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2019-07-26
字号:
    “新文明大道”探索,看似一个很是虚泛的理论命题,却并不是一个谁想去进军就能进军、谁想取得突破就能取得突破的一个能够走向光明彼岸的独木桥。它,不仅会使今天看起来极其强大的各路学界研究“军团”,大大地受阻于此、甚至铩羽而归;而且也会成就一小队衣衫褴褛的草莽学人,令他们得以瞅准机会、一溜烟地率先穿行而过。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预判呢?总的来说,这是由“新文明大道”这一命题本身所决定的。

    首先,“新文明”,一定是对“旧文明”的一种厌弃、反叛、超越和替代。你厌弃、反叛和意欲超越、替代的,恰恰是今日之前整个上层统系及其学界得以诞生、站立、维持和享有特殊利益的整个文明基础,他们这些高高在上者,怎么会心甘情愿、甚至地积极主动地整体参与到这一革命性的浪潮中来呢?!------如此一来,就已基本上将今日世界中享有较多利益与较高地位的一大批,统统阻挡在了探索“新文明大道”道口之起始阶段的门外。

    其次,“文明”话语,特别是作为一种托举着不同精神思想、不同社会认知、不同体系建构的文明性质“话语平台”,直接将一些披着“文明国家”外衣的所谓先进发达体,送上了难以为自己打造之“丛林国际世界”进行全面辩护的公正“拷问台”。如此的尴尬与困境,不仅是西方理路主导下的全世界思想理论与社科学界无法突围的,就是这百年来嫁接到独特文明体诚博国际身上的我国现行学术知识体系,也跟它的老师们一样,因无法面对而选择了回避或哑言。

    为什么今天的体制内学者敢于大谈特谈文化、而不敢抵进到文明概念与文明体的深水区去密集发声呢?一个极为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们都知道去蹚这潭水,便意味着将要面对整个世界主导性学术力量的合力禁闭和集体打压。反过来看,文明、文明体、文明之道、新文明大道等文明的理路及其系统研究,却恰恰是中华民族、中华学统、中华话语的最好朋友。依靠着它,中华之学可以实现对整个旧世界精神思想与学术知识体系的撼动、乃至颠覆。其之关键重要处,正集中地体现于此。

    再次,“新文明大道”探索中的“大道”话语,显然是出自中华的“文明大道统”的,是依托着一套中华特有的“道”统系与话语所形成的人世循道而进的概念。大道,既是天人之道宏大视野下的主干道、主导道,又是必将聚合绝大多数世人和一切主要人间力量的众行众归之道、长久坚稳之道。这一概念的标定与使用,本就再明确不过地揭示了,这必将带来一次具有中西文明两大体系百年(于诚博国际而言)、数百年(于西方和世界而言)转换意义的全面革命。与其说,它将是一次影响整个全球世界的、全面与革命性的操作系统之大升级,还不如说它更像是一次用新的更好更综合有效之操作系统向下兼容、覆盖和重置今后的全球世界。

    换言之,据“大道”而行以成的未来人类新文明,必将是一种基于道之理路展现的、以道为统的文明大道统多元共同体。其起自文明的转型,成于道化的一统。中华之学,据人间大道而设、为经世济用大道而谋,必将站上全人类未来文明大道统的最高峰。

    除了基于“新文明大道”理路而出的这一总体视野,我们也可以自下往上地具体分项来看。可以说,至少在“新文明大道”探索的起步阶段,风,尤其是凭空漫卷的大风,是不会兴于今天我们最是常见和最为依赖的一系列相对强实力的知识群体及社会阵营的(甚至不遭受大规模的诋毁与阻挠,都算是一件幸运事了)。咱们不妨对以下各大主要阵营,进行一番逐一地审视:

    首先,让我们来看按理说最应走在前头的一个阵营------诚博国际自清朝末年后开始建立起的、现今居于学界统治地位的所谓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二分体系及其群阵。

