:转型是让你们转的更强,更适应市场,更具市场竞争力。您看华为,是不是生命力比其它企业要强?竞争力是不是比其它企业更具压倒性?如果你们不去做这样的企业,让你们的竞争对手做了,你们将来所面对的会是什么结果?

    我告诉你们,市场竞争绝对是价值守恒零和博弈。在市场中,当你的竞争对手变的逐渐强大的时候,就是你们自己变的逐渐衰弱的时候。你不强大起来,就无法再参与市场竞争。我不主张所有企业都转型,那不现实。但适合转型的企业,并且有了这个愿望,就可以试着做一下。实际上这也可以看做是一个商机。

    在有些事上,当大家都不做的时候,你去做,而且是符合经济学原理,且能够做好的时候,你就具备了超越一般企业,成为最优秀企业的机遇。华为已经表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具有压倒性的市场竞争力,我坚信华为模式,也就是我们要推广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也一定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竞争力。

    某老板:……

    我:说实话,一开始把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导出后,我们对复兴企业治理模式也没有多少自信。自从仔细研究了华为模式后,看到了华为模式和复兴企业治理模式的同质性,又看到华为的成功,就有了绝对的自信。而且我相信,只要做,并不难,是个企业都可以做到的。

    要说难,难就难在你们这些当老板的,长期侵染在现代企业治理模式下,长期受益于现代企业治理模式,当投机商人和资本家当惯了,当独裁者当惯了,做投机和垄断投机生意做惯了,尽管做的很难,但你们做的也很享受,没有这个转型的意愿了。

    某老板:说华为的,你又卖你的狗皮膏药了。

    我:你不懂。这两个模式具有同质性,而且我们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要比华为模式更严谨、更科学。因为我们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是从科学的经济学理论导出的,而华为模式是一种经验式模式,很粗糙、很模糊的。这些你能懂吗?

    某老板:我不懂。我就懂你是不是又要用“某老板”来写文章挖苦我了?

    我:本来没想写,最近事情比较多,静不下心来写东西。但冲你这一提醒,回去一定会写的。

    某老板:想写你就写呗。但给你提个要求,我有名有姓的,我的公司也是有名有姓的、并且是合法注册的,你能不能在写的时候不要再“某老板”、“某老板”的了,直接把我和我公司的名字都写上好了。

    我:那不行。那样你就会到法院告我侵害你的名誉权了。

    某老板:我不告你,可以在这给你签字画押。

    我:那也不行。

    某老板:为啥?

    我:你给我出钱才行。

    某老板:凭啥。

    我:我的权力。

    某老板:那你这是企业家的嘴脸,还是投机商人或资本家的嘴脸?

    我:这跟企业家和投机商人、资本家没关系,这是市场经济赋予我的权力,我就是这样的市场经济下的权力嘴脸。合法经营、公平交易,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不愿买也不愿卖,就各干各的,谁也别逼谁。

    某老板:这顿饭钱我出,公平交易了吧?

    我:这顿饭钱本来就该你出。

    某老板:不要脸。看看啊,这就是现在的经济学家。

    我:别,跟人家经济学家没关系,我不是经济学家,我就是我。

    老板G:盛老师是一个适合做投机商人和资本家的经济学家。

    我:谢谢。那咱们就都一样了,我当然没有你们有钱了。他打电话说请我吃饭,这顿饭就更应该他买单了。

    某老板:好好好,我买单。你别说,别看老盛头是个野仙,整天胡说八道,有时蒙的也挺准的。年初和他聊天,他说不看好股市,让我把股票卖了买黄金,还真让他给蒙对了。就是买的有点少了。这顿饭算我请客表示感谢了。

    我:在这个世界上,什么话都可以不信,有一句话你必须要信,那就是:狗嘴里绝对吐不出象牙。你买没买谁知道?没买也就算了。买了就绝对不应该就请我吃这一顿饭的。

    某老板:散了。自由活动开始。

    说实话,面对这么多老板,真的很想给他们说说华为和任正非,说说华为模式和复兴企业治理模式。真的很希望诚博国际能够出现更多的像华为那样的只做实业不去投机的企业,出现更多的像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但很遗憾,被他们带沟里去了,搞成批斗我了。好在,讨论一下什么是企业家,对大家学华为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最后,还是要广告一下,有意愿在初创期就立志学习华为、学习任正非的,或者在转型期,以华为模式暨复兴企业治理模式为模板进行转型的,愿意做一个像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的老板们,或者想退退不下来的企业,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可以为你们提供全方位的、高质量的咨询服务。特别是国有企业,更适合学华为,更适合用复兴企业治理模式进行改革。加微信15978425048,或者长按下方二维码,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请求通过,就可以和我们取得联系并进行交流了。

    2019年9月4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华为的成功验证了一个最基本的经济..
  1. 生意为什么难做?
  1.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老人
  1. 经济、不经济与反经济分析(一)
  1. 企业家、投机商人、资本家
  1. 如何从本质上认识理解任正非和他的..
  1. 精英为什么变禽兽?
  1. 这样的执教理念,是帮助诚博国际足球发..
  1. 学华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1. 孩子,千万不要跟你的父母撒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