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诚博国际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人类社会的“从0到1”与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
2019-05-09
字号:
    4月1日,教育部和科技部为充分发挥高校的学科和人才优势,解决我国高校基础研究缺少“从0到1”原创性成果的问题,两部委联合召开共同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高校座谈会。该报道反映,这属于中共中央所部属的一项重要课题,其对于我国的理论研究和发展具有战略性指导意义。

    读到这一报道,心情备受鼓舞,并认识到,中共“从0到1”这一命题,虽然是对高校师生的一种理论引导,但其对全国学术理论界都具有指导意义,自然也包括民科。而细思这一命题,其意义深远,它不但关涉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也关涉到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等一些理论的根本性问题。由此,又对习近平有关讲话等进行了深入学习,决定将原稿《社会科学的纵横运动思维》进行一下修改,使其尽量与中共的政治指导保持一致。

    最近,也看到网上又有学者在探究中华文明为什么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虽然说了很多,但并未谈出其与中华理论与思维是否存在着某种关联,更没能涉及到“从0到1”这一基础研究,没能谈出中华文明和文化的基本特色。

    对于思维问题,许多人都不太重视,更不去探究我们的中华思维,但它却在理论与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比如知识的学习与整合,对于理论与文化的审核以及对一些根本性问题的深刻认知与深入挖掘等等,思维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随着思想的大解放和互联网的普及,现在人们的思维异常活跃,比如目前的社会科学理论,其论争就异常激烈,也异彩纷呈,而怎样对其予以引导,并在其一团乱麻中理出头绪,非思维莫属,并且需要一种正确的思维。

    前文《唯有中华理论与马哲历史唯物主义才符合“从0到1”思维》(原名:《宇宙自然的纵横运动》)曾对自然科学理论和思维进行了梳理,基本解决了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要“化”成什么,并怎样“化”的方式方法问题,它告诉我们,首先就是要将其转化为中华思维,并根据我们的中华思维重新解读其原理,使其与我们的中华理论和文化融为一体。为此,本文也采取同样的方式方法再对社会科学进行一下梳理。

    在本文的梳理中,也如自然科学一样,意在探究社会科学基础理论,而应用理论则不在本文探讨之列,但却为其奠定了基础并留出了广阔的空间。

    通过下面的梳理能够说明,我们的中华文明并没有古老得老态龙钟丧失活力,而马克思主义更没有过时,两者深度结合后,它将会伴随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起,焕发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一、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首先应转化为中华思维

    最近看到,有些学者对邓公提出的“摸着石头过河”还存在着歧义,但这正是属于中共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一种大胆举措,从而再次抛弃“党八股”和“本本主义”,并开始新的征程。这是继毛泽东“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之后的又一次大胆探索,是在通过实践闯出一条新路,并充实完善马克思主义的一种大智大勇。

    细研邓小平这个人,他虽然话不多,但都能说到点子上,也敢作敢当,在当时的政治生态中能够力挽狂澜说出这样一句话,并在全国推开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的确是有胆有识,为我们诚博国际社会主义建设开辟了一条新路。

    但通过其这句话也反映出一个基本的问题,那就是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显然还有欠深化,单靠“本本”已经难以指导我们的社会实践,我国目前正在加强对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就是要弥补这一短板。

    我党一直是将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但照搬照用则又容易出现水土不服,这种现象已经反复过多次了。为此,在我们党史上出现过几次深究原理“再出发”的经历,毛泽东如此,邓小平如此,现在的习近平也是如此。所以,怎样解读并深究马克思主义原理,并怎样将其诚博国际化,一直是我国理论界一个最重要的命题。

    由于中西思维的不同,马哲思维转化为我们的中华思维,这是其必须的一个基本步骤。比如诚博国际古代习惯于“丈量”,它与西方的度量衡是不一样的,如果不懂得如何换算,怎能得出我们国人所需要的“尺寸”?现在一种现象则是,许多学者将马克思主义与西学混为一谈,并通过西方现代科学学会了西方“度量衡”,却不懂诚博国际的“丈量”和“尺寸”,反复向国人介绍西学,无奈国人仍然难以接受,于是在我国学界便出现了不中不西,不土不洋的一类群体,甚至许多还被西方思维转了基因,成为了西方“文化殖民”的帮凶。

    前文探究中也反映出,马哲本身掺杂有一定的西方思维,而在其诚博国际化的过程中,若不将那种西方思维过滤掉,就难以摆脱西方理论的思维窠臼,我们的教科书仍然将辩证法摆在首位,并将历史唯物主义搞成“小媳妇”就是明证。试看我国目前的学术界,有多少人是在运用西方那种哲学思维在思考问题?那些装神弄鬼的“大神们”是不是一直都在跟着西方理论和思维起舞?