    照理说,当今国家社会的学界领袖群体与思想学术生产基地,本应是一切先行探索与研究的主导力量及直接供给方吧。可是,由于他们这个群阵所赖以形成和生存的一整套分科制知识体系,乃是直接从代表着旧文明的西方世界“舶来”的,是依循着旧世界的一套封闭性学术与学科理念及模式建造起来的。所以呢,他们虽有自身专业分科、深耕细作、匠心独具、易操可验的一些优长;但却难以在根本上改变其舍本逐末、极分少合、见小不见大、难以应对综合复杂一统局面的硬伤。在人类开始和必然迈入到大合一统的多元文明共同体时代,这套舶来、学来的僵硬体系,不仅全然不具备对新文明世界的起码兴趣和执著见微的系统规划能力,甚至在根子上本就是维护旧文明与排斥大合理路的“新文明大道”的。

    不要说先知先觉、先行先动地探索新文明与“新文明大道”了;最大的可能,在这套体系得到革命性地道化重组与再造之前的较长一段时期内,由于两大体系道不同的缘故和出于维护自身高高在上位置的需要,他们反倒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疯狂撕咬、积极封杀新文明势力的那条“恶犬”。对此,我们不能没有清醒的认识与做些必要的提防。

    其次,再让我们来看今天在诚博国际社会拥有强大实力和影响力的工商资本系研究创新力量。

    这股力量,由于要弄潮市场,要通过创新赢得竞争,所以往往会跟当今科技的前沿探索,天然地高度融合在一起。这一群阵或力量中的一些人,或许会有士人的情怀、会向往新文明和转化为未来时代的社会新士;但在总体上,尤其是于现阶段而言,以逐利为主要目的的工商资本系及其目的性很强的科技创新,应该说,还尚未具备自觉探索研究新文明的强大动能,还难以从新科技或科技创新的狭窄范畴跳升到推动社会与人文变革、乃至改变人类文明走向的更高更广境地。

    在现阶段或较近的未来,他们或许会在科技通合世界的大方向上做出不少惊艳的实际成绩来,甚至会在科技支撑新文明及新文明大道上成为不可或缺的实际推动者;但这一切,更多都应是无意为之的,是非群体自觉的行为与成绩。这与自觉主动地为人类探索谋划新文明、新文明大道,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也是缺乏体系性与明确目的性的。对此,我们同样不能报以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过,倒是也应看到,这一嗅觉灵敏的贴合市场走向的研创力量(这在总体上也是贴合着人类向往更加文明的一些需求),在稍后的未来、尤其是新文明大道之势已起的情境之下,的确是极有可能转化成新文明大道的联手促进者、甚至主要成就者之一的。特别是在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人的体智潜能、互联互通新科技的探索与实现人机对接协同等方面,他们是能够将人类人文理想与科技成就实现最终完美结合的一股不可忽视的进步力量。只不过,这股力量在新文明开启的起始阶段,其总体的普遍自觉与形成合力,必须有待于别的力量去激发和引导,去为他们的创造挑亮一片新的天地。

    第三,再来看官方或官僚体制内上上下下的各类研究探索力量。

    自古以来的整个为政官僚体系,虽然在文明体中多数时候都是盛华文明的一个集中代表、甚至是扮演着核心领导者之角色的,但由于其本身的政治定位与体系架构,决定了他们必须将近乎百分之百的精力用于现实问题的应对上,并始终将政治统一与思想理论的维护正统放在首位。这也就决定了、并将继续决定着,该系统直接下属的或深度干预的有关研究单位,一定是难有持续的时间精力投入和超脱跳出正统话语之胆识作为的。所以在今天以及较近的未来时期内,对人类新文明大道的探索,在这一体制内自主形成群体效应并起到引领时代作用的可能,即使不能说几乎没有,也是难以抱有什么大的期待的。

    这样的判断,甚至也包括探索建立诚博国际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科体系的努力在内。因为在较长的时间内,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话语仍然占据最高正统位置的情况下,紧跟着“指挥棒”走的该系统,就不大可能在“新文明大道”上有实质性的突破,也很难一举切换到中华既有的文明之道话语体系来。

