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以中解马”还是“以西解马”,结果会大相径庭
2019-07-24
字号:
    十八大以来,中央一直在强调“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与“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两大问题,并深入推进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前面一篇《再探中华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与本文一起,意在通过“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探究问题,这样更便于发现问题并分析问题,从而达到“正本起源”的目的。

    前文曾予以特别强调,唯有我们的中华理论与马恩的人类进化论才具有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它们属于世界文明史上的两颗珍宝,但这两颗珍宝却都被厚厚的尘埃所覆盖,唯有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思维才能为其拂去蒙尘再现辉煌。所以在最近几文中都提到了西方的“哲学思维”问题,并探讨其与我们中华思维本质的区别。更为庆幸的是,在搜索资料过程中竟然也找到了马恩摒弃西方“哲学”的最直接证据,从而与我们运用中华思维解读马克思主义原理形成了最有力的相互印证。在此基础上经进一步考究,便出现了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与二手马克思主义的问题,由此它便成为了本文探讨的主题。

    这一主题其实很不好写,因为它对我国教科书所授“马克思主义原理”存在一个怎样“提纯”并“拨乱反正”的问题,作为诚博国际深感这个题目过大,并且存在“触犯众怒”之险,而如果对一些敏感问题绕过去避而不谈,那会不利于“正本清源”,况且随着探究的深入,这一问题也已是避无可避,不得不犯险直说。

    “二手马克思主义”对我国学术理论界影响巨大,其事实上就属于我国一直都禁而不绝的“本本主义”问题,本文意在从本根上对其深挖原因,其结果会令人震惊。

    一、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与二手马克思主义

    根据前文所述“马恩的人类进化论”,说明马克思主义与我们中华思维是相通的,但在查阅资料中却发现,马恩的真实思维与网络资料和教科书所介绍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却存在着很大的区别,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问题再度引起了自己的关注。

    (一)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

    根据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实际的考察,在前文中曾得出对马恩“唯物论”与西方“哲学”的基本看法,即:1)要“唯物”便无法“哲学”,而要“哲学”也无法“唯物”,2)“哲学”由于其“抽象”的“逻辑思维”所限,形不成理论的“基本结构与思维”,这是根据我们中华顺序运动思维分析西方理论所得出的基本观点。但在搜索资料中却发现,马恩两位伟人其实早已经发现并解决了这一问题,也早已将他们所创立的“唯物论”与“哲学”划清了界限,由此而对两位伟人更加敬佩不已。

    马恩的“唯物论”一直在摒弃“哲学思维”属于事实,其与我们从教科书中所学到的基本知识存在着很大的不同,请看马恩自己的原话:

    (1)【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个方面是密切相连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互相制约---《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作于1845-1846年。】(马恩一直在运用唯物史观思考问题,并将学科清楚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并没有将“思维科学”与其并列)

    (2)【现代唯物主义都是本质上辩证的,而且不再需要任何凌驾于其他科学之上的哲学了---《反杜林论》,恩格斯作于1876年9月~1878年6月。】(马恩早已发现,“哲学”属于 “凌驾于其他科学之上的‘形而上学’”,而只要一“唯物”,它便会现出其脱离“本质”的原形,这说明两位伟人思维的深邃,更说明其“现代唯物主义”与哲学的本质区别)

    (3)【……这样,对于已经从自然界和历史中被驱逐出去的哲学来说,要是还留下什么的话,那就只留下一个纯粹思想的领域:关于思维过程本身的规律的学说,即逻辑和辩证法---《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恩格斯作于1886年。】(所谓的“逻辑和辩证法”,指的就是现在的“思维科学”,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种“纯粹思想的领域”与“唯物论”是格格不入的,它属于“唯心论”,马恩一直在与其进行着激烈的斗争。由此说明,西方“哲学”早已经在马恩的批判中寿终正寝了)

