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水玉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西合璧 - 岳水玉首页
《论语》治国篇:仁政
2019-05-10
字号:
    (一)治国之道仁政

    A何为仁政?

    1、仁政的重要表现:官表率,民勤劳。

    【原文】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①。”请益②。曰:“无倦③。”

    【注释】

    ①先之劳之:先,引导,先导,垂范。之,指老百姓。做在老百姓之前,使老百姓勤劳。

    ②益:增加一些。

    ③无倦:不厌倦,不松懈,坚持不懈。

    【译文】

    子路请教为政之道。孔子说:“上面率先垂范,老百姓勤劳肯干。”子路请求多讲一点。孔子说:“(如此)不要懈怠。”

    【评析】

    仁政,即行仁或施仁德之政,也就是德治之表现形态,就是以道德治国平天下。

    人们常说,这个人有威信或威望,根本就在于是否有道德,即以德服人,舍此则不可!地位再高,财富再多,权位再重等等,缺德还服人吗?政权亦然!

    仁政,就是以仁德服人!

    故服人者,唯道德是也!

    然而,如果上面有德而下面失德可以吗?比如社会的道德沦丧,显然也不可!如果下面缺德,还何以上面有德呢?仁政或德治如果不表现于国家或社会,还何以仁政?仁政于谁?所以,所谓仁政或德政,就是一个从上到下讲道德、有道德,即充满道德氛围的社会,当然也是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

    所以,上面缺德,下面必然道德沦丧;然而,上面有德,有时下面也未必会有德。当然这一切的根本原因,也皆在于上面,这只能靠权力去领悟了!故,只有形成上下联动,就是上下皆德,才能称其为仁政或德政。

    标志是什么?

    回答:“先之劳之”!

    而且,还不能三天新鲜,必须持久,即“无倦”。

    仁政的重要表现:官表率,民勤劳!

    2、仁政的施政特点:不事必亲躬。

    【原文】

    仲弓为季氏宰①,问政。子曰:“先有司②,赦③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④?”

    【注释】

    ①宰:总管。

    ②有司:古代负责具体事务的官吏。

    ③赦:赦免,此指宽容、包容、原谅之意。

    ④舍诸:舍,舍弃。诸,诸位,那些,此指贤才。

    【译文】

    仲弓做了季氏的家臣,请教怎样管理政事。孔子说:“先让负责具体事务的官吏去做,各负其责,宽容下属所犯的小的过失,选贤任能。”仲弓又问:“怎样知道谁是贤才而选拔任用呢?”孔子说:“选拔你所发现的,至于你发现不了的贤才,难道别人会发现不了吗?”

    【评析】

    不事必亲躬,则近于无为而治。为何说是近于呢?因为真正的无为而治,或许连有关的职能部门都无需操心甚至无需存在!无为而治,就是遵从规律,一切按规律办事,各行各业各有其道,各行其道,就像大道上各种车辆众多,各依道而行,无需众多的交警指挥等。

    该篇强调,作为主管或主官,只要注重发挥各职能部门的作用,重视发挥人才的作用,特别是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自己则可获得最大的解脱,从而可分出心来更好地谋划或抓好全局性的工作,不失为一种明智的或聪明的做法,善于借智借力,善于分清放手与动手等,就是个睿智的高官或管理者,而能做到无为而治,则更是道者或崇高德行的人了。

    所以,不事必亲躬,就是无为而治的前身或雏形。然而,无为而治,是对国家的治理而言的,主要体现在国家层面的治理,如果上层施行极端化的人治,而中层或下层欲施也难。所以,作为季氏的一名家臣,孔子能要求到此,也算是不易了,再高就非仲弓所能为的了。而关于无为而治,孔子在另篇中有专门的强调或要求,此不赘述。

    为确保能真正做到“先有司”与“举贤才”,孔子提出了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重要思想,即“赦小过”!就是要以宽阔的胸襟,包容部属或贤才所犯的小的过失,这一点非常重要,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便是圣贤也会有过,既想信任重用部属或人才,却又怕他们犯错误,患得患失,求全责备,不能宽容或包容下面所犯的过错,甚者将功诿过,推卸责任,如此,还如何赢得下面或人才的信任而得以重用?所以,很多领导或权力就失误或失败在用人上,归根结底则是失误或失败在“赦小过”上!不能“赦小过”,身边就无人,更无人才。而有些不仅能“赦小过”,亦能“赦大过”,甚者“揽大过”,如此焉能无人、无人才?

    所以,在人治的环境中,能做到不事必亲躬,就是智者、仁者。

    国家乃至天下治理的最高境界:无为而治!

    仁政的施政特点:不事必亲躬!

    3、仁政立足的关键:名正言顺。

    【原文】

    子路曰:“卫君①待子为政,子将奚②先?”

    子曰:“必也正名③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④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⑤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⑥,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⑦而已矣。”

    【注释】

    ①卫君:卫出公,名辄,卫灵公之孙。其父蒯聩被卫灵公驱逐出国,卫灵公死后,蒯辄继位。蒯聩要回国争夺君位,遭到蒯辄拒绝。这里,孔子对此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②奚:为何,为什么。

    ③正名:正名分,即名正言顺。

    ④迂:迂腐。

    ⑤阙:同“缺”,存疑的意思。

    ⑥中:中正,此指得当。

    ⑦苟:苟且,马马虎虎。

    【译文】

    子路对孔子说:“假如卫国国君请您去治理国家,您将先从什么事情做起呢?”孔子说:“必须先正名分。”子路说:“若这样做的话,老师您是否太迂腐了!为什么要正名呢?”孔子斥责他说:“仲由,你真粗野!君子对于自己所不了解的事情,总是采取存疑的态度。名分不正,说话就不顺当合理,说话不顺当合理,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礼乐就不能兴盛,礼乐不兴盛,刑罚就不会得当,刑罚不得当,老百姓就会手足无措。所以,君子一定要名正言顺,说出来的话一定要能行得通。君子对于自己说出来的话,从来不会马虎的。”

    【评析】

    名正言顺,重在名正。为何?名正,就是正当合理,事物存在的合理性,大家皆认可。名正即正当合理,大家皆认可,就可获得平衡和谐的效果,否则大家都不认可而失衡失谐,愤愤不平,还会听你的相信你说的吗?大家都不听你说的、不相信你讲的,还何以言顺呢?大者如,诚博国际自古以来比较敏感的如擅自改变皇子(长子)的继位,弑父篡位,宦官篡权,外戚把持朝政,泊来的政权等,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大问题,最终极少不因此而出乱子的。小者如,夫妻名正言顺,小三儿就名不正言不顺;乞讨则名正言顺,偷窃就名不正言不顺;富而有德,则名正言顺,富而无德,或任何的缺德行为,都名不正言不顺等。

    原本就荒诞(如将谬误当真理等)而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始终都处于高度紧张、敏感的状态,做梦都担惊被人家给“演变”了!如今,则如同完全被抽去了内涵或精髓,即从哲学基础到整个理论体系,乃至信仰等,已完全崩塌!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政治僵尸,是否就更加名不正言不顺了呢?僵尸唬人、吓人,然何以久长且立于人世间呢?