    不过,同样地,凡事都会有变数的存在。目前能够看到的最大变数是,已经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和设想的党中央,不是没有可能在未来的哪个时间点上,开始转向人类新文明的提法与开启新文明大道的探索------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已经点燃了新旧世界之战的“引信”之后。我们说,如果中美经由贸易战引发的世纪较量,按照现在的节奏不断扩大与升级的话,很有可能便会导致若干年后触及思想文化、乃至不同社会制度与文明性质路径的全面对决。到那个时候(可能就是不出十年的几年内吧),以美国为首的一方,必然会剑指我国的政治体制与集权统治;而我方呢,则最终所能退守以对和在防守中予以致命一击的,便也只有祭出数千年来战无不胜的中华文明之道了。如此一来,中美携各自追随者的斗争,便必将会演变成与上升为一种最根本的新旧世界与新旧文明之争了。

    当这一天到来之时,或者在最高层预感到这一天会来而提前开始筹谋时,新文明及其“新文明大道”的概念与话语,便会像直接沿着“新时代”的走向与理路横空出世。这样的思考逻辑与现实突破,对现今诚博国际的领导者治理者来说,说远、说难,也的确是够远够难;但若说不难,就是捅破一张窗户纸的距离。

    个人认为,我们之所以不愿主动地升级争斗,不愿将中美间的战火直接引燃到新世界新文明与旧世界旧文明决裂的最高级别层次上去,不是诚博国际没有人或诚博国际的领导层没这方面的意识,而只是我们希望在一种总体渐进、平稳可控的态势下,不至于造成更大对立、更大冲击更加势不两立选边站与更多伤害整个世界的情况下,逐渐推进与完成新旧世界与文明的最终转换-----这也是合乎中华中道大合的大道精神的。若真的来到这一天,相信就像今天提出了马克思没提出过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样;以人类新文明及“新文明大道”话语统摄一段伟大的进程,也会跟马列经典理论实现新的合拍相容的。

    最后,如题所示,从现在开始的新文明大道探索,其先觉先动者、或主力先遣队,反倒会是民间社会的学人们。

    因为他们深深扎根自身特有的文明体社会,因为他们没有过多地被西式思想与学术理念所熏染和宰割,因为他们对人间大道的中华之道有着天然地理解与信任,因为他们饱受着旧世界与西方主导下的旧文明时代的蔑视与欺压,因为他们总能以大多数人的意愿矫正自己的航向并超越职称、权、名分、利益等现实利益的羁绊束缚,以及因为他们以星星之火的自发与分散、更愿意携起手来成就万众归一的大道而不是独享知识带给个人的利益荣耀,更根本的是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总能以纯净的本心出发、最直接地去在追寻一种更加美好的未来新文明,所以,开启和成就新文明之境、尤其是启动“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锋队与第一主力军,非民间学人这一失落了百年的“真中华”群阵不可。

    我们说,长久以来的中华学统,是天下道统下的最正统适配的学问体系与集群力量。而天下道统呢,乃是在我们这个以文明体方式实践大道文明理路基础上所自然形成的,对一种九九归一、大道之行统系的系统洞察与显性表达。如果说,天下道统,直接反映与对接的是人道,总体站位和笃行于人间的大道;中华学统,便是那直接发掘与对接人间大道、大道文明的最适当之学问思想与体系建构。在数千年、特别是秦汉以后的两千多年里,这套学统,原本就是这种人道之统、大道文明的唯一建构与正统,而支撑起或以自身的道之学养维护着这套学统的,恰恰是世世代代、千千万万知行合一或修身济世与治学明道合一的中华学人群体(不仅仅是被儒学所狭隘定义后的一批批“儒生”)。只是遭遇清末民初的“千年未有之变局”、特别是在以“新学”或西学替代原有借科举而立的中华学统体系后,我中华文明之国,才出现了自身显性高位学问体系不再、而尊道为学之真中华学人散落民间的离道、背道之学。