    (4)【自然研究家由于靠旧形而上学的残渣还能过日子,就使得哲学尚能苟延残喘。只有当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本身接受了辩证法的时候,一切哲学的废物--除了纯粹的关于思维的理论以外--才会成为多余的东西,在实证科学中消失掉---《自然辩证法》,马恩从19 世纪40年代年代就在思考这一问题,1896年发表了其第一篇论文《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这里所说的“辩证法”,显然属于“自然辩证法”,并非属于黑格尔那种“辩证法”)

    事实胜于雄辩,由以上马恩本人的原话说明,他们一直都在对西方“哲学”进行着批判,并长期与之进行着斗争,最终的结局证实,“哲学”属于“凌驾于其他科学之上的…多余的东西”,并“从自然界和历史中被驱逐出去”了,这说明马克思主义原理中并不存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一说。

    而“纯粹思想的领域(即逻辑和辩证法)”或“纯粹的关于思维的理论”,则在对其的清算中似乎还有欠彻底,而根据“唯物”与“唯心”的矛盾,其“纯粹思想”事实上属于“哲学思维”的“残渣”。所以,根据“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原理,“纯粹思想的领域”是不存在的,其事实上也早已被马恩的“唯物论”所彻底清算了。

    这就非常有力地说明,马恩的“唯物论”并不属于“哲学”,而且与其存在着本质的矛盾与区别。

    尽管马恩宣布了“哲学终结论”,并且态度非常坚决,而我国教科书中却仍在极力宣扬“马克思主义哲学”,从而出现了咄咄怪事。

    (二)二手马克思主义

    两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明明一直在反对“哲学”思维,而我们的教科书却一直在极力宣扬“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且将其置于“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之首,究竟是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还是二手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1、我国教科书传道授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似乎是攒出来的。通过对照网络资料与“马克思主义哲学试题”,它们两者基本相同,为方便起见,我们先参考一下网络中“马克思主义”词条的资料介绍:

    【马克思主义(百度百科):马克思主义,英文是Marxism,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简称,是关于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彻底解放的学说。它由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部分组成,是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地继承和吸收人类关于自然科学、思维科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的基础上于19世纪40年代创立的,并在实践中不断地丰富、发展和完善的无产阶级思想的科学体系。】

    这是对“马克思主义”介绍的第一段,也是对其的基本概括,反映着我国学界长期以来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解与阐释。

    自己曾努力搜索马恩是否存在过将自己思维称作“哲学”的原话,但一直没能找到确切的资料,倒是考茨基给提供了旁证,如:【马克思没有宣布一种哲学,而是宣告了一切哲学的终结】。有的学者也对此表达了看法:【实事求是的讲马克思没有哲学专著。为什么他不写一部哲学专著呢?因为哲学是形而上学,马克思不愿意制造形而上学。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又是怎样产生的呢?那些马克思主义理论“精英”们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抽出一些概念使其教条化,由此便产生了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这就更加证明纯正或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不包括哲学,而我们教科书所传授的内容则属于二手的马克思主义。

    当然,并不排除马恩在与那些哲学家们的论辩中曾使用过“哲学”概念,也曾论辩过西方“哲学”所探究的一些问题(如《反杜林论》),但不能因他们曾运用过“哲学”概念并参与讨论过“哲学”问题就将其攒成“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且还将其置于“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之首,这种“代劳”或“勤快”未免有些太过分也太“自作多情”了。

    通过马恩的原话与以上网络中“马克思主义”词条的比对,另一个基本的问题也反映出来了,马恩对科学的基本分类是“自然史和人类史”或“自然科学和(人类)历史科学”,并未将“思维科学”与其并列,而我国学界却将“思维科学”也硬生生塞进了马克思主义之中,并运用西方思维在解读并阐释马克思主义,出现了明确的“以西解马”现象。

    非但如此,甚至还有学者论言,“借助经验自然科学的进展拒斥哲学是虚妄的”,由此而对马恩的“哲学终结论”进行批判。

    2、教科书所阐释的“矛盾”很外道。考究马恩两人所谈“对立统一规律”,其基本与我国的“矛盾分析法”相类似,而矛盾的双方属于很典型的“双相运动”,具有着很强的对称性,说明两位伟人都在非常娴熟地在运用着唯物论思维。而我们的教科书却一直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阐释为“社会基本矛盾”,显然带有西方哲学和“攒”的味道。