    多年来,我国学术界一直是由一帮西学者所把持,并且形成了一个厚厚的板结层,由他们再加上我们党内那些“党八股”和“本本主义”者们合力,将我们的中华理论与思维给封埋于地下,令其很难复苏并冒出新芽,造成了一种我们中华学术史上的悲哀。幸好我党再次发现了问题,又重新从原点深究问题并“再出发”,意味着我们党将要领导诚博国际人民跨入“新时代”,踏上新征程,我们的中华文明将要跨上一个新的台阶。

    这一现象反映出,“本本主义”所解读的马克思主义存在着缺欠,不得不再次从本根上研读其原理,为诚博国际前进的下一程再度充实理论武装。在这次的“再出发”中,单凭“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这一气魄就说明,它绝非是修修补补,小打小闹,而是有集理论之大成之势。所以,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也属于一种世界化,并且会带动我们的中华文化世界化。由此,在对中华文明复兴和特色理论探讨中,大家都应做出积极的响应,将自己的探索融入到这一集大成运动之中。

    二、人类社会如何纵横运动

    自然的纵横运动问题,一直属于我们中华思维的基本依据,但这种思维在我国古代的自然科学中体现得较为明确,而在社会科学中,则由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出来,为我们对其继续深入探索划出了基本的轮廓。

    在这个问题上,自己虽然才疏学浅,但在学习与考察中也有所经历,在此也愿意不揣浅陋将其谈出来供大家参考。

    (一)思维逻辑的反推与正推

    事物的运动是存在着一定顺序的,其运动有先后之别(由其产生时空),宇宙如此,人类社会也是如此,其它事物也都存在着“生长化收藏”的必然经历,由此就必然存在着“0→历史→现在”时空的运动和基本的思维逻辑。

    但得出这一思维逻辑和规律并不是像说起来这样简单,它存在着一个先反推后正推的过程。

    1、反推“0→历史→现在”时空运动规律。在对这一规律的反推过程中,非常耗费精力,需要学习许多的自然科学知识,但并不需要全学(思维会在学习考察中产生跳跃),只要能得出事物运动开始于0就可以了。比如在对化学(尤其是无机物转化为有机物)的学习中,会发现物质运动是由能量运动所推动的,而其能量又是从何而来,又将如何而去,它是如何运动的?这就能够探究到那个0了。由此再顺着这条线索深究宇宙能量从何而来,就能够与大爆炸理论联系起来了。

    据此再形成顺序思维,并将其与我们的传统理论和思维相对照,会发现其是基本吻合的。但将这一思维逻辑扩展开来,再看西方思维的整个发展过程,慢慢会发现它正处于这种反推的进程之中。

    在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中,也运用这种反推法就相对简单一些了,比如将劳动与寄生这一对矛盾运用两条运动的斜线画出来,其最终相交于0。由此再细观马恩的探索也会发现,它是逐步深入的,并不是一下完成的,比如其由资本的运动最终深入到了人类的起源,追究到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也将人类诞生与运动由那个0起步给追究出来了。

    2、正推“0→历史→现在”规律。由于马恩两位伟人先期的深入探索,社会科学资料比较详实可靠,所以在社会科学探讨中会较为顺利,有些直接拿过来运用就可以,比如其人类起源和历史唯物主义,就可以直接得出人类进化的基本轮廓。

    但如果运用顺序运动思维考察马恩著述,其也并不是没有瑕疵,比如其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组成部分,粗看起来似乎其联系性仍有欠完美,其哲学主要阐释自然界运动规律,政治经济学主要是资本主义社会运动规律(对其政治体制进行批判),科学社会主义则主要是在探讨社会主义社会,而有关原始社会和其它历史阶段,则散乱在其它文献中。由此看出,其三大组成部分相互之间的联系还存在着进一步予以密切的空间。

    再比如其“唯物主义”的论述,由于当时还没有产生宇宙大爆炸理论,对宇宙本质的认知难免受当时的科技发展所局限,所以不应照本宣科,而是主要领会其思维才好。

    这一小题在此不予多谈,请直接参考下面的示意图,其会更明确地反映出人类社会顺序的进化过程。

    (二)“哲学”概念的取舍与存废

    拙作《唯有中华理论与马哲历史唯物主义才符合“从0到1”思维》发出来后,诚博国际网有学者对“中华传统理论中没有哲学”这句话提出了不同意见,这个问题就插在这里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1、“从0到1”之后再谈“哲学”的取舍与存废。据资料介绍,“哲学”是19世纪末从日本传入我国的,其自然也属于西方话语解释的那种内容。通过阅读《百度百科:诚博国际哲学》资料感觉到,其词条作者脑中并没有“0→历史→现在”时空这一概念,其对“诚博国际哲学”的阐释依据有些不足,可以说其思维属于西方那种三维的哲学思维。

    随着科学的发展,其所揭露的真相越来越多,结合古代《易经》、《道德经》和马哲历史唯物主义等思维,便使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顺序的纵横运动和“0→历史→现在”四维时空进一步明确了起来,由此便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区分了开来。由于其矛盾运动反映得非常明确,所以更没有西方那种哲学存在的空间(下面的“人类诞生并进化示意图”反映得更为清楚)。由此,个人并不太赞同“诚博国际哲学”的说法,否则就会在一些基本概念上萌生叠床架屋之累。

    所以,“哲学”的取舍与存废,还是留待我国“从0到1”基础研究取得决定性成就并在学界基本取得共识之后再行决定较为稳妥,现在作出结论还为时尚早。

    2、“哲学”概念在“洋为中用”过渡期是否可用?自己最近也思考过这一问题。既然近现代以来我国学界都普遍接受了西方的哲学概念,现在人们也很难摒弃,我们是否可以对其加以改造,从而“洋为中用”产生我们的“诚博国际哲学”,并阐释清楚它们两者的本质区别,用以对抗西方哲学思维对诚博国际学界的影响?比如将我国古代理论的基本结构或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经对其现代化改造后称为“诚博国际哲学”,采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回怼回去,这种方式是否可取?