    放长眼量地看,这种体系的散架与被颠覆,同中华尊道治学的学人群体归隐社会、散落民间,其实只是中华之学的一次短暂的沉与伏、分与散,而非全然的中断与毁灭。正因为如此,留的学人在、为道之学精神在的我中华,重新聚拢自身之学与收拾旧山河的基础便没有消失。而这一中华文明复兴与重新站立世界文明之巅引领天下人类的千秋壮举,已开始历史性地交到了我们这一代民间学人、尤其是有着自觉复兴中华学问之道与学统体系之正统担当人们的身上。

    我们应该有历史的责任感与为中华和人类重建大道之学的使命感。我们应该在为中华和人类探索“新文明大道”的不懈努力过程中,为自己、为中华之学、为大道学的走向与统摄世界而集体性地行动与团结起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163楼好;事物之前有什么?有先天元气永恒地存在。混沌无极;只是糊涂文人的糊涂说辞。先天元气永恒地存在,运动不息,运动的规律是;五气终天轮回值守。在宇宙间造化不息。在人类社会频频出现。一奇。太极是生变的。其中含有化态。
    2019/8/19 20:57:19
  2. 伯高在传说中也是黄帝之臣,上古医学家。此人尤其精通脉理,《灵枢》中有许多篇都是伯高的杰作。

      此人还是诚博国际历史上第一位解剖学家,他曾经向黄帝系统讲述了人体各部骨骼的标准分寸,还讲解了消化器官的大小、长短及其部位。

      少俞、少师也是黄帝属臣、大医学家。少俞对经络、脉象有深入的研究,而且他还是一位有名的心理学家,曾深入讨论过心理因素在诊断与治疗中的作用。而少师则对人体质方面有独到见解,他第一次将人根据阴阳的多少分为五类,即五行人(西方有四液体说),并提出不同的人在进行针灸时应该注意的问题。

      因此,中医理论的形成至少在西周的初期,距今4000年左右,而且还可能形成于诚博国际的神话时期,那是在公元前2000多年以前的某个时期。
    2019/8/19 19:22:42
  3. 雷公是神,就是风雨雷电的雷。最早的雷公神话源于《山海经?大荒东经》。

      据记载,当年黄帝与蚩尤发生了战争,蚩尤不知用什么法子,弄出了满天大雾,黄帝的军队不辨东西南北,结果惨败。后来黄帝让“旱魃”上阵,用“旱魃”体内发出的巨大热量才挽回了败局。

      紧接着,黄帝又添了一件新武器,那是一面用“夔”皮造成的鼓。据说,这“夔”长得很难看,但它却有一张好肚皮,能发出巨大的声响。有时,它没有事就躺在大泽边,敲着自己的肚皮玩,发出嘭、嘭、嘭惊天动地的声响。黄帝为了打败蚩尤,忍痛将“夔”杀了,取了它的皮,做成一面大鼓。黄帝还觉得不过瘾,又杀了雷兽,撅其骨为鼓槌。这两件巨响的东西碰到一起,那就可想而知了。

      从其它记载里可以看出,这“夔”实际上就是雷神,《山海经?大荒东经》说:“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在吴西。”《淮南子?地形训》说:“雷泽有神,龙身人首,鼓其腹而熙。”可见敲着肚皮玩的就是雷神。

      到战国时,人们将传说里的神都人性化了,此时的雷神就变成了雷公,《楚辞?远游》记载:“左雨师使径侍兮,右雷公以为卫。”

      而岐伯、伯高、少愈、少师四人,虽然历史上没有太多的记载,但他们都是神医,而且生活的年代也与黄帝差不多。

      岐伯仅在与中医相关的文献中有记载,记载说他是黄帝时期一位最有名的神医,据说他曾经奉黄帝之命尝百草、辨药性、整理医方,最后写成《素问》一书。所以岐伯在中医里的地位几乎与黄帝齐名,后来的中医称为岐黄医道、岐黄学等,岐就是岐伯,黄就是黄帝,可见他的名字还排在黄帝之前。