    再以元、清两个朝代为例,他们取得诚博国际统治权后,虽然已从根本上融入了中华文化,但始终纠结于历史的名正言顺问题,特别是清王朝,反清复明的口号或地下活动始终不断,最终仍灭亡于孙中山“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原本出自朱元璋《喻中原檄》“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声中,实质亦为名不正言不顺的问题。更何况以外来文化或意识形态而完全取代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了。

    常言道,公道自在人心!名正,就是人心中的公正、公道,小则合乎常情、常理,大则合道义、明大义,即合乎道德规范或“天道平衡”法则。

    所以,名正言顺,是一个政权立足存身的根本问题,不是凭强制或暴力所能够解决的。历史证明:名正言顺的政权,虽不能保证不出问题,但名不正言不顺的政权早晚要出问题,敏感紧张也没用!道理很简单,如果老百姓认为你的存在不是合情合理,那么还如何立足于老百姓呢?说到底,是不合“道”或违背“天道”!这才是问题的根本之处或要害所在。

    这也是孔子强调此问题的意义所在,而且概括得非常精辟,对诚博国际后世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故,如果名不正言不顺,还何以仁政或德政呢?

    仁政立足的关键:名正言顺!

    4、仁政的基本内涵:礼、义、信。

    【原文】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①。曰:“吾不如老圃。”

    樊迟出。子曰:“小人哉②,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③。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④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注释】

    ①圃(pǔ):菜地,引申为种菜。

    ②小人哉:小人物,此指胸无大志,或志向过于狭小。

    ③用情:以真心实情来对待。

    ④襁(qiǎng):襁褓,此指婴孩。

    【译文】

    樊迟向孔子请教如何种庄稼。孔子说:“我不如老农。”樊迟又请教如何种菜。孔子说:“我不如老菜农。”樊迟退出,孔子说:“樊迟真是个小人。在上位者只要重视礼,老百姓就不敢不敬畏;在上位者只要重视义,老百姓就不敢不服从;在上位者只要重视信,老百姓就不敢不用真心实情来对待你。如果这样,四面八方的老百姓就会背着自己的小孩来投奔,哪里用得着自己去种庄稼呢?“

    【评析】

    仁政即德政,仁即德。故,其内涵不外乎:礼义廉耻、忠孝仁义礼智信等,孔子在此则重点强调了礼、义、信,也主要是针对政权而言的。

    “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官员对百姓有礼,百姓焉能无礼?

    “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如果官员有义,老百姓焉能无义?

    “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官员讲诚信,老百姓焉能无信?

    礼,是一种态度,一种尊重,一种谦卑、虔诚,有礼,才有尊严!

    义,一个义字大如天,诚博国际人最看重此字,无义,如何结交天下?

    信,做人立身之本,官失信于民,民互无诚信,还何以家国天下?

    结论:作为权力,“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

    至于孔子毫不客气地指责想学种庄稼、学种菜的樊迟是小人,则是因为樊迟胸无大志,或其志向太过狭小,如果想学种庄稼和种菜,那么就直接到农间,何以专门接受如此教育?而且就当时来说也可谓是高等教育了,是否就如同今天的清华、北大学生毕业后想当个普通的农民一样的道理?或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改行去当农民学习如何种菜、种庄稼?

    会当总统却不会种菜、种庄稼,毫不奇怪;一名优秀的大法官,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甚至分不清麦苗与韭菜等,亦无可指责,等等。

    天地万物,世间各行各业,各有其道,只能顺应而不可悖逆!因为孔子对樊迟的指责,却成了“文革”中的剥削阶级思想,或轻视劳动人民的一大罪状,可笑乎?

    人以德立!权力同样为:权以德立!

    礼、义、信,权力立身之根本!

    仁政的基本内涵:礼、义、信!

    5、仁政的重要特征:老百姓富而有德。

    【原文】

    子适卫,冉有仆①。子曰:“庶②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③。”

    【注释】

    ①仆:驾车。

    ②庶:众多,此指人口众多。

    ③教之:教,教育,教化。之,指富裕后的老百姓。

    【译文】

    孔子到卫国去,冉有为他驾车。孔子说:“卫国的人口真多呀!”冉有说:“人口已经很多了,还要再做什么呢?”孔子说:“使老百姓富裕起来。”冉有说:“老百姓富了以后还做些什么呢?”孔子说:“对他们进行教育(以提高其德行礼仪素质)。”

    【评析】

    管子有句名言:“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权力的责任,绝不是为了让老百姓贫穷而忍饥受饿,否则,是否就是权力的严重失职?所以,富民,利民,惠民,如何使老百姓安居乐业等,则成为了诚博国际历朝历代政权的追求!因此,孔子很干脆地回答冉有“既庶矣,又何加焉?”这一问题:“富之。”

    没想到,接着冉有却再问了一个千古问题,也是诚博国际历朝历代权力们最容易误入歧途的问题:“既富矣,又何加焉?”也就是管子的“仓廪实”与“衣食足”之后该怎么办?

    孔子再次明确地回答:“教之!”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只有“仓廪实”、“衣食足”,即老百姓手中有粮,衣食无忧,才会追求礼节礼仪,知礼、有礼,如果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甚至连生命难保,还何以荣辱或礼节礼仪呢?所以,孔子首先强调“富之。”

    然而,老百姓当然也包括官员等的礼节礼仪等德行素质,绝不会是随着物质财富的增长则自然而然地提高,即“仓廪实”、“衣食足”,便自然而然地“知礼节”、“知荣辱”。因而,这也是孔子回答冉有“教之!”的根本原因所在。

    所以,作为权力,当肩负着两个方面的重大责任,使老百姓“仓廪实”、“衣食足”,再就是“知礼节”、“知荣辱”。二者缺一不可!任何一个方面的缺失,都将是权力的严重失职、失责!试想:如果老百姓遭受贫穷,难道不是权力的责任吗?整个社会的为富不仁、富而无德、道德沦丧,难道不同样是权力的责任吗?

    另外,也须明确一个问题,就是孔子所指的“富之”,并非指整个社会的巨富、暴富,而是与管子的“仓廪实”、“衣食足”以及中华民族所追求的“大同社会”、“共同富裕”等相一致。如“仓廪实”,乃家境殷实,即传统诚博国际老百姓常挂在嘴上的“家有隔夜粮”,如今年收成好,衣食无忧,那么明年如果境况不好,欠收或灾荒等,依然可确保全家衣食;“衣食足”就是衣食无忧!至于那些大富、巨富或传统诚博国际老百姓心中的“大户人家”,或官宦人家等,绝非普通老百姓所追求的,也就是孔子的“富贵在天”。

    所以,所谓“富之”,也就是中共划分阶级成分中的“富裕中农”,即富农与中农,或为当今社会中层的“白领阶层”(衣食无忧),如果整个国家或社会多数为“白领阶层”,那么这个国家就必然是富国了,也就是管子之“仓廪实”、“衣食足”,孔子则“富之”。

    然而,仅“仓廪实”、“衣食足”或孔子之“富之”就可以了吗?否!!!

    富了,却不懂礼了!财富多了,却缺德了!道德沦丧,如同动物性,可乎?

    看那些贪官污吏、制假造假坑蒙拐骗的奸商等,虽高官巨富,与动物何异?