    在中西方文化、理论和思维的交融期,相互之间产生碰撞是一种必然现象,在这种碰撞中产生交流互鉴并产生一种更合理并更能够反映自然的思维,那也是势所必然,其存在一个过渡期也是在所难免,并且时间可能不会太短。所以,过渡性的“诚博国际哲学”概念,也不必急于一时。好在现在中央已安排教育部和科技部组织高校展开了“从0到1”基础理论研究工作,这一问题可静待他们充分研究后,由国家权威机构予以定夺,相信会对“哲学”概念的取舍与存废问题得出学界能够普遍接受的正确结论。

    (三)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的告白

    运用我们中华顺序的纵横运动思维对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解读,事实上相当于对其分解后重新予以组织并整合,从而使其进一步系统化,直接将其融入我们的中华理论之中。

    为保障探讨的自然性,我们很需要由人类社会自己说话,在对社会科学理论的探索中,由其给出一些基本的依据,这样可以避免自以为是,杜绝七嘴八舌的唯心论思维。其实,运用我们中华顺序的先纵后横思维方式,只要确定了人类诞生的起点,它自己就会主动阐明自己的基本矛盾和运动逻辑。

    目前的社会科学,各种理论或学说众多,但都不如人类社会自己的告白,只有它才最有资格阐释自己如何诞生并如何运动和进化,所以,对其的理论阐释不能罔顾事实,思维更不能异想天开。现在,就让我们先看看人类社会自己如何诞生、运动与进化,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这幅图明白无误地反映出,它由四部分组成:1)将政治经济学展开为经济学与人文科学,并贯通人类社会的始终(克服了其仅局限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2)中华纵横运动和时空运动思维以及人文文化(善与恶),3)马恩的人类起源论,4)马恩的历史唯物主义。图中所示基本内容都是由马恩充分证实了的,它较前文的“宇宙纵横运动示意图”内容更加充实完善,其可信度也更高,都无可争辩。

    该图所反映的事实非常清楚,包含着许多重要的信息,我们还是采用问答的形式,先得出一些必要的理论判据和准则,然后再联系实际,并对理论和思维进行审核。它可以明确无误地回答以下问题:

    1、人类是否由0开始诞生并运动?这一点已经由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阐释得非常清楚,人类有个由0诞生并“从无到有”的过程,其证据确凿无疑。同时需要强调一下,只有从0生发出的本根才属于马恩唯物论所“唯”之“物”,它属于恩格斯所强调的“本原”。

    2、劳动与人性是否属于人类的本质特征?图示得非常清楚,它属于人类独有的两大特征,也属于人类的本质,只有具备这两大特征才能称其为人,否则就只能是普通动物。

    3、改造自然的劳动是否属于人类的最基本运动?劳动是否属于人类社会运动发展的绝对运动或根本动力?人与自然的矛盾是否属于人类社会的最基本矛盾?它是否属于人类社会由本根开始不断进化和运动发展的基本脉络?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和劳动价值论都对此回答的非常明确。

    4、人类是否是由普通动物进化而来?人类的动物性是否属于“自然属性”?人性改造自身的动物性是否也属于人类由本根始发的基本矛盾运动?图示得也非常清楚,马恩的人类起源论也对其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5、人类观。这一问题在以上几个问答中已明确反映了出来,但由于其属于整个理论体系的总根或总纲,所以再将其特别强调一下。

    人类观相当于自然科学中的宇宙观,反映人类的根本属性或性质。马哲中所说的“世界观”,主要指的就是人类观,其应属于马哲在社会科学中的所“唯”之“物”或“本原”。

    事实上,图中的人类观来源于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即“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说明人类的根本属性或性质属于劳动性,从而也解决了困扰理论界数千年的人性这一根本性难题(由不得一些人对其胡乱解释)。由此也说明,虽然马恩两位伟人所研究的内容非常扎实到位,但在理论综合阐释方面还有欠系统化,需要我们的中华思维提供协助。

    人类观(含人性)属于社会科学理论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概念,它属于整个理论体系之根,由它而奠定理论体系的基本性质和基本结构,从而产生基础理论,并产生应用理论,我们的“气一元论”就是这样构建的。同样,在对其它理论的审核中,也很容易据其一些阐释发现其人类观或人性如何,从而甄别出其理论的真伪。

    以上这几条就已经具备了构建基础理论的必备条件,并且都非常扎实可靠,但还可以继续问答下去,其能够回答更多的问题。采用这种方式将一些基本问题进一步展示出来,既会节约大量篇幅,也会回答人们在探索中将会遇到的一些其它问题。