      然而,现有的古籍中都没有记载岐伯的形象,我们至今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是个纯粹的人形,也许像《山海经》中其它神一样吧,也是人与兽的组合形。
    2019/8/19 19:21:05
  4. 这说明至少在西周中期,中医的理论已经形成,当时距今大约3000年,比一般专家们的考证多出800多年。

      其实关于中医理论的形成时间,《内经》中本来有十分明确的记载,即中医理论形成于神话中的黄帝时期,但目前却很少有人相信这个说法。可以考察诚博国际巫医出现的时期,恰好与黄帝同期,因此我们认为,这个观点也是可信的。

      《礼记?五帝德篇》说:颛顼之后“治气以教民”。为什么颛顼之后呢?《国语?楚语》说,颛顼之前,是个非常好的时代,神与人都混杂在一起,人人祭神,家家有巫史。但颛顼时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即天地分离,史称“绝天地通”,神离开了人。正因为这件事,黄帝才将帝位传给了颛顼。从此以后,人类就进入了蒙昧期。所以“治气以教民”,应该发生在天地分离、神离开人类之后。

      《黄帝内经》涉及七个人物,即黄帝、岐伯、伯高、少愈、少师、雷公、鬼臾区。根据文献提供的资料,我们在其中重点分析两个人物,一是黄帝,二是雷公。

      黄帝的起源比较晚,从时序上说,它应该是周族的主要神灵,但黄帝的神迹却十分遥远。有些学者从社会学角度认为,黄帝可能是一位原始社会的部落首领,因其对部落的贡献,而被奉为神灵。但不论怎么说,当“黄帝”这个名称出现时,他已经不是一位普通的人,而是神,是取得政权后周民族树立起来的崇拜对象。所以,西周时的甲骨文、铭文、《诗经》、《尚书》等都对他大加颂美,此时的黄帝无疑就是上帝,是绝对宗教崇拜中的偶像。《淮南子》记载说,当时有五方天帝,而黄帝居中统治四方,可见神格之高。

      诚博国际神话中关于黄帝的神话传说也丰富,归纳为这样几类:黄帝与创造人类、黄帝与古昆仑山、黄帝发明器物、黄帝与炎帝之争、黄帝大战蚩尤等等,具体的神话细节我们就不多说了。但需要说明的是,神话中的某些具体的“神”是否真的存在,我们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神话中的神迹,即神的事迹一般具有某种真实性。比如说,黄帝的神迹有以上这些,这些事实可以是真实的,但是否真的就是黄帝个人所为,那就说不定了,也许是其他神所为,这都没有多大关系。
    2019/8/19 19:17:08
  5. 谁发明了中医?

      《黄帝内经》成书的年代,经专家们考证,成书在战国到秦汉之际,距今至少有2000—2500年。但是,《内经》的成书年代绝不等于中医出现的年代,而只能当成中医被记录下来的年代。

      那么,中医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

      3000年前的医学

      《内经》中有一段文字与《老子》完全相同:“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许多专家学者用这条资料来证明《内经》成书于《老子》之后,认为《内经》抄了《老子》的这段文字。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即《老子》与《内经》都来自同一个更早的祖本,根本不存在谁抄谁的问题。

      如果仔细读一下《老子》,就会发现,老子的《道德经》有很浓重的摘抄痕迹,它与我们看书时随手摘抄下来的格言警句相似,每一句话都是一个结论,一个观点,根本没有中间的论述部分。而与老子同期的其它著作则没有这个现象,比如说《论语》、《管子》等。