    为何连人民日报也坦承社会道德沦丧?为何很多诚博国际人到国外皆不受欢迎?

    “新诚博国际”后出生的人,有几个知礼?而知礼义廉耻、仁义礼智信者几何?

    改革开放造出了一批巨富、暴富、暴发户,然“知礼节”、“知荣辱”乎?

    ……

    故,仁政==“富之”:仓廪实、衣食足+“教之”:知礼节、知荣辱!

    或,仁政==衣食无忧+道德==富而有德==小康之家==多则:小康社会!

    富而有德(知礼、有礼)==社会和谐==仁政!

    富而无德(道德沦丧)==失衡、失谐==亡政!

    仁政的重要特征:老百姓富而有德!

    6、仁政的主要标志:得民心。

    【原文】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悦①,远者来②。”

    【注释】

    ①悦:愉悦,此指老百姓安居乐业。

    ②来:投奔,前来,归附。

    【译文】

    叶公问孔子怎样管理政事。孔子说:“使近处的人安居乐业,使远处的人前来归附。”

    【评析】

    诚博国际有句千古名言:“得民心者得天下!”

    诚博国际千古警言:“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深陷“兴亡周期律”而不能自拔的数千年诚博国际印证了此话!

    今天的民主国家更印证了这句话,即民意或选票决定权力!

    那么,古代诚博国际如何知晓“得民心”与“失民心”呢?

    孔子为此确立了一个既形象,又简单,还异常深刻、鲜明的检验标准,或曰根本标志,这就是该篇的:“近者悦,远者来。”

    孔子为何如是说?当如何理解?

    由于诚博国际自古就是一个对老百姓来说施行的是“无为而治”的国度,包括统治比较严厉的秦朝也是如此,“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是其基本特征!上层统治集团与老百姓所发生的联系与关系,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即税赋、兵役、徭役!明君则薄税赋、轻徭役和少兵役;昏君、暴政或乱政等,则便是杜甫笔下的《石壕吏》与《卖炭翁》等的情景了,再就是官逼民反而造反起义了等。故,皇帝的独裁、昏庸等,主要体现在对统治集团内部的统治与治理上,老百姓则是“天高皇帝远”,多数也表现为“民不举官不究”,或不做杀人越货等触犯“王法”的事,则处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由自在的田园般自然生活状态。

    所以,“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的诚博国际,家庭与社会的凝聚与有序,相互之间的交往,以及个人的行为规范等,主要是靠道德,即礼义廉耻,或孔孟的仁义礼智信等,而且重在自律,即少年时的家庭管教、代代传承熏陶等,成人后则主要靠自律。所以,这就造就了传统诚博国际与古时西方国家“城堡式国家”治理的根本区别与不同,即重道德,而轻法纪,民主观念也十分淡薄。然,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绝非仅属于老子与庄子等,种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等情景,绝非仅属于李商隐,“世外桃源”也绝非诚博国际人的梦想或理想的追求,而是实实在在的传统诚博国际的广大乡村,乃至古朴自然的小镇等,正如老子笔下的“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天仙配”、“牛郎织女”等神话传说,也绝非仅仅是浪漫的想象而无现实的依据或生活的基石等。

    西方如古希腊、古罗马等“城堡式国家”的管理模式或治理手段,带有异常鲜明的封闭与禁锢相结合的国家治理特征(这也是西方古时君主多专制的重要原因),这就造就了西方也就是“城堡国家”的人们对于自由、民主、法治等高度的敏感、向往与渴求,并形成与之相适应的文化特性。而且,由于“城堡国家”人口集中,地域相对狭小,资源有限,自身的发展空间有限,所以也更热衷于对外的掠夺、占领、争霸,包括对外的商业贸易等。

    而与之所不同的是,诚博国际历史的“无为而治”是一种追求仁政或德政的国家治理特质,强调的是至上而下的道德诉求,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及礼义廉耻、仁义礼智信等,更强调自律,这就造就了传统诚博国际人近乎自由散漫,然而又时时处处以自律(克己)的文化秉性或道德个性(尽管缺失法治保证的仁政难以长久或持续,但其根本追求的历史文化方向则在“新诚博国际”前没有改变,即一脉相承!)。这也是东西方两大文明的最大差异之处。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此处不养人,自有养人处!现代民主国家对权力不满就用手投票以表现,传统诚博国际的老百姓对权力或该地方不满,则用脚表达,即“一走了之”而迁徙别的国家或地区(如孔子的国家观就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这一招,统治者最为紧张或担心,因为没有人,就没有了税赋等,等于权力也相对缩小。所以,稳定、吸引百姓,就成为历朝历代权力的一项基本国策,《管子》中这一点十分鲜明。老百姓“自由迁徙”,也牵住了权力的神经,使其对老百姓有所收敛而不敢为所欲为。

    这就是该篇孔子思想的历史背景。

    “近者悦,远者来。”即如果国家治理的好,用不着自吹自擂自我标榜,老百姓的表现就是标杆!假如在其治理下的老百姓安居乐业,社会安宁、稳定、平静、祥和、富足,而其它国家或民族的人们也皆向往之,并纷纷投奔而来,比如像诚博国际的精英们、富人们等,而不是纷纷争相往国外跑,相反的则是国外的都往诚博国际跑,以拿到诚博国际“禄卡”为荣耀等,包括堵不胜堵的对外“潜逃”,相反则是纷纷“潜逃”往诚博国际等。如此的话,仁政之桂冠,还用得着硬往自己头上戴吗?还用得着自我标榜伟大正确或“是历史的选择”吗?

    故,“近者悦,远者来。”民心的风向标!仁政的试金石!

    仁政的主要标志:得民心!

    B何以仁政?

    7、仁政,明而至远。

    【原文】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①,肤受之愬②,不行焉,可谓明③也已矣。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④也已矣。”

    【注释】

    ①谮(zèn):谗言。

    ②愬(sù):诬告,诽谤。

    ③明:明智,明白,明察、洞悉。

    ④远:明至远,有远见,远见卓识。

    【译文】

    子张问怎样做才算是明。孔子说:“像水侵润那样的谗言,像切肤之痛那接的诽谤,在你那里都行不通,你可以说是明了。像水侵润那样的谗言,像切肤之痛那接的诽谤,在你那里都行不通,你可以说是有远见了。”

    【评析】

    何为明?如何远?

    回答:“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即明辨是非、善恶,而不误入歧途!

    故,“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明与远!

    或,明辨是非、善恶,而不误入歧途!==明与远!

    所以,明辨是非、善恶,而不误入歧途!==仁政!

    仁政,明而至远!

    8、仁政,“民无信不立”。

    【原文】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①,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注释】

    ①兵:士兵,兵器,此指军备。

    【译文】

    子贡问怎样治理国家。孔子说,“粮食充足,军备充足,老百姓信任统治者。”子贡说:“如果不得不去掉一项,那么这三项中先去掉哪一项呢?”孔子说:“去掉军备。”子贡说:“如果不得不再去掉一项,那么这两项中去掉哪一项呢?”孔子说:“去掉粮食。自古以来人总是要死的,如果老百姓对统治者不信任,那么国家就不能存在了。”

    【评析】

    “民无信不立。”振聋发聩!