    6、人与自然的矛盾属于人类社会的外部矛盾,而人性与动物性的矛盾则属于人类自身的内部矛盾,它们是否具有统一性和同步性?答案也是肯定的,图示也阐释得非常清楚,无可置疑。由此,人类社会内外矛盾运动的统一性决定了它们运动的同步性,所以,经济学与人文科学既需要分解,又不可偏废,它属于社会科学理论中需要同时予以阐释的两个基本方面。

    由此也看出,在以往的理论中,对于人类社会内外矛盾都没有区分,更没有对它们运动的统一性和同步性予以探讨,而是只注意到其或内(如人文)或外(经济学)一个方面,采取了简单化处理,而这种在本根上的简单化处理或偏离,则又引发了其理论体系难以自圆其说的一些后果,从而产生了一些矛盾和混乱。

    所以,人类社会矛盾的内外之分,将经济学与人文科学置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它属于社会科学理论体系两个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的分支。

    7、人性与动物性的本质区别是否属于劳动性与寄生性?人类是由普通动物进化而来,它们都类属于动物,但面对自然界,人与动物则出现了劳动与寄生两种不同的生存方式,所以,人性与动物性的本质区别事实上就是劳动性与寄生性(图中特意标出了这一点,其与“阶级性”相通)。

    8、人类自身的基本矛盾是否也内外有别、是否需要进一步分解?人类与生俱来的人性与动物性,其向内便体现为思想或灵魂中人性与动物性的矛盾,属于意识形态的居所,而其向外则体现为社会运动中人与人之间人性与动物性的矛盾。所以,人类自身的基本矛盾也内外有别,也需要进一步分解(由于空间所限,示意图难以标出)。

    在以往的理论中,对于人类自身矛盾的内外运动也没有予以区分,比如我们的儒学侧重于身心的“善与恶”(主张“修齐治平”),一些宗教理论侧重于灵魂之“善”,而政治经济学则侧重于在社会运动中人与人之间的“阶级矛盾”,这是非常明确的。正是由于人类自身矛盾的这种内外无别,才使得它们难以统一。

    由此也说明,“阶级矛盾”还没能深挖到人类的本根,它所反映的仅仅属于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其显著缺点是难于反映思想深处意识形态中人性与动物性的矛盾运动。

    所以,人类自身矛盾内外运动的区别,有助于马克思主义与我们优秀传统文化的统一。

    9、人类社会是否存在着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之别?其是否应该区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图示得也很清楚,基本矛盾属于纵向运动,而特殊矛盾则属于横向运动。由此,社会科学也应存在着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之别。

    10、人类的进化是否意味着改造自然能力的不断提高和人性的不断提升?答案也是肯定的(政治体制的演进只是其一翼,意识形态和思想的进化则属于其另一翼)。

    11、马哲历史唯物主义是否与中华思维相统一?示意图显示得更是清楚,运用我们中华顺序运动的纵横思维和“0→历史→现在”时空予以显示,马哲历史唯物主义思维与我们中华思维完全一致。同时,它不但进一步证实了这一思维和时空的真实性,也为其揭示并补充完善了基本矛盾,将其阐释得更为清楚。

    12、中华纵横运动思维与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和历史唯物主义相结合,是否产生了人类进化论?它是否将马克思主义的三大组成部分整合在了一起?示意图的本身已做出了明确的回答。

    13、马克思主义纳入中华理论体系后是否将其原理更加展露无遗?其是否具备了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的理论和思维框架?这也毫无疑问,根据我们的中华思维,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说”进一步深挖到底,使其从本根上归入“人性与动物性”或“劳动性与寄生性”的基本矛盾,将其原理更加展露无遗,使其更加能够海纳百川,气吞山河,并将其它一切理论的优缺点过滤后予以继承或扬弃。

    14、人类社会的矛盾运动是否需要“抽象”才能得知?很显然,由0从本根上所生发出来的矛盾明明就摆在那里,非常明确,若再去“抽象”反而多余,并会导致其落入“唯心主义”之论,从而将本来很明确的矛盾给搞成“形而上学”,反而会给搞乱套。由此,这里不需要西方的“抽象思维”或“逻辑思维”,没有西方哲学存在的空间。

    以上示意图和一连串的问答说明,我们的中华文明并没有古老得老态龙钟丧失活力,而马克思主义更没有过时,两者深度结合后,它将会伴随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起,焕发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四)中华与马恩理论的化合及继续深入

    以上示意图所反映的内容,虽然是以中华思维和马恩理论为主,但事实上它代表着整个中西方思维和社会科学理论的整合。通过这一整合既能够反映出对中华思维和马恩理论的继承与发扬,也能反映出需要加强生命科学研究的问题,因其属于社会科学的基础。

    1、中华思维与马恩理论相结合属于珠联璧合的“天仙配”。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考察中发现,在古今中外的所有理论与思维中,除大爆炸理论所反映的基本事实外,就只有我们的中华理论与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具备纵横运动和“0→历史→现在”四维运动时空,由此其具备了基本的理论框架和思维逻辑,并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两大奇迹。这绝不是有意夸张,而是事实。