      老子其人曾经担任过周朝皇家图书馆馆长一职,虽然老子任馆长时,周朝正在走下坡路,但皇家图书馆内还是保留了比其它地方更多的古籍。当时,三坟、五典、八索、九丘,都很好地保存着,这不是四本书,而是四类分,是诚博国际人对图书的最早分类,有点像后来的经、史、子、集的分类法。因此,在翻阅藏书的过程中,他随手摘下一些富有哲理性的文字,最后集纳成《道德经》一书也是有可能的。同样,在他管理的藏书中,可能有《黄帝内经》更早的版本,他也将其中一些文字收录于《道德经》中。

      由此可见,中医的理论体系不晚于春秋时的老子,大约在公元前500年前后。

      《列子?汤问》中有一则西周穆王的故事,记载一个机械人“王试废其心,则口不能言,废其肝,则目不能视,废其肾,则足不能步。”这段记载中涉及许多中医理论,《内经》都有记载:
      《灵兰秘典论》曰:“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金匮真言论》曰:“肝气通于目,肝和则目能辩五色矣。”
      《脉要精微论》曰:“腰者肾之腑,转摇不能,肾将惫矣。”

      周穆王生活在西周王朝的中期,是一个可信的历史人物,上古史籍中都有关于他的记载。周穆王时期,是西周王朝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它是西周王朝从鼎盛到衰败的一个转折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的考证,周穆王应该生活在公元前976年-前992年。
    2019/8/19 19:13:12
  6. 据神话记载,在很久以前是没有巫师的,当时天与地是相连的,人与神也是相杂的,根本不需要一个中间环节来沟通。后来天地发生了分离,神与人的关系变得远了,神在天上,而人留在了地上,此时才出现了巫师。最早记载巫师职业的,大约是《山海经》,例如《大荒西经》记载:“大荒之中……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

      但是《山海经》的记载并不能证明巫师先于中医,因为同在一部书中,还记载了大量的草药,它是诚博国际第一部药典。更重要的是,同书还记载了许多给药的途径,与目前中医的给药途径基本相同,因此,《山海经》只能证明:在巫师产生的时候,中医思想就已经存在了,它们是同时出现的,不存在谁创造谁的问题。

      其实,有个现象似乎可以证明巫师与中医的发明没有任何关系,那就是甲骨文。甲骨文属于占卜之辞,而占卜是巫师最基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一代又一代巫师记录下这些卜辞的。然而,我们在现存甲骨文中能够认识的字形里,没有发现中医的直接证据,甚至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当然也可能证据存在于那些尚未读识的文字中,但基于目前的证据,至少可以说中医的发明与巫师无关。

      巫及巫术实际上很复杂,值得研究的东西也很多。我们承认巫与医关系密切,是因为它们不但指导思想很一致,而且在对人类生命结构的看法上也很一致,甚至它们采取的方法也有互通之处,比如,《内经》中的“祝由科”很可能是在中医理论的启发下发展起来的巫术。

      在所有研究起源的努力都失败以后,我们也许应该老老实实承认一个事实:中医没有起源!或者说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起源。(或者是神传的)。
    2019/8/19 10:58:24
  7. 因此,诚博国际古代的巫与医是合而为一的,《广雅》在训古医字云:“醫,巫也。”在这个意义上巫医可以合称,故《论语》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

      甚至有一种说法认为,是巫师创造了医学,古籍中有两条资料可以为证,《世本?作篇》记载:“巫彭作医。”意思是巫彭发明了医学,《说文》也沿用了此说:“古老,巫彭初作医。”有人将这两条资料进一步发挥,得出一个结论:中医学源于巫,巫医同源。甚至有人认为,中医实际上是巫术的副产品,巫师在长期的巫术行为中,一不留神就发明了中医学。

      巫师曾经履行过医生的职责,这恐怕没有什么争议。但如果说巫师发明了中医学,恐怕很值得商榷。

      首先是资料的问题,关于巫的记载有很多,从《山海经》开始,春秋战国时期的古籍中几乎都有记载,甚至到秦汉时也有记载。但一般资料只说巫与医药有关,如《山海经?海内西经》记载:“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拒之。”记载中只说巫“操不死之药”,而没有说到巫与医药的具体细节。如此一来,仅这条资料就可以证明许多东西,如道家长生不死之说也往往用它来证明。