    古今中外的亡权政治最终是如何灭亡的?“民无信”矣!

    政权==“民有信”==则立!

    亡权==“民无信”==不立!

    “水可载舟”==“民有信”==则立(载舟)!

    “亦可覆舟”==“民无信”==不立(覆舟)!

    那么,强大军队,与百姓信任,谁更重要呢?

    古今中外哪个失道之亡政的军队最初不是强大者?天道民心不可违!

    另外,粮食充足,与百姓信任,谁更重要呢?

    古今中外的亡权、亡政,并非因为无粮!失民心,必失败、失天下!

    因此,无粮或饥荒,只要不失民心,亦可患难与共渡难关!

    军队强弱是相对的,有道则强,无道则弱,胜负在于天道!

    而军队与粮食相比,粮食重于黩武,故先去之(民为重)!

    结论:“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仁政,“民无信不立”!

    9、仁政,以百姓为根本。

    【原文】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①?”曰:“二②,吾犹不足③,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注释】

    ①盍彻乎:盍,何不。彻,西周国家的一种田税制度。旧注曰:“什一而税谓之彻。”

    ②二:抽取十分之二的税。

    ③足:足够,够用,满足,富足。

    【译文】

    鲁哀公问有若说:“遇到了饥荒年,国家用度困难,怎么办?”有若回答说:“为什么不实行抽税十分之一的办法?”哀公说:抽税十分之二还觉得不够,怎么能实行彻法呢?”有若说:“如果百姓的用度够,您怎么会不够呢?如果百姓的用度不够,您怎么又会够呢?”

    【评析】

    “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这不就是以百姓作为权力用度的检验尺度,即以百姓为根本吗?

    今天,我们用“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来作为权力的价值判定标准,与孔子这句话是否具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孔子这句话已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

    孔子这句话,与上篇的“民无信不立。”意义一致!即孔子的民本思想,或以民为本的思想观念。

    孔子的这一思想,与老子、管子、周易等,高度统一或完全一致,即“以民为本”!

    从《周易》的“井卦”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到管子的“亲民、爱民、惠民、利民”,再到诚博国际历朝历代强调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等,从始到终,一以贯之。

    仁政,以百姓为根本!

    10、仁政,德而不惑。

    【原文】

    子张问崇德①辨惑②。子曰:“主③忠信,徙义④,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⑤,亦祗以异。'”

    【注释】

    ①崇德:崇,崇尚,追求,此指提高道德修养。另,崇德亦有崇高的道德之意。

    ②惑:困惑,迷惑,不分是非。

    ③主:主要,主导,此指为原则。

    ④徙义:徙,迁移。此指践行或向义靠扰。

    ⑤诚不以富,亦祗以异:祗(:zhī),敬,恭敬之意。这是《诗经·小雅·我行其野》篇的最后两句。大意是,诚信虽然不一定能使人富有,但令人尊敬,也有别于或强似那些富而无诚之人!换言之,德而贫者,也胜似那些富而无德之人。德者利人,缺德者害人。

    【译文】

    子张问怎样提高道德修养,明辨是非,而不被迷惑。孔子说:“讲忠信,行道义,崇尚道德。喜欢一个人,就希望他活;讨厌一个人,就希望他死。既要他活,又要他死,这就是迷惑。(正如《诗经》所说的:)‘诚信虽然不一定能使人富有,但令人尊敬,也胜过那些富而无诚之人!'”

    【评析】

    所谓迷惑、困惑,就是是非难分、善恶难辨,严重者把是当成非,把善当成恶,或相反。

    所谓是非、善恶,根本标准:有德与无德!道德者,就是是与善;缺失道德或缺德者,就是非与恶。简言之,“道”(规律)就是“真理”,就是检验世间一切是非、善恶的根本标准,舍此不可!如果树立了此标准,是否一切皆心中明了,还会有迷惑或困惑吗?

    所以,该篇开宗明义第一句,就是子张问“崇德辨惑。”即将“崇德”与“辨惑”联系在一起,因为只有“崇德”才能“辨惑”,没有“崇德”也就难以“辨惑”。

    孔子的回答也很明确,(若辨惑或不惑)就要按照“忠信”、“仁义”的德行去办事,以道德为标准或准则,不感情用事,不自以为是,否则就会陷于迷惑之中,如“既欲其生,又欲其死”等。(如传统诚博国际人皆知:不仁义的事不做,缺德的事不干!就是“辨惑”。)

    再如《诗经》讲的就很明确“诚不以富,亦祗以异。”即如果守住诚信的底线而致富,还何以会富而迷惑呢?德者富而不惑,缺德者富而必惑。

    心中有“道”,行为有“德”,如同“真理”的灯塔闪耀,还何以会迷惑呢?

    仁政,德而不惑!

    11、仁政,各有其道(德)。

    【原文】

    齐景公①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注释】

    ①齐景公:名杵臼(chǔjiù):齐国国君,公元前547年-公元前490年在位。

    【译文】

    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说:“做君王的要恪守为君之道(德),做臣子的要恪守为臣之道(德),做父亲的要恪守为父之道(德),做儿子的要尽孝道。”齐景公说:“讲得好呀!如果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父不像父,子不像子,即使有很多粮食,我还能吃得上吗?(意天下大乱,社稷不不保)”

    【评析】

    长期以来,由于思想界的混乱,加上主流舆论的误导,致使不少人错误地认为,孔子的思想或“孔孟之道”,是专门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至今仍有不少人这样认为,实荒谬极矣!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强调的是双向的道德要求,既强调臣,也强调君;既强调子,也强调父;既强调妻,也强调夫等。等于是为整个社会的人际关系(一人不少)做出的道德规定性,就如同今天社会的“职业道德”规范,或建构的“社会道德秩序”网!可谓是:德网恢恢,疏而不漏!

    如此全方位、全覆盖的社会“职业道德”规范,或“社会道德秩序”网,又何以是专门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呢?相反,是否还担心权力的为所欲为,而不遵守该“职业道德”规范呢?历史的事实是否如此?无道或缺德的政权是否比比皆是,要不何以会有“兴亡周期律”呢?