    (1)“生产力”指的是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属于人与自然的矛盾。它属于人与自然界形成的对立统一关系,其属于经济学范畴。

    (2)“生产关系”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它属于在生产活动中人与人之间所发生的关系,其属于人文科学范畴。

    很显然,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与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属于同类矛盾,不可以将其作为直接的对立统一关系或双相矛盾运动来对待。当然,“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也的确存在,但它显然属于一种在人与自然矛盾基础上所发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属于经济学,而另一个则属于人文科学,它们属于间接关系,并非直接关系。它们这种间接关系属于“普遍联系”中的问题,而不属于基本矛盾关系,否则会混淆对基本矛盾的阐释与思考,何况《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恩格斯已将“吃、喝、住、穿”非常清楚地阐释为“基础”,说明人与自然的矛盾才属于“社会基本矛盾”。

    所以,通过运用中华矛盾思维解析我国教科书所阐释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很明确的反映出其属于“以西解马”范畴。即便马恩著述中存在着诸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和“阶级矛盾”等,也需要在其诚博国际化的移植过程中将其转化为我们的中华思维,否则就会偏离马克思主义原理,甚至会出现“南辕北辙”现象。

    3、与趸来的“以苏解马”教科书可能有关。大家知道,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独树一帜,傲立群雄,主要原因就是其系统论及其思维,而前苏联则基本隶属于欧洲,其文化和思维也侧重于西方,所以,其在向诚博国际传播“以苏解马”的马克思主义问题上,也应该注意其诚博国际化移植问题,不应照单全收。

    据考察,我国教科书一开始是照搬前苏联的,其存在的问题最终还是得追究到文明与文化之根上。这个问题不必细究,只要知道其在理解马恩学说方面,因其缺失系统论及其思维的基本结构,并对我国教科书和学界曾形成不利影响就可以了。事实也非常有力地证实,前苏联垮掉了,历史已经给出了最为明确的答案。

    4、西方“哲学”难以产生系统论基本结构或骨架。前文曾分析了系统论的基本结构是“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意味着宇宙时空+物质运动时空构成了四维运动时空,并且特殊矛盾以基本矛盾运动为基础,从而构成了宇宙和人类社会“绝对运动+相对运动”的系统运动。而西方“哲学”则是由物质“抽象”所产生,由此就决定了其时空只能限于三维之中,并且也决定了其“时空”是静止不动的,难以产生系统论“基本矛盾+特殊矛盾”之基本结构和思维,更难以反映宇宙和人类社会“绝对运动+相对运动”的系统运动,其理论体系难以反映宇宙和人类社会存在与运动的真实。由此判定,西方“哲学”属于由有神论变形而来的伪论,这毫无疑问。

    以上这些证据都非常明确地说明,“哲学”和“思维科学”是“那些马克思主义理论‘精英’们”硬塞给马克思主义的一些私货或“假冒产品”,从而使其被掺进了太多的水分,致使其纯洁性被严重污染(很需要一番“提纯”处理)。其在阐释中先介绍西方思维,让人们首先运用西方思维思考马克思主义原理问题,这样一种直接的后果是,在我国所普及的马克思主义教育中,便出现了大面积的误人子弟现象,由此而导致我国的本本主义一直都“长盛不衰”。更为严重的一种后果是,西方哲学还“狐假虎威”,堂而皇之地被植入了我们许多国人的头脑,为西方对我国的“文化殖民”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

    (三)马恩思维在“脱虚向实”,而我国本本主义则“脱实向虚”