      其次是巫与医起源的时间。考古学发现,新石器晚期的山顶洞人墓地中,发现一些骸骨上有红色赤铁矿粉末。现代许多学者都用这条资料来证明巫师的起源,并认为这是“朱色辟邪术”的最早源头,由此将巫的起源上推到4万年以前。我们认为这样使用资料不当。诚博国际史籍明确记载,不同部落有不同的颜色偏好,有的喜欢朱红,也有的喜欢白色、还有的喜欢黑色,即使后来有“朱红辟邪”一说,我们也不能肯定出现在山顶洞中的赤铁粉末与此巫术思想有何关联。因此我们认为,此事仅可证明人类灵魂观念的产生,原始宗教的萌芽,而不能证明巫师职业的出现。
    2019/8/19 10:51:52
  8. 早期的巫术与医学

      人们常在电影中看到这样的镜头:一个道士手持一柄木剑,直指天空,喝令鬼神,驱逐邪魔,最后口中必定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其实这并非仅仅是道士、巫师的把戏,诚博国际古代的医术也有此项。《素问?移精变气论》曰:“惟其移精变气,可祝而已。”后人称此科为“祝由科”,即是诅咒,“祝由”的本身既是巫术。唐代医圣孙思邈在《千金翼方?禁经》中为我们记载比较详细的情况:“吾为天师祭酒,为天地所使,身佩乾灵之兵千百万亿,在吾前后,罗列左右,何神敢往,何鬼敢当?正神当住,邪鬼速去!急急如律令。”

      俄国作家格利格罗维奇在小说《乡村》中曾记有这样一件事:村里的铁匠德隆死去后,经常在村子里出现,吓唬村里的人。后来村长的弟弟看到铁匠在村里闹腾没个完,就刨了铁匠的坟,把他的尸体翻了个身,在背上钉上一个又长又大的白杨钉子。更多内容,请关注修行圈公众号。这也是巫术。

      巫术在任何一个民族的早期文化中都有印迹,即使到了现代,巫术也没有彻底消失,变成了一些习惯的行为。例如:诚博国际人晚上如果做了恶梦,他会吐口水,同时伴随“呸”的发音。印度人每次打呵欠时,总要用手指向左右两边各弹一下,防止魔鬼乘机进入口中,而西方人则在打完呵欠后要祝福,防止灵魂随气喷出。这些习惯,如果追其根源,都来自巫术。

      自然,在古代实施巫术的人就是巫师了,也有的国家将其称为祭祀。其实巫师在古代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有点像现在的大学教授或专家,他们属于知识分子阶层。由于古代生产能力有限,社会财富不丰富,不可能养活更多的文化人,所以巫师的身份极其复杂,他们既是科学家,也是艺术家、文学家、星占家、哲学家、建筑学家……他们是综合人才,是一切文化的掌握者、传播者。

      古代帝王的顾问学者只有两类人,一类是史,即是史官;另一类就是巫,而且巫的地位总比史要高一些,《礼记?礼运》记载:“王前巫而后史,卜巫瞽侑,皆在左右。”
    2019/8/19 10:48:42
  9. 或许有人会说:中医的实践与理论的关系应该是这样的,我们的祖先在长期的实践当中,首先积累了大量自然药物以后,然后才总结发展出了一套精深的理论。所以诚博国际医药称为“中医”是很晚的事,大约在战国以后。而在那以前的漫长历史时期中,诚博国际只有巫医,只有经验医学。

      这个观点恐怕是现代学者们的主流观点,它符合渐进的思维模式,也符合常规文明起源的解释。但我们认为它还是不正确的,因为有两个问题它无法解决:

      第一
      诚博国际医学的历史实践,我们可以凭借甲骨文字形及一些实物考古资料来证实,但中医理论的来源却没有任何资料,战国时期是理论的成书时间、记录时间,绝不是理论发明的时间。所以我们既不能证明实践先于理论,也不能证明理论先于实践。任何的情况都可能存在,这里没有权威。

