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精英为什么变禽兽?
2019-07-08
字号:
    一个地位和财富显赫的社会精英,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头禽兽,这应该是一个让人很难理解、也很难接受的事。可我们今天的社会,就这么接受了。不管事后的处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好像人们都已经慢慢的在接受,看不到有什么反思的迹象。

    我们说接受,是因为看不到反思。没有了反思,实际上就等于接受。不管你怎么谴责,不管你怎么处理,不去进行反思,实际上就是一种接受。这样的人不要说放到今天,就是放到农业分封的旧社会,也是要受到谴责和处理的,何况在改开的今天的诚博国际,怎么可能只是谴责和处理而不进行反思?怎么会不想办法从源头上进行杜绝?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工业时代,也就意味着人类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文明时代。如果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一个落魄的市井无赖、地痞流氓做出这样的事,我们可以接受。该谴责谴责,该处理处理,不做太多的反思,视其为一个特殊的个案,是正常的思维模式,倒也可以理解。但这可是一个拥有着显赫地位和财富的精英,出现了这样的事,真的能就这么随便的接受吗?不应该让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们引起重视、并好好的进行一下反思吗?

    一个人有如此伤天害理的行为,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绝不是就这一件事,他的禽兽思维和行动,一定会表现在其日常行为过程中,这样的事不过是一个集中爆发而已。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对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禽兽行为保持有足够的警惕和拒绝,对可能滋生和纵容这样的禽兽行为的东西保持有足够的警惕和拒绝,他可能发展到今天吗?可能让他把禽兽和精英融于一身吗?因此,我们针对这样的事,真的不应该只是谴责和惩罚,真的需要我们好好反思一下,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在某种情况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认同和接受了这样的事和这样的行为?

    西方政治经济学有个人性假设,说人是理性自私的,是追求个人私利最大化的。这样一个假设,随着西方政治经济学在诚博国际的传播,已经逐渐被人们所接受,特别是已经被我们的主流精英和公知所接受,变成了我们社会的主流人性观。且不说这样的假设在哲学和社会学上正确与否,就是与我们高调提倡的一些政治口号,甚至同西方人高调提倡的一些政治口号,也是不相适应的,起码和民主观就是相悖的,何况这样的假设有可能就是错误的,我们怎么能接受这样一个错误的假设?接受在这样一个错误的假设下建立起来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

    干着禽兽的勾当,却还要做我们社会的精英,这算不算理性自私?算不算理性自私的成功表现?这样的理性自私如果真的是人性,那么,在这样的人性假设下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指导下成就的社会精英,最后都变成了禽兽,是不是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人们对那些理性的不那么成功的进行谴责,对那些理性的足够成功的却保有羡慕和崇敬,是不是就是一种接受的表现?是不是也就变成了一种人们正常的社会思维?这要不要我们做一下反思?当在这样的政治经济学指导下,禽兽遍地都是,只不过禽兽不禽兽的标准不是他的行为,而是他们理性的是否成功的时候,是他们的禽兽行为能不能暴露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到底是进入到了一种新的文明状态,还是退回到了一种野蛮状态,我们还有能力进行判别吗?

    作为一个社会精英,做出如此不齿于人类的事,与其说是一种特例,不如说是我们的社会在走向腐败的过程中,一种对我们特有的惊醒和鞭笞。看到有那么多的领导干部腐败,看到有如此的精英表现的犹如禽兽一般,我们还能够相信我们接受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人性假设是正确的吗?我们不该对这样的人性假设做一下反思吗?我们不该对这样的人性观进行批判吗?在如此假设下建立起来的西方政治经济学,拿来做我们人类主要活动--经济活动的指导,不会让我们已经开始走入工业文明的人类,再重新走回丛林变成禽兽吗?不要忘了,这样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就是在这样的人性假设下推导出来的。如果我们用这样的理论指导实践,指导我们的活动,我们真的就不会走回那个假设而走向新的文明吗?在工业时代走回那样的人性观,走向那样的禽兽状态,不是对工业文明的亵渎吗?

    如果我们反对人类走向丛林,希望人类能够不断走向新的文明,那么这样的人性假设,是不是就应该否定了呀?如果否定了这样的人性假设,那么西方政治经济学还能作为指导我们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理论吗?我们不应该放弃这样的经济学理论,去寻找和建立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吗?实际上,如果我们反对人类走回丛林,就等于我们在向人类宣誓,所谓的人性,绝不是西方政治经济学假设的人性,就表示我们反对这样的人性假设。当我们既反对人类走回丛林,却要支持这样的人性假设的时候,就是我们对这样的精英禽兽出现只能表示出谴责,而没有其它办法加以阻止的时候,就是无奈地被动接受的时候。

    因此,如果我们不能否定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人性假设,并进而去否定西方政治经济学,阻止西方政治经济学在诚博国际的传播,就不可能改变我们既反对人类走回丛林,又无奈地接受这样的人性假设的意识形态混乱局面。而能不能否定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人性假设,决定权不在百姓手里,而是在我们的精英和公知手里。如果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不能否定这样的人性假设,即便我们看不到这样一个精英变禽兽的现象和过程,也并不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我们的精英和公知变的更加理性,其理性变的更加成功而已。但自私的理性再成功,也是自私的,也是产生于动物性思维,而不是来源自人性思维的。

    所以,我们的结论是,精英变不变禽兽,不是精英暴露没有暴露,理性成功不成功,而在于精英和公知能不能否定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人性假设。如果我们不能否定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人性假设,那么精英变禽兽就是一个永不停歇的变的过程。至于这个变我们是否看到和感觉到,则取决于精英们理性的程度,而并不表示他们不在变。因为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人性假设,及其在这样的人性假设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就是精英变禽兽的根本原因所在。接受了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变的过程,就是一个一定要变的结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会颁给诚博国际大..
  1. 诚博国际大陆真正的经济学家不应该再去..
  1. 经济与经济崩溃
  1. 毛主席永远和人民在一起
  1. 华为分钱分得好是因为搞了股份制吗..
  1. 新诚博国际新在哪里?
  1. 任正非“卖猫”
  1. 华为的成功验证了一个最基本的经济..
  1. 生意为什么难做?
  1.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老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