    根据资料介绍,西方“哲学”一开始是“解释宗教的形式存在”的,其从宗教中分离出来后,它与“科学浑然一体”。【到了奴隶社会中期,数学、天文学和医学等具体科学成为一门门独立的科学,从哲学中分化出去了。哲学的研究对象缩小了,并具体化了,在哲学内形成了各种具体的哲学学科:本体论、认识论和逻辑学。…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确立,产生了近代实证科学,各门具体科学纷纷从哲学中独立出去,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哲学研究对象又缩小了。】

    由此说明,西方哲学从宗教神学中分离出来后,曾经历了一个由盛而衰的运行过程,目前其即便在西方理论中也正在走向式微。事实上,通过马恩的批判与斗争,西方哲学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早已经“从自然界和历史中被驱逐出去”了。

    根据这段资料介绍,还请大家注意一个事实,既不但“哲学”是从西方“宗教中分离出来”的,而且其“科学”也是间接从西方“宗教中分离出来”的,它们的总根子都牢系于宗教神学。所以,宗教神学属于西方思维之根。

    马恩以上几句原话事实上已总结出了他们与西方那种唯心论哲学斗争的整个过程和结局,也阐述了他们思维“脱虚向实”的运动过程,由两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介绍西方“哲学”寿终正寝的结局应该是最为真实可信的。

    实话实说,要不是也对宇宙和人类社会诞生与进化的实际进行过考察,自己不会对马恩的“现代唯物主义”与哲学的区别问题这样敏感,也不会对马恩以上这些原话产生这样深切的体会,更不敢冒着“触犯众怒”的危险敢于对我国教科书存在的问题直言不讳。

    本来,自己想另行起草一文谈谈这一问题,并搜集了一些资料,也起草了一部分内容,但既然有了马恩以上这几句原话,并且还那样一针见血,自己再那样做就有些班门弄斧了,干脆将自己考察的初步结果直接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以便我们进一步共同领悟两位伟人“唯物论”的深意。

    【根据考察,马恩思维自身存在着“唯物辩证法(强调唯物)→自然辩证法(对西哲彻底突破并萌生新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唯物,含剩余价值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这样一条明晰的线索,而运用诚博国际一个词汇予以表达就是:“脱虚向实”,由此马恩思维就在发展中将自己从西方哲学中彻底剥离了出来。所以,1)“自然辩证法”虽然含有“辩证法”三个字,但它事实上已经不属于西方那种形而上学的哲学,而是具备了理论之“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结构雏形,2)“历史唯物主义”也不属于西方哲学,它们事实上已经完全突破了西方思维的禁锢,使其理论研究彻底驱散了宗教神学和哲学的阴影,实现了西方理论和思维的历史性跨越。由此,“自然辩证法”与“历史唯物主义”结合在一起,便具备了系统论之完整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结构,从而与我们的中华理论和顺序思维走到了一起(这也是前文着意提炼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的用意)。】

    以上考察说明,“哲学”不但在西方学术界正在走向式微,也早已被马恩思维所抛弃了。然而我国学术界现在一种奇怪的现象则是,许多学者却一直在抱着“苟延残喘”的西方“哲学”恋恋不舍,在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中反而在向“脱实向虚”方向发展,其越学越“黑格尔”化,越学其思维越“哲学”化和西方化,不但对西学盲目“跟风”跟错了方向,所走的更是一条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背道而驰之路。

    (四)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需要“提纯”并“拨乱反正”?

    前文中已经有所交代,近代以来世界文明史上两大划时代事件:宇宙大爆炸和马恩的人类进化论,通过其相互印证,它们都属于四维时空的顺序运动,并且分别形成了宇宙系统论和社会科学系统论(即“哲学社会科学”),也各自具有自己“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结构,由此,它们便共同证实了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真实性与合理性。

    这反映出一个基本的事实,即宇宙大爆炸理论和马恩的人类进化论,它们与我们古老的《易经》系统论在思维和理论的基本结构上存在着统一性。这是由近现代科学事实所证实了的,具有着充分的科学依据,非常真实可信,并非人为规定,更不是拼凑或“攒”出来的。