    也就是说,诚博国际两千多年的历史充分证明,真正不遵守社会“职业道德”秩序规范的,或“社会道德秩序”的“漏网者”,往往是权力或统治者而非老百姓!他们要么自命不凡,凌驾于道德或法律之上,为所欲为,要么以道德者自居,极端而自以为是,要么虚伪虚假,要求别人有道德,自己则无道失德,要么不是带头践行道德,而是把道德作为统治的手段,借道德之名,行违背道德之实等等。到头来,没有不因为实际的无道失德而亡权、亡政的。

    这就是前篇子张“崇德辨惑”的道理!殊不知,孔子所建构的社会“职业道德”规范,或“社会道德秩序”网络,就是“和谐社会”的自然状态,统治者或权力,只要顺应自然、无为而治,就是最省心省力而成功的治国之道,历朝历代的“太平盛世”其实质也在于此。然而,由于权私、贪婪作祟,往往认识不到这一点,有些既便认识到了,也不愿意放弃对于权力的欲望与贪婪,正如孔子所言“是惑也!”故,没有真正的“崇德”就难以“辨惑”!诚博国际数千年的“兴亡周期律”就是这样形成的。

    再则,道德,是一种文化,无论何人(包括权力)都可以拥有或者缺失,就如同杯子,可用,亦不用,甚者弃之(缺德)!而非谁的专利或独享,而且道德是一种自律(克己),是一种谦卑、忍让,有时甚至是付出,往往是暂时的或眼前的吃亏而根本性的受益,很多人往往看不到这一点,为贪图眼前利益,而不择手段,或斤斤计较等,回头看,根本性吃亏的往往就是这些人!所谓好人一生平安,积德行善,福及子孙后代等,原因就在于此,这也是天地间“因果相应”的法则。然而,做到谦卑、忍让,对于弱者而言容易,对于高高在上的权力或强者而言,是否就不易了呢?所以,这也是有些权力弃道德如撇屣的重要原因所在!还让“孔孟之道”成为“专门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文化?如此,权力岂不都成道德者了吗?故,同样是“惑也”!须“崇德”而“辨惑”也!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各有其道(德)!

    所以,各有其道(德)!各遵奉其“职业道德”!

    仁政,各有其道(德)!

    12、仁政,“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原文】

    子张问政。子曰:“居①之无倦,行之以忠。”

    【注释】

    ①居:居处,位居,在其位,做事。

    【译文】

    子张问如何治理政事。孔子说:“(为政者)做事不懈怠,行为要忠实。”

    【评析】

    该篇:做事要努力,行为要忠诚!也就是关于如何做事、做人的问题。

    人的一生,无非两件事:做人、做事。即如何正确做人、做正确的事。

    政事亦然!

    即:做事努力认真(无倦),做人忠诚老实(以忠)。

    “居之无倦”!上下满意,平衡和谐,合“道”!

    “行之以忠”!忠诚老实,上下满意,有“德”!

    “居之无倦,行之以忠。”合道有德即“道德”!

    正确做人==平衡和谐人与事==(合)道!

    正确做事==和谐的人际关系==(有)德!

    子张问政:

    孔子回答:道德!

    仁政,“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13、仁政,以自身正而正国家。

    【原文】

    季康子问政①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②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注释】

    ①政:为政,政治,政事,国家治理。

    ②正:正道,正派,端正,公正。

    【译文】

    季康子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回答说:“政治的意思就是正。您带头行为处事正派,那么谁敢不正派呢?”

    【评析】

    “政者,正也”!

    为政之道,或为官之道,关键就一个字:“正”!

    简单明了,无需第一、第二、第三、等等。

    “政者,正也。”只要你做到了,就是好官、好政!反之,就是坏官、坏政!

    所以,看当今天下,是好政还是坏政,是好官还是坏官,此一字检验,是非立现!

    正,正直无隐,表里如一;

    正,公道正派,不谋权私;

    正,正人正己,率先以正。

    既简单,也平常,是否也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要求?无需更多的大道理,足矣!

    人以德立,政以正立!

    己不立,何以立人?己不达,何以达人?己不正,何以正人?

    上梁不正下梁歪!

    请坚信:上面正,下面自然正!

    子曰:“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仁政,以自身正而正国家!

    14、仁政,以不贪而净化社风。

    【原文】

    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子。孔子对曰:“苟①子之不欲②,虽赏之不窃。”

    【注释】

    ①苟:假如。

    ②欲:欲望,贪图,贪欲,贪婪。

    【译文】

    季康子担忧盗窃,问孔子怎么办。孔子回答说:“假如你自己不贪婪,既使奖励偷窃,也没有人去偷窃。”

    【评析】

    贪婪,是万恶之源!

    这一点,是否已无容置疑?

    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组织,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国家等,只要心生贪婪,则势必走上邪恶的不归路。因为,只要贪婪,就必然会为了贪欲而不择手段,即极端自私而道德沦丧!整个社会也会因此而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即所谓的“丛林法则”。这一点,是否已被古今中外的事实所充分证明?

    所谓贪婪,就是欲望“无度”!天地自然万物皆“有度”!“适度”则“平衡和谐”!过度即极端,严重则“物极必反”!即改变了原来的事物的性质或其自然形态。

    以“无限度”对待“有限度”就是贪婪;

    因此,人类行为,当有节、有止、有度;

    贪婪,则无节、无止、无度,欲壑难填。

    “适度”或常态下的水是透明的液体,低于零度,或高于一百度,即发生重大改变。

    地球的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等,是有限度的,无限度地攫取、破坏,即人类的贪婪。

    社会蛋糕就那么大,欲多吃多占而不择手段,即“弱肉强食”而贪婪,故无宁日矣。

    市场讲究公平合理,即等价交换,然却假冒伪劣等,贪婪而不择手段,还何以公平?

    新世纪人类最大贪婪,就是科学崇拜、生产力崇拜、发展没有节制,奢侈奢靡盛行!

    “拉内需,促消费”纵欲、纵贪而暴殄天物,名曰发展,实人类最大的无知与笑话!

    古今人类贪婪的最大恶果:掠夺、暴力、战争;最大的凶险:“世界末日”会成真!

    故,权私==贪婪==极端==弱肉强食==掠夺、破坏、暴力、战争==邪路!==物极必反!

    ……

    贫穷灾难因饥寒而乞讨,不为耻,人皆会心生怜悯!盗窃则不可!贼人,必遭痛恨。

    如果乱象丛生,贼人遍地,则说明这个社会已是道德沦丧。所以,人们常以风清气正,民风古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来形容该社会的和谐美好。当今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会有记忆,传统的诚博国际,基本上就是一个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然而,既便是乱象丛生,盗贼遍地,道德沦丧,其责也在于上!

    上面若无私欲,下面何以会贪婪?

    上面若不贪婪,下面何以会无度?

    上面若不无度,下面何以会奢靡?

    上不“弱肉强食”,下何以逞强?

    上面若不极端,下面何以会暴戾?

    唯物主义、唯心主义、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窝里斗、大冒进等,谁由之?

    弱肉强食,你争我夺,失却公平,破坏资源、环境,道德沦丧等,在于谁?

    礼义廉耻,四维为何不张?仁义礼智信等,被谁摧毁?是谁视道德为垃圾?

    故,社会清正在于上,社会浑浊亦在于上!既有赞歌,是否也当责任担当?

    上行下效!勿枉做引路人!更不该误入歧途将人民带上邪路!贪即邪!

    所以,上面不贪,下面则必风清气正!

    即欲净化社会而风气正,上面必不贪!

    子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仁政,以不贪而净化社风!