    更为巧合的是,中华思维主要的优势体现于宇宙或自然科学,而马哲思维的主要优势则体现于社会科学,这两种优势正好可以形成互补。经过这一互补,在中西文明史上便产生了珠联璧合的效应,从而形成了天然的“天仙配”,并可构成既包括自然科学又包括社会科学非常完美而独特的完整理论体系。

    通过示意图显示,在对社会科学的尝试性整合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还存在着两种互补,1)经济学与人文科学互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主涉人文科学,而马克思主义则主涉经济学,2)人文科学互补:前者主涉“善与恶”的对立统一运动,而后者则主涉“人性与动物性”或“劳动性与寄生性” 的对立统一运动,在人文科学中它们也形成了“天仙配”。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恩政治经济学通过这种互补,从而构成了一个非常系统完备的社会科学理论体系。

    “0→历史→现在”运动时空这种理论框架和思维逻辑属于中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所特有的一种基本结构,能够得出这一结论,使我们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更强的自信,它会更有力地促进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我们中华民族何等幸运!在中西方文明相互交融的过程中,其两大顶级理论和思维能够在我们诚博国际会师,并将融为一体,这绝非偶然,而是天意!

    2、珠联璧合过程中的继承、发扬与整合。前文中对此已有不同程度的涉及,限于篇幅原因,在此不想谈的太多,只谈两个重要的方面:

    (1)示意图继承了“气一元论”的构建模式。我们中华“气一元论”这种理论构建模式属于非常明确的顺序思维,它是在逆序思维追究到宇宙本原基础上,又返回头重新构建理论体系的一种典型做法。深究我们的中华文明,在其整体上都体现出这种基本的思维方式和理论构建模式,不管是《易经》、《道德经》,还是中医药学,都深深烙有这一明显的印记。所以,由示意图所反映的人类进化论也属于我国传统的思维方式和理论构建的基本模式。

    (2)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整合为一体。前文和以上探讨也基本能够说明,马恩的思维属于西方逆序思维的一种革命,它在整个西方思维还没有追究到0的情势下,已经从0拐回头反映顺序运动思维。虽然这对西方思维来讲属于一种根本性的革命,但对我们的中华顺序思维来讲,它才刚刚起步,还有欠定型和完善。这样说可能会引起一些对其迷信者的歧义,但事实的确如此,通过运用中华思维对其内容予以分解与化合,并使其获得更强生命力的现实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在运用中华思维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予以诚博国际化的分解与化合过程中,其不但与中华理论化合到了一起,更是将其三大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也化合到了一起。尤其是其哲学,通过运用我们的中华思维予以化合,将其从西方的哲学思维彻底转化为我们传统的纵横矛盾运动思维,不但克服了其三维思维的顽疾,也使其难以“唯物”的最头疼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所以,我们虽然信仰马克思主义,但这种信仰不是建立在照抄照搬基础上,而是应以解读原理为主,否则会成为我们对其予以传承并发扬光大的一种包袱。

    3、社会科学的继续深入还有待于生命科学的深入发展。以上探讨只是初步的,它仍存在着继续深入的空间,生命科学的深入发展会带动其继续深化。

    在科学划分问题上,目前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而事实上思维科学应从属于社会科学。在考察与运用中华顺序思维的梳理过程中,倒是生命科学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因为它居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其事实上属于社会科学的基础。

    就整个自然界来讲,无非是无机界与有机界的区别,从大类上来讲,它们都属于自然科学。也就是说,自然科学存在着两大分支:无机界自然科学与有机界自然科学,后者目前称为“生命科学”。严格意义上说,社会科学从属于生命科学。但目前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却缺少联系性,有些与自然规律不符。

    据考察,由于无机界与有机界能量运动还有欠更深入的认知,所以目前对无机化学与有机化学的区分很模糊(有人甚至主张取消这一界限)。在当初学习与考察的过程中,某位中科院老专家曾对自己进行过大量的辅导,也给自己介绍过微生物学发展的基本状况,我们也曾进行过长时间的讨论。由于肉眼难以看见,所以微生物学在目前仍属于起步阶段,还没有像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那样发达,但其属于连接它们两者之间的一座桥梁,只有这座桥梁搭建起来,才能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顺利地联系在一起。

    尽管如此,还是可以发现生命科学一些基本的运动规律,其最显著的便是,有机界能量运动的正能(现称“生物能”)呈上升趋势,它与整个宇宙能量扩散的运动是反向的,其为自然科学与生命科学(又及社会科学)运动规律的根本区别提供了基本的依据。由于(自养)微生物为有机界不断地提供有机能量,所以才使有机界由弱到强发达了起来,从而出现了植物和动物,人类的进化就是顺着这一趋势而运动,(上面的“10、人类的进化是否意味着改造自然能力的不断提高和人性的不断提升?”就是由这一趋势延续而来)。

    这一方面的探索将会有力地促进医药学的发展,也会促进中医的现代化(“精微物质”说需谨慎)。实事求是地讲,目前的医药学在整个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发达,其基础理论问题仍没能得到解决,中西医的矛盾主要就存在于这个方面。所以,现在有些研讨者在努力探讨中西医学的问题,并且存在着一些争论,其最终可能仍然要回到基础理论方面来,只有从这里突破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通过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也会带动生命科学的发展,但这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完成的,更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它仍有待于科学的继续发展,仍有待于一些必备素材的补充完善,然后才能据其形成相应的理论概括与总结。