    为考察这些问题,自己又重新拜读了一些“哲学”资料,虽然都洋洋洒洒长篇大论,但基本都很难谈清楚“唯物论”与“哲学”的本质区别问题。这也难怪,因在当初探究“唯物论”时还没有产生宇宙大爆炸理论,那时西方科学界普遍都认为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而通过物质的本身则很难产生宇宙的四维运动时空,更难以真正解决宇宙的“本原”问题,但马恩的思维却在向着“本原”发展。尤其是其人类起源论和唯物史观,已经明白无误地探究出了人类的本质及其不断进化的历史脉络,从而彻底解决了人类社会的“唯物论”问题。通过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的顺序运动思维,使其产生了完整的“人类进化论”。

    “唯物主义”在西方被划分为“哲学”范畴,而在我们中华语境中,因我们自古就没有“哲学”,从来不需要“抽象思维”,而是直接阐释宇宙的本质,所以在对“唯物主义”移植过程中,就需要先确定宇宙和人类社会的本质,顺序将其转化为我们的矛盾运动和思维。

    由此在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中便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运用我们中华的顺序运动思维解读马克思主义,它便产生了“人类进化论”,并沿着人类进化的历史轨迹不断向前运动发展,而运用西方哲学思维解读马克思主义,则仅仅停留于“阶级矛盾”文字表面,难以读出其真义。而这两种解读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其结果更是触目惊心,苏东等几十个社会主义国家则难以突破西方思维的禁锢,又都回流到资本主义行列之中去了。

    二、“穿新鞋走老路”难以走通中华系统论之路

    通过以上考察说明,我们所读到的“本本(如网络资料和教科书)”是被人掺了水分的,由此,在我们对其的解读中,既需要“提纯”,也需要对其进行“拨乱反正”。

    在改革开放之初我党所提出的“解放思想”问题,并不只是管用一时,而是会贯穿改革开放整个过程。在此基础上,我党又提出了“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和“从0到1”基础研究课题,这为“理论创新”更进一步解放了思想,也为防止“穿新鞋走老路”提供了政治与理论指导。

    (一)继承“本本”既需要放得开也需要收得拢

    前文提到,“马恩的人类进化论”是由“人类起源论+历史唯物主义”统合在一起系统化后所得出的结果(对此没人能提出反驳意见)。而深究起来,这个问题会牵涉到一系列问题,其首先遇到的障碍仍然是“本本主义”。

    然而,运用马恩的人类进化论和大爆炸所反映出的系统论基本结构和“从0到1”顺序运动逻辑,为克服本本主义或教条主义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1、我国学界难以克服的本本主义。本本主义或教条主义,这在我国理论生态中一直都属于一个非常难以克服的老大难问题,它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会紧跟着长出新的一茬,总也割不完,总在干扰着我国革命与建设的顺利发展,其根子除以上所提被掺了水分需要“提纯”外,主要在于学术界缺失我们自己的理论,更没能将“本本”转化为我们自己的理论和思维。

    通过以上考证说明,我国学界在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中存在着某种重大的误读误解之嫌,也需要来一场“拨乱反正”,并且这场“拨乱反正”对解决“真懂真信”的问题至关重要。

    下面从我国的政治和社会实践方面再进行一下探究,也会继续进行一些必要的考证,还会逐步涉及本本主义问题。

    2、政治与社会实践提出的要求。做学术与搞政治的视角不同,前者一般都是在一些学术问题中跋涉,而后者则站位很高,能够统揽全局,并能够从高处看待学术问题,在此先参考一下我国一些政治家所发现的问题。

    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我国改革开放事业中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其“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一直属于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路线。为此,邓小平更是着重强调:“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这句有关“本本”的话语依然铮铮在耳,然而长期以来,我国有些人们不但将《易经》、道学和儒学搞成了宗教,也将马克思主义搞成了某种类似的宗教,本本主义或教条主义依然盛行,这仍属于我国理论发展中需要继续逾越的一大障碍。