    15、仁政,以德性而影响民风。

    【原文】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①,以就有道②,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人小③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④。”

    【注释】

    ①无道:违背天道!也可理解为缺德或道德缺失的人。

    ②有道:顺应天道!也可理解为有道德或德行品质好的人。

    ③人小:此指小人物或普通百姓。

    ④偃:仆,倒。

    【译文】

    季康子问孔子如何治理政事,说:“如果杀掉而惩戒无道的人,鼓励弘扬有道德的人,怎么样?”孔子说:“您主持政事,怎能用杀戮的手段呢?只要您追求善,老百姓也会跟着向善。君子的德行就像风,普通人的德行就像草,风吹到草上,草必定跟着风向倒。”

    【评析】

    “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这本身就是无道而缺德,必失衡失谐失民心。

    靠杀戮而推行道德,还何以道德?是否古今中外的独裁、暴政皆如此?以道德者自居,自以为是,自命不凡,一边自我标榜,另一边挥舞着血淋淋的屠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然而,自人类以来,又有哪个暴政、暴君能长命百岁?最终又不是以缺德者而遭到历史的唾弃?自以为是,最终什么都不是,自命不凡,最后却连常人都不如,飞扬跋扈,到头来一场空!就如同被历史耍弄的一只猴子,除了给人类留下笑料、悲歌,还有什么?

    而真正可悲之处,就在于总有这样的猴子层出不穷,心甘情愿被耍弄,为何?

    根本原因:道德缺失耳!

    正因为失道失德,才会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而道德者,必谦虚而虚怀若谷!

    正因为失道失德,才会强权、强政、强势,“暴”而极端!故而物极则必反!

    正因为失道失德,才不明白“上善若水”、“不敢为天下先”即谦卑而至高!

    正因为失道失德,才会总有人会重蹈历史的覆辙,兴亡周期律,风水轮流转。

    正因为失道失德,才会视无道为有道,弱肉强食,贪图眼前,而失掉了长远。

    ……

    “天道平衡”!故,能够“平衡和谐”世间人与事以及万物者,即为德!

    如前文“政者,正也”!以及“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等,即为德!

    故,仁者、仁政即为德,因为,唯此才能获得平衡和谐,而非失衡失谐!

    所以,仁政,就在于平衡和谐;不仁,势必失衡失谐,重者,物极必反!

    因此,作为君子或权力,当以道德之风影响世人,不可靠强行强制,更不可弱肉强食,自以为是,凭借老百姓赋予的权力而恣意妄为,反过来,则又以强行、强制力对待老百姓,如果暴虐而滥行无道,则亡之不远矣!春风细雨,润物无声,若暴风骤雨,必一片狼藉。

    所以,“如杀无道,以就有道”即不仁,哪还有“何如?”

    而只有“子欲善而民善矣。”上行下效,上下皆善!

    “君子之德风,人小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仁政,仁人、仁天下!

    仁政,以德性而影响民风!

    16、仁政,不仅在于善“讼”(上)。

    【原文】

    子曰:“片言①可以折狱②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③。

    【注释】

    ①片言:诉讼双方中一方面的言辞。

    ②折狱:狱,断案。

    ③无宿诺:没有过夜而不兑现的诺言,此指只要他承诺的案子,就没有断不了的。

    【译文】

    孔子说:“根据某一方面的言词,就可以判断案件的,大概只有仲由吧。”只要是子路承诺的案子,没有不是他迅速断案的。

    【评析】

    这就是孔子的法治观。即认可善“讼”者!

    如有“讼”,善“讼”则胜过昏“讼”者。

    该篇,则是认可或肯定仲由为善“讼”者。

    仲由可以以“片言”而“折狱”,这是为什么?历来有这样几种解释:一说子路明决,凭一方面的陈述就可以作出判断;二说子路为人忠信,人们都十分信服他,所以有了纠纷都在他面前不讲假话,因而凭一面之辞就可以辨明是非;三说子路忠信,他所说的话决无虚假,所以只听其中一面之辞,就可以断定案件。也有说子路脑袋瓜特别好使,不需要按照一般人的方式来判断是非,只要他听到一面之词就知道谁对谁错!乃大智大勇之人,在他的刚毅 <https://baike.so.com/doc/6896363-7515184.html>、公正的谋断下,涉案众人都非常信服。但无论哪种解释,都可以证明子路在刑狱断案等方面是卓有才干的。

    然而,吊诡的是,子路如此大智大勇而善“讼”之人,却在卫国的蒯聩之乱中,死于有理说不清的乱军之中,此为后话。

    故,子路之善“讼”,乃一人之智勇耳!非事物之根本性矣!

    仁政,不仅在于善“讼”(上)!

    17、仁政,根本在于无“讼”(下)。

    【原文】

    子曰:“听讼①,吾犹人也。必②也使无讼③乎!”

    【注释】

    ①听讼:诉讼,此指审理诉讼案件。

    ②必:必要,必须,关键,根本,重要的。

    ③使无讼:使人们之间没有诉讼案件发生。

    【译文】

    孔子说:“审理诉讼案件,我同别人一样。根本在于如何不使诉讼的案件发生!”

    【评析】

    无“讼”,没有打官司的人。假如社会风清气正,民风古朴,路不拾遗,家家户户以及人人讲道德,还何以诉讼呢?还何以那么多的诉讼呢?或许有人会说,这不是做梦吧!然而诚博国际几千年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一个县令带着几个衙役,徭役、兵役、赋税、诉讼等,全管了,虽有历史黑脸包公的美谈,但与今天相比,案件几何?且包公所涉多皇亲贵族。

    所以,孔子从未反对法治,“听讼,吾犹人也。”但却非常强调德治,因为不难设想:一个德治的社会,要比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强万倍!如果整个社会道德沦丧,而仅靠法治,或更多子路式的善“讼”者,也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根本之道,还在于提升全社会的道德素养或德行品质,实现少讼或不讼,这就是孔子的法治与德治观,即法治与德治相比,德治更重要!即“听讼,吾犹人也”(同人们一样赞成法),然更追求“必也使无讼乎!”

    “以德立人”,最起码是否当首先解决好“做人”或“做为人”而区别于“动物性”的问题?如果不知何为人,将“缺德”也看成是人性,那么还何以区分“人性与动物性”呢?“缺德”,还何以“立”?何以为“人”?认知法与德,就如同此理。

    所以,强调法治,更离不开德治!当然,在德治尚难以根本保证的情况下,也不能否定法治的重要功能与作用,即“以德以法治国”。诚博国际数千年,走的就是以德治为主,以法治为辅的道路,依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社会道德网,保证了“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即相对的“无为而治”的代代传承,与千年的社会和谐稳定!中华文明,代代相传,一脉相承数千年而不变!当然,也有不少的问题,然而也都是出自于上层或统治者,与百姓或平民社会无关。

    结论:就事物的根本性而言,社会和谐,乃至天下和谐,根本性在于道德,而非法治!就如同解决人性与动物性的问题,根本在于德性而非法理一样的道理(动物界也讲规则)。

    所以,从根本上看,作为仁者、德者或君子,不仅在于自己做好某一项事情,或善待某一个人,比如像子路善“讼”,以及后来家喻户晓的包公等,固然可敬可佳,但更重要的,也是根本性的,是如何以自身的行为,将道德推而广之,即将良好的德性推向社会,营造出风清气正有道德、讲道德的社会环境,社会和谐,没有了打官司的,还何以诉讼?或出现了矛盾与纠纷,注意及时化解或调解,尽可能不使矛盾激化而走上诉讼的道路等。这些,是否都胜似善讼?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于“无讼”而非“善讼”!“必也使无讼乎!”

    这也是《周易》中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孔子予以传承。

    上篇:仁政,不仅在于善“讼”(上)!

    该篇:仁政,根本在于无“讼”(下)。

    C为何仁政?