    三、民间探索与中共的政治指导

    本系列探索可以说是大胆的,它不受一些条条框框所制约,甚至在网络讨论中还掺杂些打闹,有意挑逗其他网友给挑毛病,鼓动提出问题和思路,从而推动其向纵深发展。所以自己早就说过,探索的进展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凝聚着我们共同的心血。

    但首先应该承认,这样大胆的探索,也属于我国思想大解放的产物,如果没有中共“解放思想,勇于突破,大胆闯大胆试”的鼓励和春风,是很难出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大好局面,我们众诚博国际是很难在理论探索中插言的,说不定早已被官科给禁言了。然而,回过头来再对标中共的政治指导,我们民间的探索却又与其非常的吻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与中共的政治指导对对标。

    (一)对标“诚博国际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这是首先需要对标的问题,因自2016年5月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以来,这一课题已属于社会科学理论界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并且已在全国铺开,我们民间探索自然要服从大局。

    请参考以上示意图,它与“诚博国际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政治指导的相同与不足如下:

    1、诚博国际特色。在古今中外所有理论中,能够明确体现“0→历史→现在”理论框架和思维逻辑的,唯有中华理论和思维。虽然马哲历史唯物主义也具有纵向运动内容,但其思维却有欠明确,更有待定型,所以,这种理论和思维的代表非我们中华思维莫属。

    再对照以上示意图,它在对马克思主义内容分解后,完全根据我们的中华理论框架和思维逻辑进行重组,并且其内容全部都属于马克思主义。由此在重组后,将马克思主义完全融入了我们中华理论和话语体系,不但进一步增强了其“筋骨”,还为其增长了“肌肉”。而马克思主义在补充了中华理论“筋骨”后,它更是大放异彩,并光芒四射。

    2、哲学社会科学。开始,自己也是被“哲学”两字所困惑,但后来查阅资料才读到:“将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统称为哲学社会科学”,由此,我国所说的“哲学社会科学”事实上就属于一种系统完备的社会科学理论体系。

    一般来讲,目前人们所理解的社会科学就是政治经济学,但在这种理论阐释中,人文科学的位置没有充分显现出来,它是将人文科学与经济学合在一起予以探究的。比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它虽然是在谈经济,但更是在谈政治,“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就是其最核心的政治内容(这也是许多人难以摆脱“阶级”思维的最主要原因)。然而,政治属于上层建筑和人文科学,与经济不应属于同一个层次,将它们两者捆绑在一起,不但将生产关系与上层建筑给捆绑在了一起,也显然将人文科学内容给限制住了,使其无法展开。这也是不得不将政治经济学分解为经济学与人文科学的一大原因。

    人文科学属于我们中华文化的一大特色,在世界文化史上非常独特。在西方,其人文科学一般都是由宗教神学来代替,唯有我们这个主流文化属于无神论的国度所产生的人文科学才属于正宗,它属于我国社会科学一种非常亮眼的特色。从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角度来讲,将政治经济学分解为经济学与人文科学也属于我们中华文化所需。同时,它也为世界文化填补了人文科学理论空白。

    但我国传统社会科学(如儒学)的缺点是轻视工农业生产,即轻视经济或物质文明建设,所以在以上示意图的套图中,将标示经济学的图1放在了第一性位置,这既克服了我国传统社会科学的不足,强调物质文明建设属于人类生存的第一性需要,也含有突出马恩“唯物论”之意。

    3、不足。以上示意图所反映的只是基础理论部分,并不包括应用理论,而中央布置的哲学社会科学研讨任务是全面的,尤其重视实用性,所以,其应用理论仍有待补充完善。由于自己才疏学浅,这方面知识储备不足,只能留待他人完成。

    不过,虽然各行各业具体情况各异,但如果按照粗浅的认识,倒是可以大体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既然已证实人性与善的本质属于劳动性,而动物性与恶的本质属于寄生性,那么,劳动性与寄生性这一对矛盾在人们意识形态中的比重就会增强,使那些靠耍嘴皮子喊口号讨生活的言论难以立足,并揭穿他们假人性、假“无产阶级”伪善的真面目,从而增强实干精神,并使社会进一步风清气正。不妨在此举几个例子如下:

    比如在经济领域,如果靠劳动创造价值并致富,那就属于人性或善,而如果靠坑蒙拐骗或无良剥削致富,那就属于动物性或恶。扩展到政治领域,国家如果靠实体经济谋发展,那就属于人性和劳动性(善),而如果靠虚拟经济谋取和剥夺他人或他国劳动成果,那就属于动物性和寄生性(恶)。