    据网络反映,我国有些学者仍在沿着“哲学思维”这条路向前走,张口闭口离不开“哲学”,许多高校的专家教授也仍然在这样传道授业,在对待“本本”的问题上,感觉其在“解放思想”问题上仍有些拘束,在学术探讨中也有些放不开,借此再谈点看法供参考。

    “解放思想”首先在于解放思维。自己在前文中就曾强调过,诚博国际自古就没有哲学,运用西方哲学来解构并“重新诠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自己不太赞同这种“削足适履”或“缘木求鱼”的做法(虽然早期自己也曾这样)。再说,中华系统论本身就自带基本矛盾的纵向运动与特殊矛盾的横向运动,并不需要在其上方再罩上个“哲学”指手画脚,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如果非要“画蛇添足”,那完全没有必要。所以,将马恩思维与西方哲学不加区分搅在一起,尽管再使劲也没有出路,远不如我党的一句“实事求是”来得实在,诚博国际改革开放和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

    在对待“本本”的问题上,我们民间赞同并拥护总设计师和现在中共高层的做法,既参考“本本”,又不迷信“本本”,而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并由社会实践予以检验。所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现在仍属于一个现实问题。

    对于专家学者们的观点和顾虑,其实作为老百姓我们并不是不清楚,无非是担心超出“本本”会影响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和其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问题,对此我们也心知肚明。但改革开放和诚博国际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一开始就是从“解放思想”并反对“一切从本本出发”起步的,而通过这些年来我国的高速发展和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说明这样做对了,中共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中共的执政地位更加稳固了,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专业研究不能让党和老百姓信服,应该是存在问题的。所以,建议不必太过于让“本本”所束缚(何况其还需要“提纯”),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太过于受其束缚,或者说“护主心切”,反而会适得其反,适度才好。在对待“本本”问题上,我们的浅见是,既需要放得开,也需要收得拢,这样才能够收到好的效果,我们在诚博国际网辩论中也这样进行过尝试,效果很不错,曾辩得那些反马列或歪解马列的人们不敢照面,它为专业研究也提供了一种别开生面的参考和思路。

    (二)再谈马恩的人类进化论

    要说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领会和理解,我们后人没有人能超过恩格斯,因为他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恩格斯历数了马克思两大历史功绩:1)“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史唯物主义’)”,2)“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即‘剩余价值学说’)”,恩格斯对马克思历史贡献这样评价既准确又客观公正。但在此需要特别提请注意,在对马克思历史功绩的总结中,恩格斯并没有提到“哲学”问题,这就与上面马恩原话中对“哲学终结论”的观点完全相符了。同时,它为我国对马克思主义的“提纯处理”提供了重要依据,

    恩格斯一直都很谦虚,他并没有将由自己创立并得到马克思赞许的《自然辩证法》突出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事实上“自然辩证法”对西方哲学思维实现了彻底的突破,并在革命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它抛弃了黑格尔辩证法和西方哲学的“抽象或逻辑思维”,将其从“形而上学”状态拉回到了宇宙和人类社会存在与运动的真实之中,使其真正“唯”了“物”,其对西方科学与思维的这一历史贡献具有划时代意义。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这也应属于我国对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提纯处理”的重要参考。

    深究起来,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其实属于一回事,或者说其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一种补充完善,比如《共产党宣言》所涵盖的历史时空仅限于“阶级社会”,而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则通过《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从人类起源与进化开始,对原有的“唯物史观”给予了补充完善。由此,将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合在一起,便构成了“马恩的人类进化论”。

    所以,在“自然辩证法”对“阶级社会”补充完善后,它便呈现出人类从诞生并进化至今的全部历史,再从历史的全视角看待“阶级矛盾”问题,那就该另当别论了。

    (三)谈谈“低头拉车与抬头看路”问题

    以上考证结果与我们现在的教科书所阐释的内容是不同的,它说明马恩共同创立了综合性的两大学说:1)历史唯物主义(含剩余价值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剩余价值学说”是用于对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和政治体制进行批判的,具有明确的历史阶段性,而“科学社会主义”也是对于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探索,也具有阶段性,所以它们都属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组成部分。2)自然辩证法: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其“辩证法”是从黑格尔那里继承而来,前面曾冠以“唯物”予以特别强调,反映出马恩思维在向“脱虚向实”发展的历史痕迹,具有明显的过渡性,而形成“自然辩证法”后,则意味着“脱虚向实”突破成功,并产生了真实的“唯物论”思维,尤其是其人类诞生与进化论,更具有“开天辟地”的历史作用。所以,在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中,对此需要有个基本的把握。