    18、为政之道在于“仁”。

    【原文】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①也,不知其仁也。”

    “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②,百乘之家③,可使为之宰④也,不知其仁也。”

    “赤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⑥,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注释】

    ①赋:兵赋,向居民征收的军事费用。

    ②千室之邑,邑是古代居民的聚居点,大致相当于后来城镇。有一千户人家的大邑。

    ③百乘之家:指卿大夫的采地,当时大夫有车百乘,是采地中的较大者。

    ④宰:家臣、总管。

    ⑤赤:姓公西名赤,字子华,孔子的学生。

    ⑥束带立于朝:指穿着礼服立于朝堂。

    【译文】

    孟武伯问孔子:“子路做到仁了吗?”孔子说:“我不知道。”孟武伯又问。孔子说:“仲由嘛,在拥有千辆兵车规模的国家,可以让他管理军队事务,但我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仁。”

    孟武伯又问:“冉求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冉求啊,可以让他在一个有千户人家的公邑或有百辆兵车规模的采邑里当总管,但我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仁。”

    孟武伯又问:“公西赤又怎么样呢?”孔子说:“公西赤嘛,可以让他穿着礼服,站立在朝堂之上,负责接待贵宾,但我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仁。”

    【评析】

    看来,孔子对于自己弟子的优长或才干还是比较了解的,然而为何独对于其能否做到仁而不清楚呢?而“不知其仁也”?正如前面已经讲过的,仁是内化之德,也就是说仁是一种个人内在的道德修养,即仁在心中,但如果不表现出来,或践行出来,又何以能知道你是否仁呢?听其言,观其行,即只有通过一个人的行为举止,方可看出是否仁,或有仁、行仁,讲道德,有道德。这就是孔子为何总是回答“不知其仁也”的原因。换言之,只有当子路、冉求、公西赤,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军事、行政、外交),在工作中方可观察到他们是否有仁、行仁了,或者说是否有德或缺德了。

    而该篇重点强调的是仁,突显的也是他们各自工作后能否为仁的问题,比如子路在管理军事方面能否做到仁的问题,冉求做镇长或市长时能否做到仁,公西赤则是在外交方面能否做到仁的问题,以此类推或推而广之,各行各业都能否做到仁的问题,这是否就清楚地表明,仁在“为政”中的不可或缺重要地位与作用?仁,在此也就成为了为政之道,或各个行业、部门的“职业道德”,无仁无德不可以管理军事,无仁无德不可以当市长,无仁无德不可以搞外交等。即无论什么领导,无仁或缺德可乎?

    自古以来所谓的昏君、明君,不都是以仁为标准或以此而区分开的吗?仁者,为明君,即仁政或德政;不仁者,就是昏君,即独裁或暴政等。诚博国际数千年而循环的“兴亡周期律”不就是这样形成的吗?

    所以,仁,关乎政事的成败,关乎政权兴亡。

    为政之道在于“仁”!

    19、仁政,“通达”。

    【原文】

    子张问:“士①何如斯可谓之达②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子张对曰:“在邦必闻③,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④,察言而观色⑤,虑以下人⑥。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⑦。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注释】

    ①士:士人,指学人、知识分子、官员等。

    ②达:通达,指善道者,或道德者,明智练达,游刃有余于家国天下事务者。

    ③闻:有名,有名声、名望。

    ④质直而好义:质,质朴,道德纯正。直,正直。义,义气,侠义、道义等。

    ⑤察言而观色:察,体察,感受。言,言谈,言语。色,神色,神态,表情。

    ⑥虑以下人:虑,思虑,谋虑。以,用以。下人,谦卑、谦下待人。

    ⑦居之不疑:居之,自居。不疑,非常自信,毫不怀疑,自以为是。

    【译文】

    子张问:“士怎样去做才可以达到通达?”孔子说:“你所说的通达者是什么意思?”子张答道:“在邦国间有名声,在大夫之家有名声。”孔子说:“这只是名声,而不是通达。所谓通达,品性质朴,正直好义,能随时体察别人的言语和神色变化,思虑周详,待人谦卑。这样的人,在国家间的交往中必定是通达的,在大夫之家任职也必定是通达的。我也听说过那些有名声的人,只是表面上装出仁的样子,行为上却违背了仁,自己还自以为是,以仁者自居,毫无愧疚之心。这些人,在邦国是有名声的,在大夫之家也是有名声的。”

    【评析】

    “何哉,尔所谓达者?”何为通达?

    “是闻也,非达也。”有名声,不等于通达!

    “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虽然名气很大,却内心不仁,实则无德,难以做到通达,故也谈不上通达者。

    所谓通达者:“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德行!

    有德行的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必:畅行天下!天地之大任我行!

    结论:通达者,德行也!德者,道也!讲道德、有道德者也!

    故,通达==重道有德==道德者==大道天下==自由自在任尔行!

    仁政,“通达”!

    20、仁政,“仁己”。

    【原文】

    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曰:“敢问崇①德、修慝②、辨惑。”子曰:“善哉问!先事后得③,非崇德与?攻④其恶,无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⑤,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

    【注释】

    ①崇德:崇,崇尚、追求。崇德,此指崇尚或追求道德!另,亦有崇高的道德之意。

    ②修慝(tè):修,消除,改正。慝,邪念,邪恶的念头。

    ③先事后得:先努力做事后有所得,或先付出后有所获。

    ④攻:检讨,自责,指责,批评,批判。

    ⑤一朝之忿:一朝,一时。忿,忿怒、气愤。指一时的冲动,或一时的感情用事。

    【译文】

    樊迟陪着孔子在舞雩台下散步,说:“斗胆请教,怎样做才是追求道德?怎样消除心中的邪念?怎样辨别是否迷惑?”孔子说:“问得好!先做事后有所得,不就是追求道德吗?检讨自责自己的错误或恶念,不要一味地指责别人的错误,不就是消除自己心中的邪念吗?由于一时的愤怒,就忘记了自身的安危,以至于牵连自己的亲人,这不就是迷惑吗?”

    【评析】

    仁者仁己,就是要确保并不断地提高自己的仁心或德行,即该篇之三问、三答:

    问:“敢问崇德?”怎样做才是崇尚或追求道德?

    答:“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有春种才有秋收,有付出才有所得,万事皆因果,不可追求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等!德者得之,得之德也。

    问:“修慝”?怎样消除或避免心中的邪念?

    答:“攻其恶,无攻人之恶,非修慝与?”多自省、责己,修身克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要专盯着别人的缺点错误,亦不可别人皆坏独己好,什么都是风景这边独好!三人行必有我师,与三人行必我为师!孰正孰邪?正如《周易》之:善人善己、善己善人!善之善矣!如此,还何以邪念产生?

    问:“辨惑”?怎样明辨是非而不被迷惑?

    答:“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感情用事,一时冲动就不计后果!何以如此之惑?修身之故耳,注重道德,修身养性,不断提高自身的道德涵养,还会如此吗?道德者何以惑?前篇之“崇德辨惑”,即为此意。

    综上所述,仁者仁己,关键在三:

    树立正确的人生追求。天道酬勤,靠勤劳所得,德者得之,得之德也(崇德);

    端正正确的人生态度。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人间正道:乃平衡和谐(不邪);

    重修身矫正人生脚步。修身养性,丰富内涵,人间大道:是重道有德(不惑)。

    仁者己仁,正人先正己!