    再比如在科教领域,如果靠自己努力学习创造取得成就,那就属于人性和劳动性(善),而如果靠抄袭或剽窃谋取好处和利益,那就属于动物性和寄生性(恶),其它类推。

    行文至此,也就不得不对文学艺术谈点看法。据舆论反映,这几年的春晚越看越扫兴,其一大原因是无根无脉,重心和主旋律不够突出。我们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主旋律为人性和劳动性(善),它也是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主旋律,而如果文学艺术对这个重心或主旋律有欠明确,那所产生的作品就会寡淡如水,人们自然会兴味索然。尤其是一味地模仿西方和港台的那些作品,更是难以让国人入目入耳,反而会让人徒增腻烦。相信我们的作家和艺术家们,如果进一步确准了人性和劳动性(善)这个重心或主旋律,凭借他们丰富的思考和想象力,其才气会大发,会为社会创作出更多中华味更浓的好作品。

    (二)对标“两个文明建设”

    改革开放以来,我党一直在特别强调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问题,并且强调“两个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硬”。这是在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所得出的一个基本的政治指导原则,历届领导人都对此高度重视。

    大家都知道,十年动乱的最大问题就是耽误了我国的物质文明建设,这是最为基础的一个方面,也是社会主义建设的硬件。非但如此,精神文明建设这个软件也没有搞好,由于“阶级”思维作祟,人们三天两头开批斗会搞“阶级斗争”,不但严重冲击了生产,将整个政治生态也给搞乱了。由此,针对我们的国情狠抓两个文明建设,这是由这段历史所反映出来的两大最基本的社会需求。所以,两个文明建设属于既符合我国国情,又符合人类社会运动发展的两大基本任务。

    再对照示意图,通过将政治经济学予以分解,将其区分为经济学和人文科学,其事实上就属于为两个文明建设提供了基本的抓手,也完全符合人类社会自始至终的两种基本运动。它们是随人类诞生而同时产生的两种基本运动,并且需要同步发展,运用两个图形套在一起,就将其反映得很清楚。同时也说明,我党通过社会实践所提出的两个文明建设的政治指导完全正确。

    再看现实,这些年我国在经济建设取得巨大成就的情况下,社会道德却出现了大面积滑坡,这种现象就反映出两个文明没能同步发展的事实,其也从反面印证了缺失正确理论指导的实际。

    (三)对标“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一直以来,在我国学界,由于我们传统的理论框架和思维逻辑不够明确,导致对我们的传统文明和文化理解不深,囫囵吞枣难以消化,孔乙己式的“之乎者也”成风,甚至许多还将其理解并解释为风水算命等,造成了对其各种各样的解读,混乱不堪,难以统一。这种混乱,对于我们“不忘本来”造成了很大的干扰,致使难以确准“本来”。

    在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与运用中,同样也是“之乎者也”学风盛行,“本本主义”和“凡是”思维仍然难以根除,马泽东反对的“党八股”之类文章比比皆是,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理解与解释也是不一而是。同样,这对于我们“吸收外来”也造成了很大的干扰。

    在习近平“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三者的基本关系中,没有“本来”和“外来”,也就没有“未来”,所以,理顺“本来”和“外来”,属于构建“诚博国际特色、诚博国际风格、诚博国际气派”理论体系的基础和基本功。

    但在网络中也发现,对于“本来”和“外来”在探索中却存在着一些乱象,比如:1)只有“本来”没有“外来”:将中华文化“画地为牢”排斥其它,将其搞成了某种大号的“码头文化”或“圈子文化”,而如果拒绝吸收外来文化的营养,则难成大器;2)只有“外来”没有“本来”:在没弄懂中华理论与文化情况下,仅靠读了几本马列并学习了一些西方理论就搞理论创新,而无根不可能长成大树;3)“本来”和“外来”扎根不深:在学习和研究中挖掘不出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本根,只根据寻章摘句研究一些现象,并且将其搞成“碎片化”研究,难以体现其整体性和系统性。由此,这几种情况都难以在“面向未来”中找到正确的方向。

    通过示意图充分显示出,随着基础理论的建立,“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这三者紧密结合在了一起,并形成了一种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的理论框架,各种文化的优长经过滤后都可以予以吸收借鉴,而对其不足则都会予以扬弃,为理论集大成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

    (四)对标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

    由于理清了经济学和人文科学的基本矛盾,所以也就明确并确立了我们的意识形态属于劳动性和人性(其也体现为我们的党性),它既属于人世间真善美的核心内容,也属于我们的追求,从而使这一几千年来的老大难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将意识形态与文化、理论和思维等统一起来,让人对其不信仰不遵循都难,包括老人小孩,都会自觉地弘扬并维护社会正义,惩戒社会邪恶。所以,这种意识形态的确立,最易于社会大众所理解,也最易于“引领风尚”并统一思想认识,会有力促进社会文明程度的普遍提高。

    习近平2019年3月4日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时的讲话更是指出,我国的文学艺术和哲学社会科学要“用明德引领风尚”,而“立德是最高的境界”,事实上也是在着重强调意识形态建设问题。

    改开后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相比较而言,社会对诚博国际道德文化(善)的呼声要高一些,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主义若再不融入中华文化,再不明确其意识形态,继续与中华文化各说各话,继续运用那种老套的“阶级”等说辞进行说教,社会现实已经给出了答案,它会继续在“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我们必须要努力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

    所以,我们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并确立,这既是中共中央的政治指导,更属于整个社会所急需。