    对于西方“哲学”问题,马恩已通过“现代唯物主义”给予了扬弃,而对于“辩证法”,也已经由“自然辩证法”进行了替代,西方哲学与黑格尔辩证法已经成为了历史的糟粕或垃圾。恩格斯之所以对自己的研究以《自然辩证法》相称,应该含有将当时盛行的哲学和黑格尔辩证法“从自然界和历史中被驱逐出去”和对“唯物辩证法”补充完善的深意,而我们许多专家学者却在努力捡拾这种被马恩所扬弃而“苟延残喘”的糟粕为其招幡引魂,真是匪夷所思。请对照上面马恩那几句原话,看看是不是这样?

    所以,在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领悟中,就存在一个“低头拉车与抬头看路”的问题。如果低着头一头扎进“哲学”、“辩证法”和“资本”中出不来,并将马克思主义努力往其中生拉硬扯,那就会出现“歪嘴和尚念歪经”的境况,把马克思主义原理给搞得面目全非了。

    (四)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问题

    我国文化虽然属于无神论,但人们普遍“信书”,由此死读书的问题,同样也存在于马克思主义的学习领会中。

    由于我国传统科举与“现代科举”的原因,“吟经颂典”似乎成为了我国学界的一种通病,这固然与我国历史上一直倡导“吟经颂典”有关,恐怕更主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教科书没能将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原理解释透彻。

    马克思主义的本身就属于一种不断运动发展的理论,尤其重视历史的纵向发展,比如其“自然辩证法”、“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和“历史唯物主义”,都在深刻而明白无误地阐释着历史的纵向运动发展原理。

    所以,马克思主义的纵向发展理念,不但阐释着其“与时俱进”的鲜明特色,也从这个角度使我国学界追忆起了本土理论中那些最为宝贵的东西。本来,我国传统理论和思维本身所阐释的就是宇宙自然顺序的纵横运动,尤其是“阴阳”的纵横运动,但在西学东渐中却被我们自己给弃之不用了,现在马克思主义原理却在督促我们,需要将传统理论中所遗失的那些宝贵成分再重新找回来,这已经有些对我们“耳提面命”的味道了。

    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身也存在着其纵向发展的问题,比如其前期所提出的“阶级矛盾”既属于社会运动现象,也属于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而后期所论述“人性与兽性”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它们之间就存在着很大的纵向运动跨越性,其既由社会现象深入到了人类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本质,也从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深化到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兽性属于人的“自然属性”),所以我们需要运用运动的观点看待“本本”,不应将其搞成一成不变的宗教信条,否则就难以谈什么“发展”。对此,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实践阐释得非常清楚。

    通过以上梳理可以看出,马恩在探讨社会运动发展中也是逐步深入的,在其前期论述中存在一些对“哲学”、“辩证法”和“阶级矛盾”等的探讨在所难免,我们应该运用运动的观点辩证地看待这一问题,不能将其作为自己教条主义的借口。然而,现在的问题反映得则很明确,我国一些学者既想维护“本本”,又想突破并发展“本本”,既想抬腿迈步可又拔不动腿,使自己处于一种两难境地,因为它们两者是矛盾的。而事实上,正如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发展一样,我党领导的改革开放和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早已经沿着其发展方向向前大步跨出,从而在社会科学方面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将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一种新的境界。如果“刻舟求剑”继续采取保守的做法,不能运用运动发展的观点看待并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不但难以解释我们诚博国际特色的社会主义实践,也很难整理出具有诚博国际特色的社会科学系统论,东摘一句西摘一句拼拼凑凑很难说明根本性问题(发现许多学者一直在这样做)。