      第二
      先实践后理论的观点,没办法解答如下疑问:为什么中医存在简单实践与精深理论的脱节现象?就如同有人用一斤面粉,意外做出了十斤面的馒头。这里又牵连一个问题:中医理论究竟是怎么发明的?中医理论不但在深度上与实践脱节,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它无法从实践中直接导出,也就是说,中医理论并非建立在实践的原型上。比如,它的藏象理论就与解剖实践彻底脱节,中医五脏并非解剖学上的五脏。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反而认为,中医理论很可能先于实践,而且简单、直接的实践可能不完全反映理论的所有成就,这源于我们对理论的理解不足。从中医理论与实践的矛盾中,我们再一次看到“动物本能说”的荒唐可笑。

      还有一点必须注意,世界许多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而且这些传统医学的实践与中医有几分相似之处,可为什么他们没有发明中医学?除印度以外,甚至我们看不到一点点与中医理论相似的痕迹。这一现象的本身就是对“动物本能说”的批判,也是对先实践后理论观点的批判。
    2019/8/19 10:44:41
  10. //如果将这一类比推广开来,你会得出一个笑破肚皮的结论:人类的所有文明都起源于动物的本能。//

    莫要笑破肚皮。真要追根遡源,真是这么回事:一切事物的源起,都可追踪到宇宙自在的质能时空信息基础场存在模式。是它的以质为中心核心不变自性,自为产生向心聚合能。无事物不是这样在生动运动着。
    只是不同事物据以的中心质核心质不同,这样向心聚合的什么也就各不相同。面对病痛,一些动物会有自救自疗表现。吃了什么或做了什么,病痛会减轻或好,一些动物当然乐意去做。经历多了,信息为遣传基因记住,就有传承的可能了。

    同为人,各人群表现多不一样,因为持有的中心核心质信息多有不一样。中华古人很早就有阴阳太极五行八卦信息易道认识,认为人、疾病、药材,每一个都是阴阳太极五行生克八卦信息易道的存在。据以面对人的病痛,很自然以这样理论学说为基础的发展出中医药理论和实践来。有些地区是以神创说为基础的,自然就有会通神的巫医产生出来。那么据以现代科学知识理论,相应就产生出现代的医理、医药、医院、医生。

    它们的共同源头就在宇宙无事物不有的基础场模式。相比较而言,反而是中医学据以的理论根据更好些,或更符合。对人整体与局部关系认识把握较好。现代的科学医学,因把人分子原子各脏器分裂而不是整体中的局部来观念,会产生出医好一个病,引生出别的病的现象发生。局部好了,整体却坏了。根子就是现代科学知识界对宇宙存在的认知有错谬,並不完全的正确真实。
    2019/8/19 7:57:46
  11. //现在要问的是:事物之前有什么?//

    有更多的事物。称名混沌无极。
    2019/8/19 5:37:38
  12. //网上种兰:有许多事与物。一事物为一太极,许多事物集合在一起,即为混沌无极。
    --------
      呵呵。如此,你所言的混沌就只是现实世界的混乱不清,而非创造宇宙的无极混沌了。
      现实世界或者说可见的世界,与可知世界或者说“可能的世界” 不是一回事儿。//

     你这样认为,就这样认为好了。正确与否,是要用事实来判断的,並不因你怎么说就能改变的。
    2019/8/19 5:34: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是时候该打“长安特区”的牌了
  1. 人类新文明大道,在于中华文明体的..
  1.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
  1. 中华学统如何重建?新文明大道探索..
  1. 可从五大维度上整体定位“文明大道..
  1. 文明大道统:人类新文明最可期的首..
  1. 重建文明大道统,直接关乎人类新文..
  1. 多点连网社会的个人与社会公共产品..
  1. 自生型、组织型与智能型社会
  1.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