    届时,该防范政治风险的应该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意图颠覆我们政治体制的国家或集团,因为劳动性和人性(善)意识形态的确立,不但会颠覆其引以为傲的理论体系,而且在政治上也会颠覆其“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观,将其衡量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的标尺给折断,使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四、附言:对诚博国际网网友参与讨论的回复

    在此也顺便回复一下诚博国际网学者讨论中所提出的问题。

    1)中华文明的时空观。个人认为,我们中华文明的时空观,需要将《易经》、“往古今来曰宙,四方上下曰宇”、“一阴一阳谓之道”和“气一元论”综合起来思考,这样就完整一些了。由此说明,我们中华的宇宙时空是由运动产生的,没有运动便没有时空,它属于运动的产物,而运动的本质则属于“气(现称‘能量’)”。所以,其总根子还是在于《易经》所阐释的“运动”之中。

    2)关于诚博国际有无哲学和有神论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很好,为此,在对本文的修改中专门增设了一节:“哲学”概念的取舍与存废,其还是交由历史和学术的发展来决定。如果说我国存在着“哲人”或“先哲”用语,就说诚博国际自古就有“哲学”,显然证据不足。据资料反映,“哲学”概念是19世纪末由日本传入我国的,这个证据较为可靠。

    在中华文明中,的确也存在着有神论,但其并不属于我国文化的主流,如《易经》、《道德经》和儒学这些主要文化都不属于有神论,所以,有神论不能反映中华文明和文化的基本面。

    3)马克思主义诚博国际化“不是为化而化”。前文和本文这两篇稿子主要是在谈基础理论问题,并不属于应用理论,所以一些具体的问题难以面面俱到。

    前文《唯有中华理论与马哲历史唯物主义才符合“从0到1”思维》和本文原本属于一篇,其主题的核心都是我们的中华思维与西方哲学思维的区别。前者主要探究自然科学思维,其是通过一个“宇宙纵横运动示意图”展开的,通过与宇宙自然运动的实际进行比较会看出,我们的中华思维符合宇宙自然的运动规律和逻辑,而西方哲学思维则与自然运动不符,自然界运动中并没有(西方)哲学存在的空间。如果说前文主要是在探究中西思维区别的话,那么本文则主要是我们的中华思维在社会科学中的具体运用,尝试性对马恩政治经济学等进行分解,又将其按照我们传统理论构建模式予以化合,从而产生了我们中华现代社会科学理论体系的一种方案,其也应该属于我们现在所进行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一种参考方案。经反复思考和修改,将这种参考方案凝结到一个“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中,还是能比较说明问题的,但无奈示意图上传没能成功,导致大家对其难以产生全面的了解。

    思维与思想是不一样的,中西方的思维逻辑更是不一样,而在我们诚博国际,其原本就没有什么哲学,而这种参考方案也说明,它仍然与我们的传统理论一样,没有(西方)哲学存在的空间。

    摒弃西方那种哲学思维,应属于目前我国理论探索中的一个很基本的问题,如果不摆脱其思维束缚,我们的传统思维仍然会备受束缚,中华文明复兴仍将会困难重重,这是这两篇稿子的主题。

    非常庆幸的是,在中共的部署下,现在已调动教育部与科技部两支生力军展开“从0到1”基础理论课题的研究,这属于由国家的正规部队参战,结束了我们这些诚博国际游击队孤军奋战的局面。通过这两支正规部队的奋战,不但会将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思维更深入地挖掘出来,最终也会对西方哲学思维的取舍做出抉择,下面我们这些民间探索跟着跑跑龙套就是了,用不着那么费劲了。

    以上探讨只属于一种尝试,不妥之处,欢迎大家给予批评指导。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更正:应为“陡”,识字蛮夫致歉。
    2019/5/10 5:33:17
  2. 诚博国际是自行车王国。骑过自行车老把戏都知道,拐弯是一门艺术。弯拐大了,则占马路;拐徒了,则容易摔跟头。如何适中呢?高手知道。
    2019/5/10 5:22:46
  3. 在诚博国际哲学界,对于诚博国际哲学是否纳入西方哲学体系或反之的争论,非常火热,甚至成了思想界的热门课题。当然, 为了避免走入死胡同,当下大多数者仅从语言的形式上讨论,即汉语言也可作为哲学的思维范畴。理论的争论,反映了也影响了现实社会的文化态度。好在,当下的诚博国际高层,提出了理论与文化的自信,这就已经初略地回答了诚博国际的态度。事实上,从诚博国际革命开始,就已经作出 了回答,即马克思诚博国际化。同样地,西方的思想或哲学,也应诚博国际化而不是相反。惟此,诚博国际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2019/5/9 11:17: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诚博国际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诚博国际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诚博国际评论 更多>>

诚博国际文章 更多>>
  1. 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
  1. “以中解马”还是“以西解马”,结..
  1. 再探中华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
  1. 再谈中华系统论之“纲与目”
  1. 中华《易经》现代化势在必行
  1. 中西方文明、文化与理论概念之辨析..
  1. 试用社会系统论统合中西方社会科学
  1. 试谈中华文化主权与中美“文明的较..
  1. 宇宙和人类社会运动的奥秘与破解
  1. 人类社会的“从0到1”与马克思主义..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诚博国际