    再比如“唯物论”概念问题,根据科学的发展,其为反对有神论而提出的当时是正确的,但宇宙大爆炸所反映的基本事实则出现了暗物质与暗能量这一新的存在,那就应另当别论了,它需要一种新的概念予以阐释。若两位伟人在世,他们也一定会将这种新的发现补充进自己的理论体系之中(他们一直都很关注科学进展),并给出新的概念,绝不会无视科学的发展与进步,同时他们也会耻笑那些“本本主义”者们过于迂腐。所以,我们需要继承并发扬的是他们那种求真务实的精神和学风,而不应该将其论述当作宗教信条供奉起来阻碍其理论向前发展,那样就违背了两位伟人的初衷。

    怎样将马恩思维转化为我们的中华思维,确实存在着很大的难度,我们民间一直在对其进行着积极的探索。前文中一直都在强调的“宇宙观”和“人类观”,其本身就是由“世界观”分解而来,事实上它已经将马恩思维转化为我们的中华思维,既继承了其“唯物论”的基本观点,又将其从西方哲学中剥离了出来,并且将其分解为宇宙系统论和社会科学系统论,也使其各自的矛盾具备了“纲与目”或“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之别,与我们的中华系统论从本根上紧密嫁接在了一起,其合理成分由此而得到了进一步发扬光大,产生了更强势的说服力。

    还有,探究中之所以一直在运用“从0到1”(或“0→历史→现在”)顺序运动逻辑,因为它属于我国传统的一种思维逻辑,也属于马恩人类进化论的运动逻辑。虽然它也属于“思维逻辑”,并且与西方的“逻辑思维”似乎正好对仗,但其与西方哲学不属于一回事,前者属于历史时空在基本矛盾推动下不断运动的四维思维,是“唯物”的,而后者则属于历史时空一直处于静止中并以物质为基础形成形而上学的三维思维,是“唯心”的,它们的“时空”一个在运动而另一个则静止不动,存在着本质的区别,所以不能将其与西方哲学划等号。

    所以,“以中解马”还是“以西解马”,其结果会大相径庭,它不但会影响对中华文明和马克思主义历史的阐释,也会影响其发展的未来,更会影响我们特色社会主义的“四项基本原则”和“四个自信”,希望这一问题能够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

    以上所谈较为坦率,不妥之处,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我认为,东方文化、老子道学以及西方文化、马克思理论等,是认识论层次上的表现形式,而所揭示的“道”和“真理”是本体论层次上的客观存在。我们学习和研究老子道学、马克思理论等,只是学习和掌握方式方法,最终目的是更全面更深入地认识和把握客观存在的自然法则本身,自然法则“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对东西方人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
    2019/8/13 17:25:45
  2. 3楼好;我在研究前人为什么要用手指着太阳?而不指着月亮?是不是也没有意义?
    2019/7/28 21:55:21
  3. 前人 用手指着“太阳”,告诉你那是“太阳”。结果你不去研究“太阳”,而去研究前人的“手指”。有意义吗?
    2019/7/28 20:51:56
  4. 后世不忘前世之史,当年师马晋朝过后,直接导致五胡乱中华。现今马司的看来也能够未必做到。
    2019/7/25 20:27:55
  5. 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构成矛盾,应该可以理解。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间的矛盾可以理解成力和形变间的矛盾。
    不同性质,不同概念的事物之间能构成矛盾么?可以。
    2019/7/24 15:34:0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诚博国际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蹲马步”可以反映中西方文明的“..
  1. 中西方文明、思想(意识形态)与政..
  1. 续谈中西方意识形态与政治
  1. 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
  1. “以中解马”还是“以西解马”,结..
  1. 再探中华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
  1. 再谈中华系统论之“纲与目”
  1. 中华《易经》现代化势在必行
  1. 中西方文明、文化与理论概念之辨析..
  1. 试用社会系统论统合中西方社会科学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