    仁政,“仁己”!

    21、仁政,“仁人”。

    【原文】

    攀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

    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①,能使枉者直。”

    樊迟退,见子夏曰:“乡②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③,不仁者远④矣。汤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⑥,不仁者远矣。”

    【注释】

    ①举直错诸枉:举,选拔,任用。直,正直。错,同“措”,放置,置于。诸,之于。枉,不正直,有邪念。意为选拔直者,将其置于有邪念者之上,以影响帮助使其归正。

    ②乡(xiàng):同“向”,过去。

    ③皋陶(gāoyáo):传说中舜时掌握刑法的大臣。

    ④远:远离,远去。

    ⑤汤:商朝的第一个君主,名履。

    ⑥伊尹:汤的宰相,曾辅助汤灭夏兴商。

    【译文】

    樊迟问什么是仁。孔子说:“爱人。”樊迟问什么是知,孔子说:“了解人。”樊迟还不明白。孔子说:“选拔正直的人,将其置于重要的位置上,就能使不正直者归于正直。”樊迟退出来,见到子夏说:“刚才我见到老师,问他什么是知,他说‘选拔正直的人,将其置于重要的位置上,就能使不正直者归于正直。这是什么意思?”子夏说:“这话说得多么深刻呀!舜有天下,在众人中逃选人才,选拔任用了皋陶,不仁的人就远离了。汤有了天下,在众人中挑选人才,选拔任用了伊尹,不仁的人就远离了。”

    【评析】

    从该篇可以看出,仁政仁人,主要包含三层意思:

    一是以仁爱之心待人。

    攀迟问仁。子曰:“爱人。”即以仁爱之心对待每一个人,以礼待人,即爱人。

    二是以仁爱之心渡人。

    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使正直的人帮不正直的人,使其归于正直,使仁者帮助不仁者,使其归于仁等,即帮人,教化人,或渡人。

    三是近仁而远离不仁。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既然不能帮或难以渡者,则远离之,即孔子所强调的近君子,远小人。而重用仁者,即等于昭示天下:轻视不仁者!不仁者自然远离矣!

    故,仁政:爱人、助人、渡人,以礼待人,亦近君子、远小人。

    仁政,“仁人”!

    22、仁政,仁自然万物。

    【原文】

    子钓而不纲①,弋②不射宿③。

    【注释】

    ①纲:大绳。这里作动词用。在水面上拉一根大绳,在大绳上系许多鱼钩钓鱼,叫纲。

    ②弋(yì):用带绳子的箭射鸟。

    ③宿:指归巢歇宿的鸟儿。

    【译文】

    孔子只用一个鱼钩钓鱼,而不用系有许多鱼钩的大绳钓鱼(不滥捕)。只射飞鸟,不射巢中歇宿的鸟(不滥杀)。

    【评析】

    此为类比或比喻。

    “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望母归。”就是该篇的题旨所在。一方面,表现出一种宽厚、仁慈的仁德之心,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自然的平衡思想或生态意识,像“竭泽而渔”、“杀鸡取卵”、“不打三春鸟”、“坐吃山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在自古以来的诚博国际人的思想观念中,已根深蒂固!这就是“天道平衡”思想,或道与德的体现。

    改革开放仅三十多年,就资源、环境、人心等全面沦丧,地下、地上的自然资源没了,环境没了等,例如诚博国际著名的“四大渔场”已无鱼可打,特别是以海资源丰富而著称的渤海,不仅几成净海,而且已被严重污染!而有些污染,则极难治理,如土地污染的治理,特别是地下水污染的治理等,要回复到以前,则需要几百甚至上千年(专家语)。这不就是典型的“竭泽而渔”、“杀鸡取卵”吗?

    诚博国际自己的资源被挥霍完了,眼睛不得不瞄向世界,石油、矿藏、渔业、甚至粮食等,诚博国际是否已经形成几乎是全方位的与世界争资源的态势?假如诚博国际不复归于道,即从根本上转变发展、消费方式,既便是全世界,有多少自然资源能满足诚博国际近十四亿个贪婪的胃口?美国原总统奥巴马说诚博国际如果达到目前欧美的平均消费水平,则另需增加十个地球的资源!试问:是危言耸听吗?又何来十个地球?诚博国际是否已经对世界或人类构成了严重挑战或重大威胁?还用得着别人说我们威胁?为何做不到自知之明?甚至明知故犯逆天而行?

    当然,这只是仅就诚博国际而言,并非说别国没有问题,如欧美以世界的极少数人却占有、消耗着世界绝大多数的资源等,同样是不可持续的!如果全世界争资源、破坏生态环境等的态势不能够被遏制,即不能归于“道”,那么人类迟早会万劫不复而“末日”成真。

    这就是孔子“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的意义所在,即重道有德,平衡和谐自然万物的思想价值观念。

    “天人合一”,人类是自然万物的一份子,贪婪而极端地追求,难以为继,不可持续,且势必埋下凶险的祸根,最终遭受大自然加倍的报复与惩罚,违背规律就要受到规律的惩罚!目前,人类已经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再不悬崖勒马,悔之晚矣!

    “天人合一”即天地人和谐相处,天地人同归于一即“道”!

    人与自然万物,共处一个家园,在这个家园中,谁都不可或缺,谁都离不开谁,形成了一个完整、缜密的“生物链”,即“生态平衡”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保护大自然,珍爱大自然,保护大自然的“生态平衡”,是每个人,特别是每个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仁政,不仅仁人、仁己,还要仁自然万物,即以仁慈、仁爱之心,对待人与自然万物,也就是要“平衡和谐”人与人、人与自然万物,这就是“通达”。

    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为我们做出了光辉的榜样。

    仁政,仁自然万物!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何为仁政?讨论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确各自的标准。如果标准不一致,任何讨论、争论都毫无意义,是舍本逐末。所以什么是仁政?首先要看其立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什么?如果能够建立起大家共同认可的普世价值观,那才可以研究讨论。并且应该发展地看问题,就是要与时俱进,要随着人类对宇宙、对人及人类社会认知的范围的扩大而变化。
    2019/5/13 9:32: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1976年12月入伍,在部队曾任新闻干事、院校教员。1999年专业,曾任记者、企业中层,最后职务:分公司党支部书记。一生写了三本书:《孙子兵法与高科技战争》、《易经—开元》、《神思佛智话管子》。一生最感念的事:那一段尚未被污染的军旅生涯。最感念的人:老班长单纪堂、老领导徐炳炎、老教授黄金声。最期待的事:道德重登国家的“庙堂”,“平衡规律”大道于天下!友情联系:ysy3695@163.com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后语
  1. 《论语》平天下篇:讲道德
  1. 《论语》平天下篇:做君子
  1. 修齐治平篇
  1. 《论语》平天下篇:行道
  1. 《论语》平天下篇:明德
  1. 《论语》平天下篇:行仁
  1. 《论语》平天下篇:以礼
  1. 《论语》治国篇:君子
  1. 《论语》治国篇:文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